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家庭 > 名人家事 > 正文

金白云:让生命花如此绽放

 这是一株栽在黑色塑料盆内毫不起眼的小苗,黑红色的枝条,长着针尖一样细细密密的黑红色叶片,和其他植物相比,这棵小苗实在不太起眼。可是,它在等待,等待着春天来临的时

关键词:
 
这是一株栽在黑色塑料盆内毫不起眼的小苗,黑红色的枝条,长着针尖一样细细密密的黑红色叶片,和其他植物相比,这棵小苗实在不太起眼。可是,它在等待,等待着春天来临的时候,开出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鲜艳花朵。 
  金白云说,别小看这种产自新西兰的植物,它不仅花开得美,植株还能提炼精油,用于美容、保健,可以说得上浑身是宝。 
  如澳洲茶一般的金白云也有着相同的特质,貌不惊人的她,如今已是园艺圈内的名人。她掌管的中日合资常州世博园艺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在全国拥有十个苗圃,成为全国品种最多、出口量最大的花木企业。  
  她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  
  金白云的老家在夏溪下渎村上井塘,这是花木之乡最早的花木发源地。早在1981年,父母亲便开始从事花木交易,从贩卖苗木种子到树苗,成为最早的花木商。  
  1985年,从高中毕业的金白云在母亲的安排下,去了北京农学院园艺专业进修。母亲的期望是让白云接受专业的培训,之后传承父母的衣钵,继续吃花木这碗饭。三年的学习,白云学得很是认真。可是,正处花季的女孩子,总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从小生在农村,看惯的都是与泥土打交道的农民。她向往着走进城市,过属于自己的时尚生活。  
  三年学业结束,金白云没有回到农村,而是来到常州走进了一家纺织企业,成了一名普通工人。三年后,不安份的她又开起了出租车,成为常州最早的出租车司机。1998年,已经有一点积蓄的金白云当了一家装饰制品企业的经理,做的是彩旗、灯笼之类的装饰用品。  
  1999年1月,常州文化宫广场经过改造后全新亮相,成为当时常州的一大景点。为了举行开放仪式,有关部门准备用鲜花对广场进行装饰。但是,当时专业的室外摆花还刚刚起步,找不到专业的园艺公司,便辗转问到了老家夏溪的金白云。接手了这一工程后,做事一向认真的金白云丝毫不敢懈怠。她找出了以前的书本,又赶到上海请教老师,精心设计了摆花方案。1月16日,文化宫广场正式开张,精美的摆花让现场的上万名游客惊讶,金白云用羽衣甘蓝、金盏菊、红莴苣等鲜花摆成了一幅世界地图,四周也与之配合进行了装点,形成了900多平方米的摆花布置。 
  文化宫广场的摆花让金白云在常州的园艺圈内一炮走红,也让她挖到了市场的第一桶金,一次赢利12万元。而当时,因为没有摸到门道,装饰制品公司已经亏损8万多元。  
  就像一颗蒲公英的种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金白云毅然决定,关掉装饰制品公司,转行草花种植。公司的35名员工,只要不怕吃苦,都可以跟自己一起去种花。  
  她是一株凌风怒放的腊梅花  
  装饰公司的6000亩土地成了苗圃之后,金白云又租用了25亩土地,准备搭建大棚种植草花。她把从文化宫广场赚到的钱,8万还了以前的亏空,4万发给了一些年龄较大离职的职工。但从日本引进的花种要3万,金白云打算向银行借贷4.5万元搭建大棚。银行的一位职员来到她的基地转了一圈,摇摇头说:“种种花能有多少利润,这笔钱有风险,我们不能贷。”可金白云不怕,她和销售大棚的公司约定,先付一半的钱。当时,文化宫广场决定每年的花卉装饰业务交给她。靠着预付款,金白云撑起了自己的苗圃。  
  鸡冠花、矮牵牛、常春花等草花品种在市场上还极为少见,一上市就受到了欢迎,每盆花卖到三四元一盆。当时,金白云不仅包揽了常州的街道摆花,南京园林局、扬州瘦西湖、常州恐龙园等大企业也都向她订货。从2001年起,她将业务范围拓展到了苏北的姜堰、泰州等地。  
