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家庭 > 亲子教育 > 正文

谭梅:做朱军身边一棵树

朱军是相声演员,谭梅是舞蹈演员,两个人等到加起来岁数是五十的这一年,他们结婚了,这是兰州战斗歌舞团当时的结婚年龄标准。朱军笑称自己完成了一大半指标,因为他比谭梅大

关键词:
 
朱军是相声演员,谭梅是舞蹈演员,两个人等到加起来岁数是五十的这一年,他们结婚了,这是兰州战斗歌舞团当时的结婚年龄标准。朱军笑称自己完成了一大半指标,因为他比谭梅大六岁。
    谭梅参军的那一年,父亲去世了,妈妈带着三个女儿生活。听说小女儿在兰州找了对象,她专门从西安来考察。虽然同是西北省城,当时的兰州比起“大城市”西安还是差距不小,想到女儿要在这里安家落户,谭妈妈并不放心。但来到兰州,首先,她看到了朱军自己“装修”的宿舍,用长条凳改造的沙发,箱子立起来做的五斗柜,最值钱的是30元买回一张草垫子铺在房子中间,这在当时还是很前卫的。然后,这个准女婿一头扎进厨房,没费多长时间,做了一大桌菜,谭妈妈心里有底了,她知道,女儿跟着这小伙子不会受苦的。
    从兰州到北京,朱军从“一句”主持词到央视“一哥”,他的成长全国观众都目睹了,但谭梅的成长却默默的。为了和朱军团聚,她报考了解放军艺术学院的表演专业,从舞蹈跨行到表演,还要重拾文化课准备考试,对她来说难度特别大,但她知道这是自己最直接到北京的机会,一定要抓住,所以拼了命复习考试,终于考上了,举家迁往北京。
    谭梅说婚姻也要积攒能量,两人一起奋斗,一起吃苦的时光就是两人储备的能量,等到哪一天生活归于平淡,或者遭遇外力打击的时候,这些储备就可以供给婚姻营养,没有这种储备的婚姻供氧不足,家庭空气是稀薄的。
 
为家庭选择一条新的路
    在朱军蒸蒸日上的时候,谭梅的事业也开始启动。她在军艺时,主演的小品《山妹子》就在第三届全国戏剧小品大赛中荣获二等奖、最佳女演员奖。毕业后她考入海政文工团,开始接拍影视作品。
    身处文艺圈,看着很多人过标新立异的人生,但朱军谭梅却有一致的想法,那就是他们要按部就班地过一个正常家庭的生活,和老人一起生活,在年轻时就生个孩子。
    儿子朱思潭出生了,朱军正在一往无前地奔事业,谭梅要是再出去演出、拍戏,这个家就全扔给妈妈了。有一天,她看到妈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因为照顾孩子可能太累,在那里打瞌睡,她忽然觉得很心疼,下定决心辞职了。
    但谭梅从没想过就当个全职主妇了。她说:“我和朱军本来是站在同一起跑线的,现在他跑得比我快,但我也不能不跑。”
    很快,她成立了八八艺术中心。刚成立的时候,知名度不够,报名的人自然更少,谭梅去马路边发传单。有人不认识她,常常拒绝,甚至冷眼;有人认出她了,又像是看热闹。但她说:“我把心放得很平,只专注于此刻的事情,这个时候,我的身份不是朱军的老婆,也不是演员谭梅,就是发传单宣传学校的谭老师。”
    她并不觉得为家庭牺牲了什么,只是选择走了另一条路而已。并没有严峻的考验需要你在放弃自己和成全家庭中做一个抉择,她说:“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我要什么,我珍惜家庭、丈夫、孩子,但我也不会牺牲自己,我会为他们调整自己的方向和节奏。是啊,本来就有很多路,你怎么知道,你为家庭选择的这条就不能实现自我呢?”
 
女人是什么样的,家就是什么样的
    一个女人是什么样儿的,她的家就是什么样的。谭梅发现朱军喜欢写书法,画画,但是总没有时间做这些,就主动说:“现在家里地方也大了,咱们买一个大写字桌吧,买红木的,还能升值呢!”
    她四处挑选买了一个红木大桌,笔墨伺候,朱军一看不错,开始写字画画了。并且有幸师从范曾大师,真是画得越来越好了。
    爸爸这么认真的画画,儿子朱思潭受到感染了,也开始要写字、画画,春节家里的对联都是儿子写的。姥姥过生日的时候,他给姥姥写了个“寿”字,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讨老人喜欢?回西安办七十大寿,姥姥也把这个“寿”字带回西安。思潭的小表妹一看全家都围着哥哥的字看,她也开始写字了。
    朱军只要有时间就在家画画,早上吃完早餐就上楼画画,一画就是一上午不下楼。自己开玩笑说我现在都成“宅男”了。谭梅说:“你愿意跑,我就给你留着门,不追问你去哪了。你想宅,家里舒舒服服的,你就宅着。”
    今年的情人节,朱军说:“送你一幅画吧。”谭梅还想着是什么画,没想到是朱军要给她画一幅画像。画得了,谭梅一看,不仅外型像,眉宇之间的表情谭梅自己都觉得特别传神。她笑了,看来自己当时咬牙买这个红木大桌真是没有白买,不仅红木升值了,朱军也找到小时候的梦想,还带动全家进入“书香门第”,这个桌子更加“升值”了!
    其实真正让家庭升值的是女主人。你想让你的家是什么氛围,就要自己想办法营造这种氛围。这就是女人的气场,要让老公孩子在你营造的氛围里不知不觉熏染成你喜欢的样子。
 
不怕越来越老,只要越来越好
    在兰州时,谭梅都是朱军打扮的,裙子、夹克、凉鞋、甚至羽绒服都是朱军亲手做的。当年朱军给谭梅做的头纱拍成婚纱照一直被摆在兰州那个照相馆的橱窗里,前两年他们回兰州时看见还在。
    而现在谭梅全权负责了朱军的演出经纪工作,从服装到联络都是她在张罗。今年春晚的一件衣服,谭梅取回来让朱军看,朱军忽然发火,“这根本不是我要的样子!你完全理解错了!”其实谭梅知道,衣服只是个引子,每到大型晚会,尤其是春晚,作为主持人的朱军总是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也就只能给最亲近的人发泄。谭梅默默地拿起衣服,连晚饭也没吃出门了,到服装工作室,和设计师一起商量修改,回来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她把衣服递给朱军,朱军满意了。
    然后在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当着谭梅的面朱军给周围的年轻人说:“你们要向你嫂子学习。”谭梅知道这是说给她听呢,昨晚的事情就算道歉了。
    不要觉得男人把这个家甩给你了,他也在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个家尽力。生孩子时,他们在宜家买一些新生儿用品,看到一个尿布台特别好,在别处没见过,但要卖八百多,朱军说这哪值啊,我来做。他真的回来就自己用木头做了一个,还装了四个轱辘,可以在房间里推来推去。
    龙年春节,孩子姥姥回西安了,谭梅拉开冰箱,看着鱼虾蟹肉发愁,因为她只会做小菜。这时候,朱军挽起袖子“我来!”一会儿工夫,一大桌菜。谭梅由衷地赞叹:“他聪明,什么东西在外面一吃就会做了。”
    这样的一张小床、一顿饭就能看到一个男人对家人的用心。婚姻就是两个人慢慢生活的过程,两人同心,才能幸福。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