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家庭 > 亲子教育 > 正文

我外婆的银首饰

一天,母亲给我讲了一些外婆年轻时的故事,并且很随意就把外婆给她的一对银手镯给了我。 记得我当时很喜欢那对手镯,但还不懂得珍惜,因为朋友喜欢,我轻易就把那对手镯送给了

关键词:

一天,母亲给我讲了一些外婆年轻时的故事,并且很随意就把外婆给她的一对银手镯给了我。
记得我当时很喜欢那对手镯,但还不懂得珍惜,因为朋友喜欢,我轻易就把那对手镯送给了她。
有年春天,母亲和几个婶娘聚在一起闲聊,一个说要用牙签,母亲便叫我去找外婆给她的银牙签,结果不见了。母亲倒也没太惊讶,只是稍稍惋叹了几句。我忽然记起,外婆曾在几顶“老爷帽”上绣缀了几十个银菩萨,保佑我们姐弟几个平安,如今也不知哪去了。那时,我开始懂得了顾惜,心里便隐约有点空虚,担心外婆留下的银首饰可能流失得差不多了。
果然,我去翻看曾祖母送给外婆的妆奁匣时,只搜出了最后一个雕花银臂圈。臂圈的颜色已暗沉得跟记忆中八旬老人的肤色一样,而臂圈细腻的花纹却像刚刚刻画上的,线条工整清晰。
后来我结了婚,便把这件宝贝从外婆古朴的妆奁匣里取出来,摆放到我的梳妆台上。从曾祖母到我,中间还有外婆和母亲,我爱惜时间无言表达的意味,爱惜银首饰所含蕴的一段光阴与另一段光阴里的不同风致,以及一代女人与另一代女人虽有相通却又迥异的情绪。
然而,我戴着银臂圈被一个朋友看见了,她对银臂圈的喜欢似乎远远超过了我。我从手上摘下来,送给了她。过了很久,她送给我一枚美丽精致的玫瑰花银戒指。她说,她把银臂圈送到金店里,让人改做的。原来臂圈上那些“福”“寿”字样,被变成了戒指上的玫瑰花。
我为银戒指失去百年光阴的分量难过。我想,我是太轻率了,过于轻率地成全别人的喜悦,毁伤了自己原该珍爱的东西。银手镯、银臂圈承载的往昔,那细致宁静的风尚原本应该好好在我手中留传下去,至爱之人才能心柔成绢,轻轻擦拭,悄悄收藏。
银子的性格,固然平易随和,但是再也找不到一个穿街走巷的工匠,可以替我把玫瑰花的戒指还原成有“福”有“寿”的雕花银臂圈,把曾经用银子质地琢磨得古雅矜持的故事还原,让它完整而自然地在时光里逐渐融进凡尘,即使颜色已黯淡,但稍加擦拭,它也有一丝新亮熠熠闪光。
让我把你“淡漠”掉吧
文/姿十四郎
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淡漠。淡漠,意味着心里不再有对方的位置,而不再想起。没有余恨,没有深情,更没有力气和心思再做哪怕多一点的纠缠,所有剩下的,都是无谓!
淡漠的“淡”字是三点水加两个火,真是冰火两重天。仿佛在爱中纠结的人,从心动到心息然后不能忘情,心又被撩起,经过若干次浓烈的折磨后,对你的一颗心才终于冷却。某日某君说起你,心里再也波澜不惊,只是淡淡的:“哦,那个人啊,是有那么一个人”,那样才是真正淡下去了。要用三个水来灭两个火,可见,要淡下来的心是多么的难,要经过多少次失望;一颗热烘烘的心,要被生生地泼多少次冷水,才可浇熄对你的冀盼。看着这一个“淡”字,如见心中的火苗,在你一瓢一瓢泼下的冷水下,执拗地持着最后一脉气息挣扎燃烧,一息尚存,都不舍得对你心成灰烬,即使心知终成灰烬。
而淡漠的漠,一边是狠狠地一桶桶冷水泼来,不顾那一边哀求“切莫、切莫、不要、不要啊”。漠字一边的“莫”,像被压抑着的无名火,日,是太阳,而熊熊燃烧的太阳之火,却只能放在心中,上有重重草木覆盖,下有铁肩担道义的人系社会,稍不注意,过了界便会焚身。
“淡”是升温蹿高而被泼熄的火,“漠”却是容不得冒头的危火,再浓烈,也不可多行一步,苦苦压抑着,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总有一天,那一把火会被捂灭。然后,终于,淡漠下来,再也不可能爱一个人那么多,也再也爱不动了,最后,人也息劳归主不必为尘世动荡劳心了。
