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妇联声音 > 正文

“惊悚女皇”的经历

高一那年,当同龄人都在老实上学,我开始强烈抨击中国教育制度的种种弊病。 强烈的抨击也遮盖不了我的心虚,其实我就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借口退学。 当时,我们家做生意一

关键词:
 高一那年,当同龄人都在老实上学,我开始强烈抨击中国教育制度的种种弊病。
    强烈的抨击也遮盖不了我的心虚,其实我就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借口退学。
    当时,我们家做生意一败涂地,连吃饭都成问题。为了我上学,年迈的外婆走到村中有钱人家中,呆坐在堂屋中央,艰难地开口借几百元学费。
    我坚决不想做那种让家人卖血供自己读书的有志青年。那样再光彩夺目再出息,也会让我无地自容。
    用非常大的借口,成就自己的小小私心,我成功退学,出去打工。
    记得我16岁一个人坐长途汽车从老家来到深圳,一路上晕车晕得恨不能从窗口跳出去,吐得奄奄一息,对大城市没有一点向往,只希望这一场旅途快点到头算了。
    当我提着一个大包,双脚踏在深圳的地面,头发上卡着外婆的大铁发夹,身上穿着自以为最漂亮的衣服,用人造革的鞋子走出第一步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个大城市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命运。
    它太大了,在立交桥边我找不到方向。
    我扛着包,沿路打听我的目的地,在公交车上闹笑话——不知道公交车上的IC卡是什么东西,自作聪明,有样学样地拿着农行卡在上面刷。
    当时我的目的地是一家度假村,在那里打工的表姐给我找了一份每个月600元的中餐服务员工作。
    收拾行李的时候,表姐很奇怪地问我:“出来打工,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书?”
    好吧,现在让我告诉你,不是因为我想改变命运,我压根也不敢想命运能靠书改变。我只是单纯又非常固执地喜欢看书罢了,如同你喜欢逛街,喜欢看电视,喜欢吃美食,都只是一个爱好。
    打工的苦,可以忽略不计,别人吃过的苦,我吃过,别人受过的气,我也受过。但是,只要我安静地坐在书的面前,全身心投入到书中,整个世界的苦难就和我毫无关系了。
    如同一个赌徒,不管家里怎么穷困潦倒,怎么负债累累,只要坐到赌桌上,就会进入那种物我两忘的境界,把整个世界丢到一旁。
    有时候加班到晚上九点钟,宿舍里大家都睡了,我不能开灯,只好偷偷跑到洗手间开灯看书。如果不看完那本书,我是睡不着觉的。
 
网络让我情感得以宣泄
    很多人听到我30岁不到就出了18本长篇小说,会说,真是太有天赋了。
    什么是天赋?在我开始写作之前,我花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在“看书”这个爱好上,这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再凭着这种狂热的爱好,我在开始写作的时候进入得很顺利。
    2000年,我接触了电脑,知道了网络也能发表文章给别人看。
    之前,我并没有写过什么东西,因为我身边打工的工友没有一个看书的,大家闲下来的时候就谈恋爱,或者打牌,我写东西也没有任何人会看,甚至会被人笑话有神经病。
    所以,我像一块已经吸饱了水的海绵,却没有地方可以挤出自己体内的情感。遇到网络,水有了去处。
    为了攻克电脑打字这个大关,根本没有电脑也没有钱参加打字培训的我,花五元钱购了一块假的纸皮键盘,每天就对那个纸片五指翻飞。有一段时间我苦练五笔到了着魔的地步,只要能看到的汉字我都会无意识地用手去敲。我看多了工友那种大吃一惊甚至是惧怕的表情。那时候度假村流传着一个段子:中餐厅有一个女服务员脑子有毛病,她的手有一点抽筋,每天都在那里弹。
    学会了打字,我就开始泡网吧。
    为什么我一定要把打字练到一分钟150字才肯罢手?不是因为看到了写作会给我的人生造成多大的影响,仅仅是因为我想省钱。
    当年的网吧多贵啊!一小时要四元。而我一个月才挣600元,还要寄回家支援家里的生活。我打字快就能省钱下来,我没有任何时间和别人在网上吵架、拍砖,甚至没有时间回别人给我文章的留言。
    为了能在网吧里省点钱,我拿着一个小本子,在上面写作,到了网吧里就是拼命打字,匆匆忙忙贴到论坛里,踩着时间下网,整个感觉像是有一个人拿着皮鞭在后面抽着我。有时走很远很远的路,去黑网吧上网,只要能省下几元钱,我就能多上一个小时。
    这样的日子,我过了近四年。
    如果是真的喜欢,也就谈不上什么牺牲,谈不上什么苦,更谈不上什么付出。所做的一切都心甘情愿,就算写作环境再差,网吧再吵,也影响不到我的心。
    我16岁出来打工,因为连高中文凭都没有,所以,一直都是做服务员、收银员、售货员这样的工作。
    最穷的时候,我得了甲亢。医生开了住院单给我,我一出医院就把住院单丢到垃圾桶里,自己购一本《怎么治甲亢》,按上面的方子给自己买药,把自己生生给治好了。
    最苦的日子,过年自个儿窝在宿舍里,一边在本子上写小说,一边把冷僵的脚放在热水袋上焐着。外面烟花灿烂,远处的食堂传来春晚的欢声笑语,我却只能沉在自己的世界里。
    那些艰难日子,我放弃很多娱乐,放弃了很多好玩的事情,吃了很多不为人知的苦,让很多人误会我是个怪人,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这件事情上。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但因为我很喜欢看书写字,所以,就这样一直坚持了八年。在我24岁的时候,终于被别人认可了。
 
