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家庭 > 婚姻家庭 > 正文

虽然生活给了我沉痛一击,可我并不埋怨

有很多人在经历了一件痛彻心扉的事情之后,就会变得成熟,脸上曾经的笑容不再,浑身有一种压抑的气息,但是章子怡却没有这样。 由顾长卫导演,章子怡、郭富城主演的电影《最

关键词:
有很多人在经历了一件痛彻心扉的事情之后,就会变得成熟,脸上曾经的笑容不再,浑身有一种压抑的气息,但是章子怡却没有这样。
由顾长卫导演,章子怡、郭富城主演的电影《最爱》(原名《魔术外传》)将于5月10日在全国公映。这部并非大制作的电影从开拍至今就备受关注,因为女主角是章子怡——这是经历过重创后的章子怡带来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
 
《最爱》陆续做了几次试片,圈内人、影评人和媒体一致给出了高分,看完片后,同为片中演员的蒋雯丽给章子怡发了个短信:“子怡祝贺你,我为你的表演喝彩。这是你至今最好的一次表演。”章子怡也认同。因为商琴琴(她在片中饰演的艾滋病患者)对她而言已“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这部电影也不是一部简单的作品,而是一段时间的定格”。
 
2009年,顾长卫把《最爱》的剧本递到章子怡手中。这是一个以艾滋病群体为背景展开的爱情故事。章子怡被人物和故事打动,迅速接下。影片直到去年春节前才开拍,当时的章子怡,正在经历人生中最重大的挫折和打击。跌入情绪谷底的她,和挣扎在绝境中的商琴琴相遇,相依为命。
 
拍摄的那几个月里,章子怡自觉被商琴琴“附体”,很多时候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那些说不出的委屈到底是琴琴的还是她自己的。预告片中,商琴琴和赵得意终于领到了结婚证,在回家路上一遍遍大声念着结婚誓词“经审查,自愿结婚……”,章子怡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抖,而拍那场戏时,摄像机后面的导演、编剧、工作人员都已泣不成声。章子怡心里清楚:“他们的眼泪有一部分是为我而流的。”
 
隔着越洋电话线,章子怡声音低低地回忆起这些场景,听起来非常伤感,但她更愿意谈的是那些日子里的温暖,而非委屈。和商琴琴一样,章子怡是个倔强勇敢的女人,面临无数非议和打击后,她仍然敢说一句:“大是大非改变不了一个人的本质,我的那份骨气一直都在。”
 
[痛]“商琴琴这个角色拯救了我,也改变了我”
 
我有差不多三五个月是附体在角色身上的,很难把自己抽离出来。
 
顾长卫导演在拍摄时经常忘记关机,他深深融入到我们的角色里了。
 
《一代宗师》那场戏演完后,我一直在哭,停不下来,王家卫一直安慰我。
 
《最爱》是章子怡继处女作《我的父亲母亲》之后第二次出演农村题材。时隔十多年,她的处境和人生际遇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章子怡在最低谷时遇到商琴琴这个角色,它既拯救了她,也改变了她。
 
南方都市报:你第一次看完《最爱》后感觉如何?
 
章子怡:我第一次看商琴琴和赵得意念结婚誓词的那场戏时,已经很感动了。那只是一个两分钟的片花,却是一个充满了激情和力度的爱情故事。这是一部充满人文关怀而且真诚的电影。我最近也陆续听到这样的反馈。
 
南都:在我听到的众多评价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很多人说觉得这个角色很“子怡”,也就说,这个角色跟你很像。
 
章子怡:我在特殊的时候碰到了这样一个(角色),说是巧合也可以,说是一种缘分也可以。这个角色解脱了我,也拯救了我,那个时候的我有太多情绪刚好附体到了琴琴身上,说起来好像有点恐怖,但现在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我有差不多三五个月是附体在她身上的,很难把自己抽离出来。到底是琴琴还是我?我分不清楚,我和琴琴是相依为命的感觉。
 
南都:以前拍戏有过这种感觉吗?
 
