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家庭 > 亲子教育 > 正文

发不了货,买家坚持先把钱打过来让我渡难关

我的店铺离家并不远,只有一公里左右,“封城”之后我的生意也就停了,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会偶尔全副武装步行到店里看一下。 封城以后生意自然就停了,而作为个体户,不开

关键词:
我的店铺离家并不远,只有一公里左右,“封城”之后我的生意也就停了,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会偶尔全副武装步行到店里看一下。
 
封城以后生意自然就停了,而作为个体户,不开店、不做生意就意味着没有收入。为了生计,在儿子的建议下,我初五在朋友圈发出了第一条和生意相关的信息:有任何购机需求的老客户,都可以联系我,转账付款后,我想办法送手机上门。
起初我对于这一条朋友圈“广告”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大约半天后,居然有老客户通过微信联系上我,问我手头有没有成色新一些的二手iPhone 8。这是年三十后第一次有“生意上门”,我跳起来立马回复“店里有台九成新的机器”。
这个老客户也十分爽快,当时就给我转了2500元。由此可见,平日里诚信经营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虽然朋友圈卖货标价要比“店铺”里便宜一些,但在鼠年通过网上卖出第一台手机后,那种兴奋之情还是难以描述的。不过,高兴之余我也开始担心,眼看疫情仍在加重,我要不要把店里的库存搬回家里?
 
“冒险”取手机
 
我的担忧很快成了现实。
 
虽然我所在的小区出入检查很严,但是还是能够出去到店里取货。但是在2月9日的上午我不知为何突然莫名心慌起来,总觉得不去店里把东西都搬回家心里不踏实。
 
吃完午饭,我和儿子全副武装好,按照规定办理完出入小区的手续之后,一路小跑到了自家的店里,快速整理了一圈,先是找出好卖的手机机型,到后来就是眉毛胡子一把抓了。用大号垃圾袋一层套一层尽可能多的打包再打包,最后我们一共装了满满四大袋子。
整个过程,现在回想起来都像“做贼”一样。我脑子很乱,完全没有统计往袋里扔进去了多少台手机,匆匆背上就快速奔回了家。直到回家盘点时才发现,我们俩竟然背回了将近六百台手机,真是既惊讶又感慨。
 
就在搬回库存后的第二天,一个消息传来:升级版“封城令”发布,市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我所居住的小区被彻底“封闭“,不允许任何人员进出了。
 
这时候,我最担心的不是线上是否会有人继续买手机,而是我接触的“跑腿人”会不会出问题。大家都知道,1月23日之后,城里已经没有快递、没有闪送、没有交通工具,那么我是如何将手机送到客户手里的?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