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家庭 > 心理情场 > 正文

让我因此在这场婚姻中得不到幸福和快乐吗? 没有吵闹

“真的吗?汉子啊!预计再过一些时间,她老公又会找三奶、四奶了吧?”是另一个妇女的声音。我又气又恼。显然,张

关键词: 情人滩,偷来的婚姻

让我因此在这场婚姻中得不到幸福和快乐吗? 没有喧华


  我对与张华的这桩婚姻布满了惊愕,而此时,我俩成婚仅只8个月。每次我俩争吵,往往是我嚷嚷几句,他辩驳几句,但大多时候他保持沉默沉静。于是,我的独角戏唱不下去了,争吵很快便偃旗息鼓。

  两个月前的一天晚饭后,张华溘然来了兴致,非要拉着我到小区的小花圃散步。前一天我俩有过一次争吵,我想,他大概想融洽一下我俩的干系,我欣然应允。在小花圃里,我们悠闲地走着,身后传来一位邻人的嘀咕:“我有一个伴侣是这个姑娘的同事,传闻她是二奶转正,她此刻的老公是抛妻弃子的亏心汉。”

  “真的吗?汉子啊!预计再过一些时间,她老公又会找三奶、四奶了吧?”是另一个妇女的声音。我又气又恼。显然,张华也听到了。他神色凝重地一言不发,嘴角抽搐了几下。

  邻人们的窃窃密语,敲开了我的影象之门——是的,一年前,张华照旧另一个姑娘梅芝的丈夫。当时,张华与梅芝已有近7年的婚姻,与我只是普通的同事。但有一次,我和他以及另一位男同事一起去上海出差,达到时,另一位男同事去见大学同学,于是,晚饭时只有我和张华。

  晚饭吃到一半,张华接到梅芝来电。他是分开座位接听的,但我能瞥见十几米处他的神态。他感动地说着什么,表情愤慨。回到座位后,他一脸沉闷。见状,我便说些笑话活泼空气,而他,或者急于找到一小我私家诉说,在我说完一个烂笑话之后,他便把和梅芝打骂的事一股脑地倒给了我。

  本来,梅芝想让他到上海的梅陇镇看望她生病的姨妈,但张华一直不太喜欢她姨妈,没承诺去,于是俩人有了抵牾。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一个外人虽然无法说什么,可是,为了让张华重露笑脸,我慰藉了他好久。

  就这样,我和张华走近了。厥后,我们常一起加班、一起聊天说地,直到我们俩都有了一点奇怪的感受。一次,我要去云南出差,张华主动要求同行。办完正过后,他租了一辆车带我去了泸沽湖旁的恋人滩。

  张华带我走上伸入湖中的石板路,清凉的湖水没过我的脚背,有点凉又有点刺激,我畏惧得迟疑不敢向前。张华见状,主动抓起我的手,向前走去。他的手暖和广大,我感受整条手臂都似乎被电击般,变得酥麻起来。

  那晚,在泸沽湖旁的小酒店,我们打破了边界,成了一对甜蜜而刺激的恋人。对我来说,真爱是掩盖不住的,我看张华的眼神和流动都变得暧昧起来。有些敏感的同事开始察觉到问题对我们指指点点时,张华的老婆梅芝也觉察了。

  梅芝貌似温柔顺良,但性格好强,她主动提出仳离,6岁的儿子归她,张华净身出户。张华仳离后与我成婚,新家是我们向银行贷款供来的二室一厅。固然被不少人议论我的婚姻是偷来的婚姻,但我一点儿也不在乎,独一在乎的,是张华的爱。

  但是,婚姻中光有爱是不足的。假如把婚姻比作一条链子,那么,除了爱这一环,尚有亲情的一环。

  张华最亲密的亲人是他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婆婆。他18岁那年,怙恃仳离。婆婆为了供养张华,至今单身。无论在我与张华谈爱情照旧婚后,她一直不愿采取我。她但愿张华能和梅芝复合,给张华的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但张华最终选择与我成婚。为此,张华的母亲拒绝与我们同住,而是住在狭小的旧居里。

  “这个狐狸精,把我儿子好端端的一个家拆散,孙子也少来看我了,我是不会认她做儿媳的!”这是她对张华的一位亲戚说的,左传右传的,便传到了我的耳中。张华无奈地对我说:“可能,等妈气头过了,她会接管你的。”我笑笑。母子连心,张华说的也许对。

  可是,显然我和张华都太乐观了。每次我去看望婆婆,她老是对我不理不睬,让我颇为尴尬。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和张华买了水果去婆婆那儿,她正在厨房里忙活,张华便说想吃了晚饭才走,她斜睨我一眼,说她昨晚已打电话让梅芝带孙子过来吃晚饭,张华可以留下来用饭,但她不接待外人,尤其是抢人家老公的外人与她同桌用饭。

  我一听很是生气,但张华使劲冲我眨眼。我大白他的意思,无非是让我不要和婆婆谋略。可我的自尊心已大受冲击,便一言不发地分开了。厥后,每次张华要回家看婆婆,我都拒绝与他同去。一是我对婆婆的不满情绪仍未消退,二是我认为,再去自找尴尬就是弱智的行为。

  但张华却品评我做人干事不成熟。他总认为,婆婆是尊长,我是小辈,主人看待访客是不打笑脸人的,只要我每次主动向婆婆示好,做人圆滑一些,婆婆完全可以采取我。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