章子怡:没有过。我有点说不清这次的经历,挺奇特的。顾长卫导演在拍摄时经常忘记关机,他也深深融入到我们的角色里了,他说看我们演戏好像不是在看表演,是在看这两个人发生的所有事情。我们演的时候也忘了是在表演,忘了是特殊的场景……很难抽离的一种感觉,我以前没感受过,好像日子就是这么过着,他俩的感情也就这么发展着。到了读结婚誓词的戏时,两个人已经历了太多,情绪无法抑制了……我看那两分钟的片段时,感觉到这两个人物的命运又回来了,勾起了很多回忆。
 
南都:为什么接演这部电影呢?它并不是一部很大制作的商业片。
 
章子怡:导演从2009年就找到我,我一接到剧本就很喜欢。因为这个戏不光是商琴琴和赵得意的故事,还有那么多精彩的人物。我是被整部戏的主题和电影所关怀的特殊群体吸引。
 
南都:为什么说琴琴这个角色拯救了你?
 
章子怡:我在完成琴琴这个角色的过程中是没有自我的,我所想、所说、所呈现出来的都是她的感觉。有一天雯丽姐(注:蒋雯丽)给我发信息说这个角色是我从影以来演得最好的角色,她说她身边好多人都这样认为,她很为我高兴。我自己认为这是我感情投入最多的一个角色,它是跟我的个人情感联系得最紧密,我跟她是在同一轨道上的。
 
南都:琴琴心里有很多委屈和伤痛,无处可说,是不是你那时的状态也一样,所以才很难抽离?
 
章子怡:当然和这个有很直接的影响和关联。对我来说,琴琴不只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这部电影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作品,我想这是一段时间的定格。这段时间里,我的所见所闻所感都像一列火车一样开进我的心中,不管这列火车开到哪里,以什么速度,在白天还是黑夜,它永远都疾驰在我的记忆里。我以前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角色,不会那么敏感,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岁数大了(笑),变得很容易感慨,看到美丽的风景、寂静的夜色、令人陶醉的夜空,都会生出很多情绪。
 
南都:这个角色把你的很多触觉都打开了,让你变得更敏感,更细腻。
 
章子怡:越来越感性了,这对演员来说其实挺危险的。
 
南都:不是挺好的吗,“不疯魔,不成活”。
 
章子怡:对于演技和创造的空间可能(帮助)更大一些,我说的危险是很容易陷得很深。拍完《最爱》之后我一直在开平拍《一代宗师》,最后一天拍的那场戏,我因为太投入而完全崩溃……拍完后我也一直在那个情绪里面,现在变得很难抽离出来。
 
南都:崩溃的表现是什么?
 
章子怡:分不清是自己还是角色,我为商琴琴快乐或悲伤,到了一种极致的状态,情绪难以抑制甚至无法自拔……很难用语言去形容。
 
南都:王家卫导演觉得你现在的状态好吗?有没有聊过?
 
章子怡:有,我们聊了很多。那场戏演完后,我一直在哭,停不下来,他就一直安慰我。我们之间的默契只有我和他懂。
 
南都:可能你以前走得太快,来不及去感受,这段时间沉下来,感受就不一样了。
 
章子怡:对,我同意。以前我听人说演员进入到角色里会很难抽离,我理解不了,我觉得拍戏的那一刻我是投入的,拍完后我也还是要过自己的生活,但现在很难了。比如前几天我刚到巴黎,对轻拂的晚风特别感慨,有好多感触……这不是我啊,怎么如此女人了?哈哈。
 
南都:你拍得最难忘的一场戏是什么?听说拍水缸的那场拍了几十条,当时很冷。
 
章子怡:对。那个辛苦我觉得都是正常的,拍戏本来就是辛苦的。很多戏我都印象很深,比如有一场,我回家去取夏天的衣服,演婆婆的演员戴着一双白手套,因为她嫌弃我。关上我的箱子时她是用脚来关的。当时拍两个人的全景,拍她怎么关箱子、不愿意碰我的东西。她踹箱子时,琴琴多难受啊!那时她刚结婚没多久,婆婆就这样对她,那一脚不是踢在那箱子上的,而是踢在我心口上的,比踹在我的肉体上还疼……我当时就在那里流泪,但其实那个场景是没有必要哭的,因为全景拍不到我的脸,但我的眼圈还是忍不住红了……拍完后老演员有点紧张,一停机就过来说:“子怡,我没碰到你吧?”她担心是箱子撞到我了,我蛮不好意思的。其实那不是我在难受,而是琴琴在难受。我觉得琴琴那时就是这样的感受。
 
南都:也有你自己的委屈在里面吧?
 