有时我在想,一个人,要走多少路,才会成长。要如何炽热地燃烧煎熬过,方可从此淡漠。
清晨的公交车上,前排坐着一位打工妹模样的女孩。慢慢地看一封信,信纸的开头写着“我最爱的小梅”。车走走停停,车厢里空气污浊,我却隐约嗅到草青与花香。忽然很怀念这样的一封信,带着书桌的木香、刚劲的笔触,带着另一个城市或城市另一个角落的云卷云舒,经由陌生人的传递,抵达我的岁月。
80后大约是最后一批赶上手写情书的人,他们青春的情感倘若萌动得足够早,会有幸遇到躲在校园的石桌上写一封情书的自己。然而,迅速到来的电子时代很快便将他们的情书卷入了历史。真正与情书相伴的是60后与70后,尤其70后,赶上了情书的黄金年代,每个人的青春几乎都是一部轰轰烈烈的情书史。
情书通常是寄平信,偶尔寄一次挂号信是相当了不起的奢侈。为了不让平信丢失,有人会每天守在学校或单位的传达室。因为做功课用蓝黑墨水,许多人便觉得它不够浪漫,写情书时,会刻意去文具店买来纯蓝或炭素墨水。如果有人收到一封红墨水写就的“情书”,可就惨了,那多半是封分手信。
情书的盛行,还催生了一种“邮票暗语”。如果信封贴邮票处整齐地倒贴着一枚邮票,暗语是我爱你;如果刻意买来多枚邮票,并排粘贴,暗语是我想你;如果是倾斜着粘贴在信封背面,则表示不喜欢或者要分手。折信也很讲究。女孩子喜欢将信折成千纸鹤模样,代表思念的信鸽;男孩也不示弱,发明了将信纸折成正方形,表示我喜欢你。总之,情书绝不可以像普通信件一样随意,恋爱中的人一向热衷于发明浪漫的小招数,并且从来无惧麻烦与肉麻。这样做的坏处是,八卦人士拿到一封他人的信,先是看邮票然后摸信纸,两个动作下来,已经基本可以判断信的内容,于是很容易敲收信人一笔“竹杠”,让他请自己在小饭馆吃顿炒菜。
情书,终归是人生一笔巨大的财富,即使无法如徐志摩那样出版一本《爱眉小札》,也可在人生平淡似水的年月到来时,偶尔重温,很有气势地说一句,老娘也曾年轻过。
辞去原来的工作,只身来到北京,心中是对未来的憧憬。在招聘会上投了许多简历,很多的事都敢去尝试,仿佛面前摆了许多路,无论走哪一条,都可以是一种人生的积累。去了很多公司面试,最后选择了我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广告。
这家广告公司的老板娘曾对我描绘过很多令人心动的宏图。首先是广告人沙龙的策划、组织工作;还有组建广告人英语培训班,据说要从本公司的员工抓起;公司网站的完善与信息的更新……
多么令人振奋。我跃跃欲试,仿佛迫不及待要开启一扇通向理想的方便之门。
公司新买的办公室刚刚装修完毕,我们便开始了极为仔细的打扫和擦拭。一连两周的打扫工作,要做到让有洁癖的老板娘满意,每个人都干得很狼狈。基本就绪时,正好到了月末,还发了几天的薪水,我偷偷地想,这钱可真好挣。
真正的工作终于开始了,一切又与从前的期望和老板娘的许诺相去甚远,我像是一个“杂物总监”。找房子、找保姆……在老板和老板娘找不到什么人去完成一件杂事的时候,我是第一人选。
五个月后,我主动结束了这段工作,心中是很难描述的复杂。
虽然,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所争取的工作只是一个暂时的落脚点,你无法对它有太多的要求或期望,为了生存,你要学韩信“忍胯下之辱”,或者效越王“卧薪尝胆”,但爬过胯下是怎样的屈辱?在“卧薪”与“尝胆”的磨砺中需要怎样的坚韧?不尝试永远无法体会,永远不知自己的忍耐极限。
有了这份经历磨炼,你就有了触底反弹的“底”,就有了向更高目标出发的勇气。
求职路依旧漫长,如果人生的路注定是荆棘密布,那么快乐是否会从披荆斩棘中得到?我在奔忙中,探索我的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