  从2002年起,草花的种植面积不断扩大,价格也一路下滑。金白云决定紧紧追随国际流行的绿化时尚,种植精品花木。她与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园艺教授搞起了合资,由对方提供技术,将世界最先进的园艺技术引入基地。  
  正当金白云的事业如日中天之时,2004年,她却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寒流。一起意外的经济纠纷,让她背上了80万元的债务。所有的资金都已经投入到几个基地,购置的房产还欠着银行的贷款,可对方却逼着她在很短的时间内还债。  
  几个基地因为无法投入面临着困局,金白云变卖了所有金银首饰,借遍了所有能借的地方,可仍然无法还清这笔欠款。那段时间,她几乎崩溃,整夜整夜地睡不着,有好几次都恨不得一死了之。一天晚上,金白云回到家,刚上幼儿园的儿子伤心地对她说:“妈妈,今天有人来要债,他们说你是骗子,欠了他们的钱不还!我跟他们说,我妈妈是个好人,她一定会把钱还给你们的!”看着儿子期待的眼神,金白云泪如泉涌,她紧紧地抱着儿子,暗暗发誓一定要振作起来。  
  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没有压垮金白云,她终于挺了过来,像一株凌风的腊梅花,终于在寒风中绽放。  
  她是一束等待春天的澳洲茶  
  2006年2月,金白云位于夏溪的基地投入使用,6月,就接到了一笔1000多万的生意。  
  其时,金白云对于自己苗圃充满着自信,她先后从国外引入了十大系列、4000多个品种的苗木,包括花灌木、观赏草、彩色地被、球根花卉、岩生植物、水生植物、中草药植物等,囊括了水、陆、空的全方位绿化品种。由世博提供的园艺品种,可以完成当前绿化移步换景、四季有景的高层次需求,因此走进了上海世博园、南京玄武湖公园等知名的景区,美国、日本、韩国、英国等国家也纷纷与金白云的公司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  
  现在,金白云在全国拥有了十个基地,根据当地的需求和气候条件,生产相应的花木品种。如云南昆明的基地主要种植观赏草,四川绵竹的基地以观赏竹为主,上海基地则主要是地被植物。世博的品种不仅走在全国前列,有些品种甚至是世界独有,成为金白云的“秘密武器”。  
  在绵竹基地,有一种彩叶竹,这种竹子不仅叶片镶着一道金边,枝杆还是独特的粉红色,观赏性特别强。金白云说,这是产自喜玛拉雅山海拔5000米以上的一种竹子品种,因其耐寒性好,极具市场潜力。经过科研人员的驯化,目前已经在绵竹基地蓬勃生长,并成为世界唯一的培育基地。  
  虽然已经培育成功,且市场价值很高,但金白云明确回绝上门求购的客户们:“要买,等到五年以后。”她有着自己的想法,现在,基地的供货能力不强,上市后其他企业会以此为母本引种。而五年后,绵竹基地将有5000万株的生产量,正可以大举独领市场。  
  原产于越南的笔竹,主杆挺拔笔直,在越南已经基本绝迹,却能在金白云的基地找到;在昆明基地有一种常绿蒲苇,成熟后芦花呈粉红、淡绿、灰白等各种颜色,金白云通过科研,将芦花处理后不易掉落,可以作为现代家庭的高档饰品,目前全部外销;外销日本的花木品种,已经成为日本市场的知名品牌……  
  就像澳洲茶在等待着春天一样,金白云的春天也即悄然来临:今年,公司的销售将近8000万元,预计明年仅出口就将超过8000万;占地1800亩的宜兴基地即将开工,成为省内最大的苗木进口基地,并于2009年投用;最让金白云开心的事,现在基地储备的苗木,如果全部上市,价格将达五到六亿元。  
  熟悉金白云的人都笑称她是“花痴”,基地的4000多种花木,她都能叫得出名字说得出习性;每次出国,她不跑旅游景点,专往花圃里钻,一看见花连一日三餐都忘了吃。她说,和当年在农学院学习不一样,现在,对于这些花草的热爱,已经随着岁月的推移与日俱增,她的生活中、事业中,已经不能没有这些花……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