 
这些恐怖小说都成了畅销书
 
终于写到世界看见了我
    我听多了身边人的冷言冷语,哪怕是我出了十多本书之后,我还是不习惯和别人说我是一个作者。因为,在我写作之初,太多人的表情不是不屑,而是慌张,因为认为我是神经病。
    我是苦力型作者,在别人看不到我努力的时候,我已经在努力了。一点点积累着自己的实力,终有一天,从量变到质变,别人看到了我。
    当时很多杂志会大量转载网络作品,却不给作者稿费。当我在杂志上看到自己的文章时,感觉很惊讶,把杂志合上,没有和任何人说,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但从此更用功地写。付出了双倍的努力后,真的有杂志编辑找上门来,约我写稿。我就想下功夫做到最好,免得别人失望,可能因为我长期在社会最底层不被认可,所以,对欣赏我的人,我总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豪情。
    为了写好杂志稿,我跑到图书馆里把期刊阅览室的所有杂志都看了一个透。每天下班骑车去图书馆,图书馆关门再骑回来。因为不是自己的杂志,遇到好的句子,好的创意,好的文章,只能抄下来,抄满了好几个大本子。
    整整半年多,一大屋子的杂志,真是看伤了我。到现在我看到杂志还有一点头晕就是那时留下的后遗症。
    我没有参加过高考,但我想我应该是付出了高考的热情来应付写杂志稿子这件事。
    当一个新人写手是很累人的,我经常半夜被编辑的电话从被窝里叫醒。
    编辑:“红娘子,帮忙啊,那个XX(往往是个大牌作者)又放我的鸽子,有一个栏目没交稿,明天就要排版了,你现在马上写,我明天早晨要。”
    于是,我就抱着被子,坐在电脑前,眯着眼睛赶稿子赶个通宵。
    这样的工作态度,让我有了很多的编辑好友,发稿也非常顺利,24岁本命年那年,我已经可以靠杂志稿费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头一本长篇小说《红缎》在网络连载之后反响很大,写完之后就有很多公司要签约。
    下面的事情就简单了。我每天就是很认真地写字,有了自己的电脑,自己的房子,自己的时间,习惯了写字,哪一天不写会感觉自己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干,心里空落落的。
    幸运的是,一路走来,有无数的读者,一直都喜欢我,关心我,跟着我。
    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我心里有一个梦,我写出来,你被我的梦所感动,我们能互相理解,互相支持,互相明白。
    接下来我每年都平均推出三到四本长篇小说。写作成了我的工作,我的事业,我生活的一部分。
    30岁的时候,看着自己书柜前放的几十本书,有的是简体,有的是繁体,有的是越南版本,看着书的封面各式各样的色彩,我想的是,如果可以穿越时空,我会站在那个扛着包,刚到深圳在公交车上用农业银行卡刷车票而出丑的女孩边上,给她递上一瓶可乐,帮她投入零钱,然后很欢快地和她说:“傻妞,不要难堪到脸红啦!你干得很不错,坚持下去,你的未来会很好的。”愿所有有梦想的人,未来都很好。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