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家庭 > 亲子教育 > 正文

洞穴探险,探索地球深处之美

重庆洞穴探险队的队员,经过三年四次对涪陵万丈坑的探底所到达的841米深度,是中国人目前保持的最深探测记录。而刘佳,是中国最深洞穴探测队伍中唯一的女子。 首次探险“荡秋

关键词:

重庆洞穴探险队的队员,经过三年四次对涪陵万丈坑的探底所到达的841米深度,是中国人目前保持的最深探测记录。而刘佳,是中国最深洞穴探测队伍中唯一的女子。
 
首次探险“荡秋千”
 
刘佳的网名叫小葱。一袭黑色运动装,皮肤白皙,说起话来文文静静,与经常行走在万丈绝壁黑黢黢的洞穴里的“女汉子”根本不搭界。重庆洞穴探险队长杨志笑着说:“你莫要小看刘佳了,业界现在都称她为‘葱爷’,是国内最大户外旅游论坛的版主,更是中国洞穴探险女一号。”
 
刘佳大学学的是财会专业,在重庆一家公司做财务。她的工作虽然很“静态”,业余爱好却是攀岩、骑车、登山、游泳、跑步……样样动感十足。
 
海拔一千三百多米的万丈坑位于重庆涪陵石夹沟附近,洞口呈不规则的椭圆形,直径大约一百多米。万丈坑是一个状况极其复杂的竖井,传说是当年土匪杀人抛尸的地方。刘佳听涪陵的一位驴友介绍后觉得非常神秘,2007年12月1日,她和队长杨志及另外两个队友一行四人带着300米的绳子,第一次来到石夹沟探万丈坑。
 
下午两点多,杨志做完下降布绳准备,刘佳背着绳包等工具,运用垂直探洞技术,跟随杨志向坑底下降。伴随着下方杨志踩掉绝壁石头砸落在坑底部发出的巨大轰鸣声,刘佳稳稳下降,50米、80米、100米……刘佳一边下降一边观察绝壁的纹路,“非常清晰漂亮,像是被水冲刷的一般,也有的像一幅幅山水画。”
 
都过150米了还没有出现岔洞,但开始有缓坡倾斜,外面的阳光渐渐消失。到达一百七十米左右时,他们带的300米长绳索都用完了,用头灯往下照射仍然深不可测,只好回撤。
 
刘佳吊着十公斤左右的包开始上升。回到大约一百五十米处时,由于担心凸出的锋利岩石磨断绳子,刘佳手攀着崖壁凸出的石块,朝水平方向二十多米的一个平台偏移。一到平台她就去抓石头,准备登上去。突然,她的手滑脱了,沉重的绳包把她拽飞了回去,来回荡起了秋千,一头撞在岩壁上。在一阵剧痛中,头盔和顶灯咣咣当当地跌入身下的黑暗中。刘佳有点害怕了,头盔没了,随时可能有落石砸下来,而且天也要黑了,上面还有一百多米才能到洞口,万一看不清再撞上岩石……
 
担心不过一瞬,刘佳努力让自己稳住,慢慢向上……
 
那一天,在经验丰富的队长的协助下,晚上九点多,刘佳才安全登上坑顶。
 
 
第二次探井,刘佳一行携带了五百多米长的绳子。为避免落石危险,这次选择了从另外一处下降。杨志用冲击钻打锚点,刘佳穿着厚实的御寒衣服和队友们陆续下降。
 
整个万丈坑上大下小,呈漏斗形。刘佳下到两百多米一个小平台上,洞壁的两块大石在下面形成一道狭缝,刘佳小心地爬上一边石头,连接了三根扁带,套在石头上做了个保护点,再把自己挂在扁带上。她低头看下去,深不见底,周围也没有石块让她试试深浅,情急之下,她只好把随身带的一瓶饮料喝完扔了下去,听落下的声音,她判断至少还有50米深。
 
她小心地想穿越石缝,谁知,狭窄的石缝只卡进去她一条腿,另一条腿悬荡在崖边上。一阵强烈的不舒服袭来,她突然觉得自己无法再继续了,怎么办呢?她把下降器解开,双手紧紧抱住冰冷的石头,一动也不敢动,任凭头上石钟乳的滴水把衣服全弄湿。就这样,她在石缝中被水淋了一个多小时。衣服湿透了,她冷得直打哆嗦,而腿早已麻木得没有了知觉。
 
