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家庭 > 询问作家 > 正文

那位家中猝死的湖北医生,去世前的那一晚仍在接听问诊电话

发现刘文雄发病后,妻子彭长仙哭着把儿子刘航喊醒,叫来了三伏潭镇卫生院的救护车和三名医护人员。抢救十几分钟后,他们宣布刘文雄系“急性心肌梗死”。 据三伏潭镇卫生院统

关键词:
发现刘文雄发病后,妻子彭长仙哭着把儿子刘航喊醒,叫来了三伏潭镇卫生院的救护车和三名医护人员。抢救十几分钟后,他们宣布刘文雄系“急性心肌梗死”。
 
据三伏潭镇卫生院统计,在去世前一个月里,刘文雄作为该院门诊部的内科医生,共接诊患者3181人,其间只休假过两天,另有一天因为胸疼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
2017年,刘文雄第一次气喘胸痛,院长开车把他送到市里的医院进行检查。由于患上心肌肥大的病症,干活多了,刘文雄就会胸口发闷。
 
今年春节前夕,冬春季节流感患者增多,再加上新冠疫情,三伏潭镇卫生院门诊量很大。刘文雄开始出现胸痛症状,彭长仙想让丈夫歇一歇,“他很倔,不想请假,生怕耽误一天。”
 
彭长仙说,1月30日,刘文雄因胸痛去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检查,“心电图、CT等都正常,但他回家后还是胸口疼。我们劝他休息两天,但他安慰我们没问题。他还说,医院很缺人,如果他休息了就没人看病了。”
 
彭长仙将丈夫的难受看在眼里,曾私下跟两个院长请假。院长去问刘文雄,但他不承认自己病了,“我都好,没事没事。”刘文雄答应家人,等疫情结束后再去好好做检查,但病情每况愈下。
 
“开始他只是时不时疼一下,后来一个晚上疼醒几次,但怕家人担心,他嘴上总说没事。”刘航记得,父亲去世前几天,一回家就躺在沙发上大口地喘气,脸色也不好。
 
刘文雄去世后,一篇名为“一路走好,刘文雄医生!”的文章在他生前的亲朋、患者间传开。在那篇文章里,三伏潭镇里认识他的人,都在留言里缅怀。彭长仙也是在这篇文章中,知道丈夫曾经自掏腰包给病人买药。
 
最后一名问诊患者,后悔打电话吵醒刘文雄
 
李志华是刘文雄接诊的最后一个病人。流鼻涕持续了八九天,感冒症状让李志华担心自己是否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2月12日22时,他给刘文雄打了电话,寻求心理安慰的同时,也想再了解些情况。此时刘文雄刚刚睡着,“他很耐心地问了我的病情,没有因为吵醒他而生气烦躁,还让我抽空去卫生院做一下检查。”
 
李志华是刘文雄的老病人,因为孩子咳嗽、发烧常去找他,两人由此熟悉了,“一家人一年得找他十几次。”李志华因做过胆结石切除术,时常腹泻,刘文雄挂电话前,还叮嘱他注意清淡饮食,忌辛辣,看书不能久坐,要多走动。
 
第二天,李志华在乡镇防疫群里看到刘文雄去世的消息,感到有些内疚,他责怪自己晚上打扰了刘文雄休息,“后来我总是想,如果那天晚上没给他打电话,他是不是就不会走了。”
 
总是响起的问诊电话,家人早就习以为常。刘航几乎每天都能听到父亲在家接听问诊电话,“晚上10点,早上6点都有,有时候人还没起床,电话就过来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