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妇联声音 > 正文

追星App迎来强监管:明星排名取消 流量生意凉了

“明星超话和cp超话取消排名了!”27日,随着网信办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通知的发布,消息登上热搜同时,许多网友也在社交媒体发出支持的声音

关键词: 明星, 流量
“明星超话和cp超话取消排名了!”27日,随着网信办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通知的发布,消息登上热搜同时,许多网友也在社交媒体发出支持的声音。
 
  在一系列的强监管之下,以“唯流量论”为生的流量产业链也迎来终点。业内人士表示,在整改之下,部分追星App的商业利益或将受到较大影响,转型成为必然趋势,如何引导粉丝合理合法追星将成为转型关键。
 
  追星终于可以拒绝“内卷”
 
  每天打开社交媒体平台,关注“爱豆”在互联网上的动态、并及时“轮博”“控评”,是白领小雪(化名)此前的日常。她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混迹饭圈的粉丝们对流量明星的数据、代言销量,以及在各个榜单上的排名都尤其在意。“在某个榜单上拔得头筹,不仅是粉丝群体内心满足感的体现,同样也是商家寻找合作艺人时的考核标准之一。”
 
  小雪称,在加入明星的后援团或粉丝群后,便会有“粉头”,即话语权较大的粉丝时不时发布做数据的“任务”,而“Owhat”等第三方平台上也会有明星相关的集资链接。“有些人把它叫做存钱罐,就是靠粉丝充钱给明星做应援用。充钱后也会得到手幅等周边产品,作为回馈。当明星过生日或重大节点时,集资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也是常见的。”
 
  这些被部分粉丝看作“日常操作”的现象目前已迎来强监管。6月,中央网信办决定开展“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重点打击5类饭圈乱象行为,其中包括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投票打榜等行为。
 
  8月27日,网信办在通知中明确提出取消所有涉明星艺人个人或组合的排行榜单。此外,要求不得设置诱导粉丝打榜的相关功能、不得对粉丝个人购买产品的数量或金额进行排行、严禁未成年人打赏及应援消费等。
 
  “看到取消排名的消息松了一口气。”小雪坦言,虽然追星是出于自己的喜爱,但有时饭圈内的“潜规则”也令人无奈。“比如看到自家排名降低了,心里会不由得生出些怨气来,甚至还会引发群体之间的骂战。现在可以更佛系、更轻松地追星。”
 
  在社交媒体上,取消明星排名的消息获得了绝大部分网友们的支持。许多明星粉丝留言称,终于可以拒绝“内卷”,好好追星了。
 
  CHeNxz1005:谁说粉丝愿意打榜了,如果一开始就没有榜,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整治整治,应该从源头整治,改善风气。
 
  米兰的小小球童:这样也可以啊,可以快乐地追星了。
 
  揽月赠予幂:终于不用控评、不用做数据、不用担心排名、不用担心内卷了,终于能做个快乐的追星女了!
 
  晓晓棒棒球糖:说实话做空瓶、打榜、做数据真的需要很多时间。几年前很积极的做过,真的忙不过来,也放弃了,开始佛系追星。不做数据并不代表不喜欢,不爱了,只想安安静静在背后支持着自己喜欢的明星艺人,不错过他所唱的歌,演的剧就好了。
 
  这些追星App下架
 
  对于数据、排名、销量等明星“业绩”的过度执着,已成为饭圈长久以来的痛点。
 
  2018年,一条明星的微博转发数据过亿一事引发舆论对流量造假的关注。人民日报官微评论称:“‘一亿转发量’,你们也真敢刷!”文章称,粉丝文化现象已成为拉动娱乐产业爆发的重要推动力。然而,利益的介入让粉丝文化更易滋生乱象。
 
 
微博截图
 
  随着话题发酵,其幕后推手“星援APP”也浮出水面。2019年,以刷流量为主要功能的星援App被查,据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决书,星援App开发者蔡坤苗有偿为他人提供转发微博博文及自动批量转发微博博文的功能,因提供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一审获刑五年。至案发时,该软件已有用户使用19万余个控制端微博账号登录,蔡坤苗获取充值金额人民币600余万元。
 
