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关注 > 正文

老外要吃西餐,产妇要喝鱼汤…上海集中隔离点里的跌宕起伏

“点长”,是个什么“长”?这不是个官职,只是个临时性称谓——疫情防控期间,集中医学观察点的总负责人,叫“点长”。 “点长”大多是临危受命、紧急披挂上阵,要做的事情

关键词:
“点长”,是个什么“长”?这不是个官职,只是个临时性称谓——疫情防控期间,集中医学观察点的总负责人,叫“点长”。
 
“点长”大多是临危受命、紧急披挂上阵,要做的事情很多:收人、登记、建群、服务,甚至还包括嘘寒问暖和心理疏导。在集中医学观察点,形形色色的人有千差万别的需求,可能会出现各种稀奇古怪的状况,这些都需要“点长”去协调搞定。
 
青浦区外青松公路7188号,凯博休闲农庄,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青浦区建立的第一个集中医学观察点,“点长”叫倪春芳,是夏阳街道平安办的一名工作人员,1月26日走马上任“点长”。
 
两个月来,倪春芳做了不少事,也经历了不少事。3月19日上午,倪春芳见缝插针,和记者侃起了这段时间以来作为“点长”的亲身经历。
 
为了叙述方便,以下均用倪春芳的第一人称来讲述。
 
想尽办法让无辜小伙尽早离开
 
我是1月26日到凯博农庄开始工作的。第一天的集中隔离人员收置工作,就让我忙坏了。
 
那是一个暴雨天,刚开始收置的人员基本都是这个情况:在高速道口因开着鄂牌车而被拦下,然后就被送到了集中隔离点。点位上又忙又乱,很多被送来的人都是一脸懵的状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登记信息?为什么要集中隔离?很多人不知道。
 
等到基本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之后,很多人就不愿意了:有的不想登记信息,有的想偷偷溜掉,有的说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换洗衣物都没有、手机充电器也没带,14天怎么过?起码要回家拿点衣服再来……这些都增加了我们当天的工作量,我们就一个个排摸、一个个劝慰,争取理解和配合。
 
我记得很清楚,当天一共收了64个人,庄子里停满了各种车。凯博农庄有45个标间、90张床,这批集中隔离人员一下子把所有床位都占满了,我们就联系协调,把收置不了的人员安排到附近的一个快捷酒店去。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