洞穴探险者都知道,失温在洞穴探险中是非常可怕的。由于洞中阴暗潮湿,湿衣服会带走身体的热量,人在失温状态下攀登和器械操作都会十分危险,而且体力消耗加倍增大,如果缓不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那一刻,刘佳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无助和恐惧。“一旦跌下去,就相当于从南纪门长江大桥上跳下去,更何况下面是坚硬的石头。”近处的队友也出现了和刘佳类似的状况。好久好久,他们才感到自己缓过点劲来。刘佳从石缝中拽出自己的腿,踏上了返回坑口的上升之路。
 
这一次,他们探洞的深度已达360米。
 
 
向深处冲刺
 
第四次来到万丈坑已经是一年多以后了。这次是一个十多人的庞大队伍,也是为了冲刺中国人探洞穴深度的纪录,他们从全国各地探险队借来了1200米长的绳索。
 
整个探险队伍分成A、B、C三个小组。A组四人为探测组,将一直探测到底部。有两人专门负责摄影,全程跟随A组。B组三人为运输组,负责协助A组将装备及食物运输到320米深的一号营地。C组两人为后勤组,负责洞口的接应及劳力的安排。刘佳被分在A组。
 
一号营地由一大片崩塌乱石形成。在大石头之间有些比较大的缝,干燥,无风,成为队员们睡觉的地方。一号营地往下,是一个接一个洞口狭窄的竖洞,装绳索的大包根本难以通过,每过一个小窄洞,就得把八百多米的绳索全从包里散出来,一 米 一 米地传递过去再整理好。
 
二号营地距地面530米,处于河道的拐弯处。有点潮湿,空间低矮。大伙儿把睡袋并排铺在一起,互相挤着取暖。那一夜,刘佳失眠了。冷,碎石硌背,身边的一群男队员呼噜声此起彼伏……她的脑袋一阵阵发胀。
 
第二天,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向600米以下爬。经过河道、淤泥路、 深沟……走进一个宽阔的大洞厅,那里长满各种形态的石花石柱,形成一个地下石林,宛如世界尽头的奇幻仙境,那种壮观摄人心魂。“美丽的景色果然只能在常人难以到达的地方才出现,它不是随便为人所识的。”
 
 
进入竖井的深部,始终伴随着地下流水,当流水进入缩小的洞道时,立刻变得汹涌,冲刷在岩壁上,声音如洪水般咆哮。
 
洞道狭小,洞壁的摩擦力大,男队员用身体支撑住四周的洞壁,慢慢下攀。刘佳个头最小,四肢够不着周围的岩壁,就由男队员先下去,在平台处张开双手撑住洞壁,给刘佳挡住紧接的下一个坑口,以防她下攀时意外掉下去。即便如此,她在其中一个落水坑处还是失足跌落,幸运的是正好骑在保护她的男队员的脖子上,那失重的感觉让她惊出一身冷汗!
 
由于石壁上不停渗水,洞道变得异常湿滑。队员之间交流很少,但配合非常默契,很多操作都是默默进行的。危险的地方,前面先通过的人会自觉留下来帮助下一个通过的队员。“每个人距离离得并不近。没有人害怕独自在一段洞道中操作,都习惯了黑暗中的工作。”
 
刘佳正费劲地挤过一个狭窄通道,忽然听到上方队员大喊:“注意落石!”伴随着的是石头跌落撞击洞壁的响声。刘佳下意识地把身体紧紧贴上洞壁,就觉得左肩一沉,随之一阵剧痛,脑袋一紧两耳发出鸣声。手随即放开了锚点,人吊在绳上,摆荡在半空中,整只左手垂在身旁,毫无力气。她明白,有块大石头砸到左肩了。她试着举手臂,一阵钻心的痛,用右手捏捏骨头,感觉没有异样才放下心来。
 
她忍痛攀住石头,走到一个小菜盆大小的洞口,大伙想用锤子敲凿出一个通道,但收效不大。于是,就让身材瘦小的刘佳钻进去。刘佳侧身爬进洞内,发现洞道越来越小,胳膊撑不起来,只能拼命地用脚蹬着往前钻。再往前,地下河水封住了洞道。刘佳拿出激光测距仪测量,与之前分段测的距离加起来:820米。数字传到队友耳中,没有激动,没有拥抱,每个人都疲惫不堪,只想快点回到地面上。
 
结束了八夜九天的洞穴生活,到达地面的那一刻,刘佳心里充满自豪。“这次探测肯定了我们自己探测高难度洞穴的技术水平。”
 
后来他们把测量数据输入洞穴成图的软件,分析得出准确深度为841米。至此,万丈坑成为中国人探出的最深垂直洞穴,深度排列第二位的中国垂直洞穴。
 
相关资料显示,除了万丈坑,中国洞穴深度排列前五位的均有外国队作为主力参与。而万丈坑则完全是由中国人探测成功,所有的资料图片测量数据等所有权完全属于中国人。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