  不久前,相关部门公布了整治不良粉丝文化工作进展,目前已累计清理负面有害信息15万余条,处置违规账号4000余个,关闭问题群组1300余个,解散不良话题814个,拦截下架涉嫌集资引流的小程序39款。
 
  为集资、制造流量提供渠道和工具的第三方平台也被整治。近日,多款用户数较高的追星类App被集中下架,其中包括“超级星饭团”“魔饭生pro”“桃叭”“Owhat”等,当天相关话题登上热搜榜。网信办27日的通知中称,将持续排查处置提供投票打榜、应援集资的境外网站。
 
  虽然已不能被下载,但部分App仍在正常运营,并针对整改内容进行一定调整。例如桃叭App关闭经费众筹、应援资源、二手周边的交易通道,“Owhat”从8月初起限制未成年人消费等。
 
  28日,中新经纬客户端在桃叭App刷新版本后发现,App内的板块已改为“社区”“公益”“集市”等,其中“集市”内包含自定制周边产品,如贴纸、立牌、手幅等,以及明星同款服饰等商品。此外,App内的“风控中心”公示了被投诉或存在问题的异常商家名单。
 
  同时,中新经纬客户端在Owhat平台发现,用户注册时可自行填入生日,当注册为未成年时将无法购买商品,并弹出“未满18岁无法进行消费”的提示;而将生日填写为成年人则可以购买明星周边等商品,在购买时只要勾选“我已阅读并同意《Owhat未成年提醒协议》”即可。
 
  中新经纬客户端就平台销售明星周边的相关问题向Owhat和桃叭以邮件形式发送采访提纲,截至目前未获得Owhat回复,桃叭工作人员称工作日将回应。
 
  另据媒体报道,“一直娱”App中虽然提示不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务,未成年人需在征得监护人同意的前提下使用平台服务,然而在用户注册为未成年人的情况下,依然可顺利下单购买服务,平台虽要求签署未成年人服务协议,但并未做任何实质性拦截。
 
  此外,以签到排名为主要内容的平台也陆续被监管关注。以“寻艺”App为例,28日中新经纬客户端下载该应用后发现,应用首页仍为各明星的排名榜单,分为签到榜、指数榜、带货排名等。同日,有网友发现寻艺小程序因违规已暂停服务。
 
 
  “合理合法追星成平台转型关键”
 
  对于目前的饭圈生态,中国传媒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金雪涛表示,进入信息多向传输与互动时代,粉丝从原来单纯的消费者,转变为既是消费者又是生产者,并且创造了可资本化的流量和数据;这些流量成为了经纪公司、品牌方、刷量机构等商业利益的依托。
 
  金雪涛认为,取消明星艺人排名有利于从源头治理流量和数据作假,以及不理智打榜、高额消费等乱象,这意味着建立明星艺人科学评价体系的开始。希望可以通过更多的技术手段,媒体规制措施以及文娱行业自律行为使饭圈更好发展。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此前互联网上的各类明星榜单,以及衍生出的粉丝投票、充值等制造流量的方式,均属于不太理性的追星行为。“部分企业利用粉丝对于明星的狂热情绪,用‘做数据’的形式消耗粉丝热情,目的是制造流量。在此过程中,第三方App承担着数据支撑,甚至吸引制造并放大数据的作用,事实上起到的是负面作用,缺乏正确导向。”
 
  江瀚认为,此次取消明星排名等整顿措施,将对追星市场进行全面规范。一方面,市场需要更加清朗的环境;对于第三方App来说,其商业利益或将受到较大影响,而转型则成为了必然趋势。而对于整个产业链来说,应有相关政策进行更细致、更有针对性的整顿,来明确产业链发展的方向。
 
  “如何能够合理合法地追星,这将是转型的关键所在。”江瀚表示,部分第三方平台或将向更加常规化的内容转型,如明星咨询分享、社群讨论等;如果仍采用此前的商业模式,那么必然会被市场淘汰出局。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