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妇联声音 > 正文

招工指标还能寄放?录用手续齐全,她却没上一天班!24年过去了,她还在等

“24年来,老父亲为了我工作的事,不知道跑了多少趟。当年他才60多岁,现如今都80多了,还在为我的事操心。我自己一边在呼和浩特市打工,一边有机会就回来反映,尽管我的手续齐

关键词:
“24年来,老父亲为了我工作的事,不知道跑了多少趟。当年他才60多岁,现如今都80多了,还在为我的事操心。我自己一边在呼和浩特市打工,一边有机会就回来反映,尽管我的手续齐全,但旗政府就是没有任何说法。”站在街边的刘女士,头发被寒风吹的凌乱,眼神中透着无奈和绝望。
 
招工手续齐全 迟迟未能上班
 
刘女士今年45岁,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以下简称达旗)人。
 
24年前,刘女士的父亲在文革中打成现行反革命,被开除公职,遣返农村劳动改造了12年,身体致残,后平反。按照当时的国家政策,答应安排一个子女工作。
 
1997年7月3日,经达旗旗长办公会议研究同意,以“伊政劳人招[97] 110号”通知书,录用刘女士为国营合同制工人,工作单位为达旗广播电视台。
 
当年那份“通知书”的复印件上显示:“广播电视台:经审核,同意刘某某同志录用为你台合同制工人,请准予落户、供粮,支付工资。”落款是“伊盟劳动人事处”,落款时间是1997年7月3日。
 
 
“那几天,我填写了《招收合同制工人登记表》,由人事局和广播电视局负责人分别签字、盖章。我还到医院进行了体检,又缴纳了50元招工费,领取了内蒙古自治区劳动人事厅制作的《劳动手册》,编号为4363号。之后,广播电视局局长郭秉忠与我签订了《伊克昭盟国营企业劳动合同制工人劳动合同书》,一式三份,合同编号 5478号。还领取了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个人工资档案表。”刘女士回忆道。
 
 刘女士的父亲告诉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所有录用手续办妥后,我就去了达旗广播电视台,当时的台长郭秉忠对我说,现在人员超编的了,等等再说吧。这一等就等的没影儿了。24年了,我不知道跑了多少回了,就是没个结果。”
 
因为迟迟等不来上班的通知,为了生存,刘女士只好去临近的呼和浩特市打工,直至成家有了孩子。
 
要工作 结果永远在路上
 
时间来到2011年3月20日,刘女士向达旗旗委、政府写了一份“关于要求上班的申请”。当时的旗委书记让找分管人事的副旗长和正旗长,尽管这些领导都做了批示,但直到他们调走,事情也没有结果。
 
刘女士对记者说:“2020年10月9日,我又将申诉材料送到了达拉特旗人民政府,交给了分管人事的赵咏峰副旗长。随后,我又将材料送到了达旗人事局。10月28日,我给人事局局长夏东辉打电话,他说我的指标确实是人事局办的,指标真实、合法、有效。他让我找电视台写上班申请。11月2日,我把上班申请材料送到了达旗电视台。11月19日,我去了电视台,找到了郭小青台长,她说,她没有不同意上班的理由,人事局分来人,她们不可能不要。”
 
但直到现在,这件事就是没个结果。因为工作的事,刘女士常常整夜失眠,她的诉求就是要让达旗政府给一个说法。
 
赵咏峰副旗长答复记者:“下周抽空过问一下”
 
2021年5月20日,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来到了达拉特旗人民政府,在旗委宣传部的协调下,记者见到了旗融媒体中心的吴得胜副主任,他曾参加过旗政府的协调会。随后,他给记者看了手机上保存的郭秉忠老局长发他的一段情况说明,内容为:“我任旗广播局长期间,经旗领导电话指示,同意刘女士合同制指标寄放广电局,当时存在指标寄放一说,但不算正式安排。”
 
随后,记者电话采访了已经退休的郭秉忠老局长,他在电话中回复:“当年达旗劳动人事局有这种说法,就是孩子大了先弄个指标,再自己找单位,要是年底前找不下单位,这个指标就作废了,刘女士的父亲是寄放指标。我们单位是差额拨款,且人员超编,我就说那就寄放一下吧。后来,劳动人事局再没有发过文件,然后就没有消息了。”
 
针对郭秉忠的说法,刘女士说:“我们拿到的所有原始档案中,没有任何一页纸上提到‘寄放指标’四个字,我也去内蒙古劳动人事相关部门进行了政策咨询,答复称国家根本没有寄放指标这一说。当年,达旗人事局给办了全套上班的手续,包括最重要的‘录用合同制工人通知书’和‘招工登记表’等,也正是因为有这些手续,郭秉忠才与我签订了‘劳动合同书’,并签字盖章。2021年3月9日,我去鄂尔多斯市有关部门进行了政策查询,得到的答复是,只拿录用通知书和招工登记表就能上班了,当年上班的其他录用人员也只有这个手续。”
 
记者将刘女士的遭遇发给了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原新,他说:“我从未听说过指标寄放这个概念。”北京尚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塔拉在接受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来没有听说有“指标寄放”这个说法。记者在百度搜索也没有找到一条相关链接。
 
 
 
在一份2020年12月31日,达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给政府办的《关于刘女士信访案件情况说明》中,可以看到1997年7月刘女士被录用为达旗广播电视局合同制工人情况属实,而且录用手续齐全。时任领导郭秉忠也证实刘女士一直未到岗上班。
 
记者在达旗政府采访期间没有见到赵咏峰副旗长,5月21日下午,他给记者发来短信说:“下周我抽空过问一下。”
 
发稿前,刘女士告诉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她的事情还是没有任何进展。五月的达拉特旗依然寒冷,刘女士一遍遍地追问:是谁把我的工作弄丢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