章子怡:我完全没有想自己,没有留空间给自己去惆怅。我的感觉很奇特,好像真有那么一个人,真有一个叫商琴琴的女孩在那个村子里活了三个月,那里留下了她很多欢乐和哀愁。我真的觉得可以找到这样的女孩,只是她现在没在那里。
 
[伤]“大是大非改变不了人的本质,我的那份骨气一直都在”
 
拍完看回放时,导演、编剧都在抹眼泪,我能感受到他们的泪有一部分是为我流的。
 
我觉得自己不会飘在空中,也不会因为喜怒无常而手足无措,我仍然希望做个真实的人。
 
可能人生的经历越多,忧思的事情反而越多,我现在很害怕没有父母和家人的陪伴。
 
各种风波和是非来得正猛烈时,章子怡顶着各种压力勇敢地进入《最爱》剧组,把自己锁进琴琴的世界,在她的故事里流自己的眼泪。能说得出的委屈不叫委屈,那段时间里,周围的人没有看到她哭、听到她诉苦。她每晚都在深山路上来回地走,这是她的解压方式。如今回想那段日子,她说“我的那份骨气一直都在。”
 
南都:在剧组的那段日子是你最难过的一段时间吧,跟大家处得好吗?
 
章子怡:跟大家很亲,因为剧组小,没有多少人,而且我那时候……我觉得大家都挺心疼我的。拍领结婚证那场戏那天,我和郭富城都没想过要怎么演,老顾问我:“你们会感动到流泪吗?”我说:“应该会很激动。”有场戏讲他们走街串巷给人发喜糖,但很多人都不敢接,拿布、围裙接,不用手碰,他们嫌脏,因为我们是得艾滋病的人。村口有小孩,我们给他们糖,大人就把糖打掉。还有村民在下棋,我们把糖放在棋盘上,但他们“哗”地一声就把棋盘打散了……可我们俩还是很兴奋,觉得生命才刚开始,我们终于结婚了,走到一起了。到念结婚誓词时,琴琴是肆无忌惮地、像孩子一样天真烂漫地大声在喊:“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她就把这个一遍一遍地念,念到最后我觉得她就是念给自己听,让她自己知道她的爱情真的发生了……念给得意听,念给爱情听。我们也没有设定,这场戏就这样来了。拍完看回放时,导演、编剧都在抹眼泪,我觉得他们是被琴琴感动的,但我想他们也会看到我身上情感的释放,我能感受到他们的泪有一部分是为我流的。我感受得到。
 
南都:他们可能不会说一些安慰或鼓励你的话,但你从中能感觉到温暖。
 
章子怡:对。所以说,人生有起有伏、有进有退可能是一种无形的动力。
 
南都:要看你怎么转化它了。在当时那种压力下,你还是照样进组拍戏。你很坚强的,没有逃避。
 
章子怡:我觉得其实我在跟琴琴过日子的那段时间,已经逃避了自我,这是另外的一种解脱。我当然没有把自己关在一个无人的岛上,在那里仰天长叹,我解脱的方式就是把我所有的情感都灌注到琴琴身上。我是用我的生命来换她的生命,我没有自己,我完全在她身上。我觉得我那时逃脱了章子怡的世界,活在了琴琴的世界里,所以说是附体。我的挫折就是琴琴的挫折,我只是用我的情感去释放在这个人身上。我感触特别深,大是大非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生活态度,思考问题的程度、方式,但改变不了一个人的本质。所以我的那份骨气一直都在。我现在觉得自己不会飘在空中,也不会因为喜怒无常而手足无措,我仍然希望做个真实的人。
 
南都:你有没有想过,大是大非对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章子怡:其实我不会那么清晰地看到这个改变在哪里,但它多多少少都会在你待人接物的方式上体现出来。整个世界不断地在扩张,它被很多光芒所包围,当你有一段时间沉淀下来,就会清醒地看到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飘渺的。当人体验着难以想象的变故时,情绪会退回内心的最深处。我的双眼仍然清澈,但已经看得出人性的复杂。
 
南都:它会影响你对人的判断吗?比如不再那么容易相信别人。
 
章子怡:刚刚说的本质变不了。就是这个。
 
南都:你有委屈会跟谁说,还是对谁都不说?
 
章子怡:我不愿意给别人增加痛苦,而快乐可以跟人分享。我觉得事情来了就要面对它,当然过程是艰难的。拍戏时我们住在深山里,晚上收了工我就在很黑的山路上走,那里没有路灯,也没有过往的汽车,只有晚风的清凉和我的思绪。我一直走,一直走,那条山路留下了我很多思考。我与大自然毫无顾虑地分享着人生的感悟。
 
南都:你有过绝望的时候吗?
 
