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家庭 > 亲子教育 > 正文

多地喷洒“环保酵素”,非但不防疫,反促细菌繁殖

近期,包括湖南日报、盐城电视台、上饶新闻网在哪的多地媒体报道当地环保部门使用所谓的“环保酵素”,用于洒水车喷洒及道路、公厕消毒等。在疫情期间,也有涉“环保酵素”的

关键词:
近期,包括湖南日报、盐城电视台、上饶新闻网在哪的多地媒体报道当地环保部门使用所谓的“环保酵素”,用于洒水车喷洒及道路、公厕消毒等。在疫情期间,也有涉“环保酵素”的企业及个人向当公安、环保部门、媒体、社区等捐赠“环保酵素”。河南省焦作东沁阳村也有个人使用所谓的“环保酵素”对村内进行喷洒消毒。
 
瑞士联邦理工博士后研究员、化学博士刘朋昕收到的各地网友信息显示,不完全统计,合肥、中山、肇庆、盐城、襄阳、西安、上饶、衡水等地部分地区都先后使用“环保酵素”进行消毒。
 
不同于此前用于食用的主要成分为蛋白质的植物酵素,刘朋昕表示所谓的“环保酵素”本身并不算是酵素,“是果皮和糖细菌发酵后,得到的一个发酵的馊水。”
 
但是,这些生产酵素的公司可不是这样的宣传自己的。
 
根据微信公众号“中山环保酵素推广中心”的发布文章显示:环保酵素稀释十万倍,可用于洒水车,净化城市、村庄街道,净化户外空气,增加大环境的含氧量、分解空气中的有害污染物……有助于恢复环境生态平衡,有利于人体免疫力提升;稀释1000倍~10000倍,可用于居家空间的净化。净化室内空气,有利于人体免疫力的提升;稀释400倍,可用于抑菌消毒。
 
根据人民网安徽频道名为《合肥市庐阳区启用雾炮车对112条主次干道喷洒环保酵素》报道显示,庐阳区城管局环管中心负责人李迎昕表示,喷洒的“环保酵素”是由“餐厨垃圾的果皮、蔬菜加入红糖和水经过发酵出来的。”并表示“稀释后环保酵素喷洒,不会对人体有任何影响”。
 
但实际上根据目前的所知成分来看,所谓的“环保酵素”中可能会含有不可控的细菌和真菌。
 
刘朋昕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这是厨余垃圾发酵的产物,是细菌和真菌的代谢废物,可能含有醇类、醛类成分。但是由于这是个人通过自己家的厨余垃圾做的,每家的厨余成分不同,产生的代谢废物也不同,很难精确定量,甚至可能会含有可能致癌的物质,比如黄曲霉素。”
 
“由于是发酵的产物,可能确实含有酒精,但是它里面有太多的成分不可控了,所以是绝对不能用来消毒的。”
 
名为酵素美人见闻录的公众号文章显示,有志愿者将100斤“环保酵素”直接投入村内水渠
 
而大规模喷洒所谓的“环保酵素”,非但不能起到消毒作用,反而会将“环保酵素”发酵产生中的细菌不断播撒,“这样的播撒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里面的细菌、糖分喷洒到空气,或者附着到物体表面,就像一个培养皿一样,可能会促进其他的病菌继续繁殖。”
 
刘朋昕表示,即使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表示可以有效灭活病毒的乙醚、75%乙醇、含氯消毒剂等成分,在非疫区也没必要大规模喷洒,“病毒没办法脱离人体长期存活”,而部分消毒剂剂具有强腐蚀性和挥发性,浓度太高容易损伤人体健康和污染环境。
 
而刘朋昕的疑惑则在于各地的城管部门或环保部门,是如何接受这类没有科学验证、没有经过检疫、甚至没有经过生产许可的产品,应用到防疫中。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二十九条规定:用于传染病防治的消毒产品、饮用水供水单位供应的饮用水和涉及饮用水卫生安全的产品,应当符合国家卫生标准和卫生规范……生产用于传染病防治的消毒产品的单位和生产用于传染病防治的消毒产品,应当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审批。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制定。
 
此外,根据《消毒管理办法(2017)》,消毒剂生产企业取得营业执照后,还应取得所在地省级卫生计生行政部分发放的卫生许可证。
 
而各地的“环保酵素”,皆由一个名为“酵道孝道”组织及其“志愿者”捐赠,所谓“环保酵素”多来自于个人制备,公开资料中,该产品未有任何相关卫生证明。
 
在此次新冠疫情前,“酵道孝道”组织曾发文表示通过“环保酵素”浸泡衣物、自制洗涤灵、自制护肤品、自制牙膏等可以“排解经皮毒”,该组织宣称日用品中含有大量化学物质,对身体造成损害,该过程称为“经皮毒”,“经皮毒”可导致乳腺癌、不孕不育及各种癌症。
 
刘朋昕收到网友信息表示,湖南当地甚至有推广“环保酵素”的组织,通过收取会员费、授课等方式广泛吸收“志愿者”。
 
2月9日,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城管局曾尝试采用雾炮车喷洒稀释环保酵素,以期净化城区道路空气环境。2月10日,经网友投诉后,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城管局已经表示暂停环保酵素喷洒。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