章子怡:有。最绝望的时候其实挺可怕的,我不愿意去想,也不想去说这些。我想给大家传递的都是积极向上的态度。
 
南都:很绝望的时候,你想过要离开这个圈子吗?
 
章子怡:可能我想得比这个更遥远吧。
 
南都:现在过了最难熬的时间吧。
 
章子怡:不能简单说过了或者没过。有些东西永远会留下痕迹的。
 
南都:以前看到过一篇你的采访,你说自己从没害怕过,无论是拍戏、学习、练功,都是Fearless(无畏的)。现在经历了那么多,你还会这么说吗?
 
章子怡:可能人生的经历越多,忧思的事情反而越多。我现在很害怕没有父母和家人的陪伴。如果没有他们,我真的就是一事无成、一无所有,哪怕我什么都有。我现在更加地珍惜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珍惜跟他们的感情。这太宝贵了。
 
[拼]“我想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不想去伪装”
 
我是个没有太多枝杈的人,没有那么复杂,也不喜欢搞那么复杂的事。
 
我没有外界说的那样强大,我有很简单的动力:不想任何人失望
 
自从章子怡的微博“稀土部队”曝光后,不少人开始重新认识这个年少成名、是非缠身的女星。显然有人希望看到风波过后弱女子一蹶不振的故事,但很明显,章子怡不是这个弱女子。大家发现她依然努力、乐观。在接受南都采访时,她首次澄清了多年来外界对她的多种误解,其中最著名的一个误会,当属她在柏林电影节时,未经许可跑上去和张艺谋一起领奖的事。
 
南都:面对微博上有人骂你的粉丝,你很激烈进行反驳。很多公众人物可能会选择不出声或者很礼貌地回应。
 
章子怡:家人和影迷一直是我最坚强的后盾,我想真实一些,随性一些。
 
南都:我以为你经过那么多事,应该更懂得保护自己,但你没有。
 
章子怡:有的时候外界赋予的枷锁太强烈了,会让人变得很不真实。我还是想过我自己想过的日子,不想伪装,更不想走别人设定的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样做,我只是随着自己的真性情而已。
 
南都:不然会很累。
 
章子怡:其实已经挺累了。
 
南都:很多明星都注重“包装”,你却想要率性而为,没有想过其实在事情发生时你也需要危机公关、把自己的形象包装好吗?
 
章子怡:你提到的这些我都没想过,我这个人特别三点一线,要是工作我就全心全意地工作,生活和家庭也是我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我够幸运,我会投入到爱情里面。我是个没有太多枝杈的人,没有那么复杂,也不喜欢搞那么复杂的事。
 
南都:明白。拍一两部作品就达到别人十几年都无法实现的高度,你会有浮躁的心态吗?
 
章子怡:我从出道就是被骂的、被砸的,我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的,所以我经常会提醒自己别把尾巴翘起来。
 
南都:你说自己没有野心,但外界却不这么认为,你出道以来一直都有争议,最早让大家觉得你有心计就是和张艺谋导演上台领奖那次。
 
章子怡:对,那是最早的一个误会。张艺谋到柏林电影节台上领奖,没有叫我,我自己上去了。那个真冤枉我。出品方和电影节要求两个人一起上台的,都是主办方给安排好的,我跟着步骤去做了,然后新闻写的就是另外一个样!
 
南都:一开始老被骂会觉得委屈吗?
 
章子怡:会,那时候挺傻的,老说自己有多认真、多努力,关键是没人真的听。因为大家不愿意去相信事实,不愿意相信一个黄毛丫头拍了两部戏就成国际影星了。呵呵,我理解。
 
南都:人有时候就是被这种认同感害死的,总想证明“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章子怡:但在那种时候,好像我不那么做就证明不了自己。
 
南都:有一段时间你不再解释了,跟媒体的关系也比较疏离。
 
章子怡:解释无用,我拿作品说话。
 
南都:你接戏都很少,每部戏都是你自己选的吗?
 
章子怡:当然,电影是我的事业,我很严肃认真地对待它,也许电影也会是有星座的(笑)。
 
南都:你拍戏很拼命,李安也写过,你练功时,别的演员都先保护自己的脸,你却把脸往墙上撞。你身上这股劲究竟从哪里来?
 
章子怡:我没有仔细想过这股力量从哪里来,我也没有外界说的那样强大。我有很简单的动力:不想任何人失望,但也是无限的压力。我从没设想过我要怎么样,只不过每次面对新的挑战,我都会很踏实、很努力地做到最好。我这人就是这样,要不就不做,要做就不要浪费时间、精力以及创作的生命力。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想法:不想浪费时间,不想做无用的消耗。
 
南都:我觉得你比别人能吃苦。不知是因为家庭原因还是什么。
 
章子怡:小时候就是这样子,(因为学舞蹈?)对。那些老师都挺严格,我们都要拼命练,老师才满意。
 
南都:你是拿第一名的那个学生吗?
 
章子怡:我不是。我要是第一名也许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就是因为我小时候不是第一名,就会有想做到最好的想法,但(即使这样)我也到不了第一名。在舞蹈学校我是“一瓶子不稳,半瓶子晃”的那种人,我很努力,但我条件有限。老师也不喜欢我。我很羡慕那些成绩好的学生,总是得5分,我很努力才得个4分或者4-。我拿着成绩单可郁闷了。
 
南都:所以你拍戏的那种拼劲,包括希望能让导演认可你,可能都是你当学生渴望老师认可的那种心态?
 
章子怡:你这话说得特别对。可能是我从小形成的压力,我老觉得老师对我不满意,我要做到老师满意。以前拍戏也是怕导演不满意。
 
南都:现在还会有这种压力吗?希望做到让别人满意?
 
章子怡:现在不会了。拍完《2046》我有了更多自信。从那时开始我不会再有紧张的感觉,不再害怕自己做得不好。
 
南都:开始放松了?
 
章子怡:是的。
 
南都:所以我很喜欢一句话:苦难有时也是上帝化了妆的礼物。
 
章子怡:对,我相信它是无价的人生财富。
 
[爱]“每次爱情来临时,我都会全情投入。它太美妙,我没有理由拒绝它”
 
每次当爱情来临时我都会全情投入。它太美妙,我没有理由拒绝它
 
跟Vivi的这段感情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努力过了,所以没有遗憾
 
《最爱》中,男女主角无视外界的歧视眼光、义无反顾地成全了爱情,商琴琴对于得意的爱有着近乎于忘我的付出。现实中的章子怡是否也如此?章子怡那段备受关注的异国恋已经落幕,她在接受南都采访时,第一次向外界提到了这段感情,她说“努力过。”
 
南都:琴琴对得意的爱是不顾一切的,你向往这样的爱情吗?你是不顾一切地付出的那种人吗?
 
章子怡:我应该是吧。对于今天的我来说,能有一份完全投入的感情,能有家庭和孩子,我会为他们放弃我现在所有一切的。(真的?)对,我会。只要有值得我这样做的人出现。
 
南都:什么人会让你值得去付出?这个人的特质是什么?
 
章子怡:他会是我精神世界的依赖。这个人可以分担我的困惑,也可以弥补我的不足和无知,这跟财富没关系,我需要一个在精神层面上扶持我的人。
 
南都:现在有这样的人出现吗?
 
章子怡:现在我的心门是封闭的,我没有空间和时间去想这个事情。
 
南都:其实这就是矛盾,你愿意为他放弃一切,但你又没有时间碰到这么一个人。
 
章子怡:他该出现的时候就会出现。
 
南都:期待吗?
 
章子怡:这个期待跟期待5月10日(《最爱》公映日期)的来临好像是两码事,虽然都是同一个词。哈哈,5月10日倒计时我是有盼头的。
 
南都:你一度已经很接近婚姻了,后来为什么放弃?在你最困难时,V ivi(Vivi Nevo,章子怡曾经的未婚夫)有没有支持你?
 
章子怡:对我而言,爱情是婚姻的基础,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幸福都是需要营造的,经营感情的最好方法只有两字:珍惜!跟他的这段感情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努力过了。所以没有遗憾。
 
南都:这段感情有没有改变你对爱情和家庭的看法?
 
章子怡: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渴望爱情和家庭,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期待的生活都在明天。
 
南都:你曾经有过不顾一切投入爱的状态吗?
 
章子怡:每次当爱情来临时我都会全情投入,它太美妙,我没有理由拒绝它!
 
南都:你说希望找个精神上能扶持你的人,这个标准是经历过这么多事后才有的吗?你的生命中出现过这样的人吗?
 
章子怡:人成长的过程是不断学习和积累的,欣赏的人和事也会因在这条道路上不断变化的风景而有所区别,这令人有了新的视野,新的追求。
 
即便是经历了生活中的苦痛,即便是有了那些让人痛彻心扉的经历,即便是知道了人性的黑暗和冷淡,也依然对生活充满热情和希望,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章子怡又能重新获得这么一份甜蜜爱情的原因。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