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关注 > 正文

飞不动的鸟,只能困守牢笼?

陈妍早年父母离异,随母与继父一起生活,后来有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虽然继父尽量对两个孩子一视同仁,陈妍还是感到这个家庭并不属于自己。她学习成绩突出,轻松考入北京一

关键词:

陈妍早年父母离异,随母与继父一起生活,后来有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虽然继父尽量对两个孩子一视同仁,陈妍还是感到这个家庭并不属于自己。她学习成绩突出,轻松考入北京一所名牌师大后,更觉得“家”和自己关系不大了。
毕业考上研究生,陈妍不再跟家要钱,利用专业特长找活干,具体说,是给书商写稿“攒书”。陈妍做事认真,不肯抄袭拼凑,使尽全力,挣的钱也刚够维持生活。
和文化公司老板齐军就是通过“攒书”认识。那是一套中小学生课外读物,陈妍负责撰写其中一本。她交稿比别人晚,齐军特地与她面谈,意欲压她稿酬。陈妍不服,顶撞道:“只讲速度不讲质量是误人子弟,也砸你的牌子。”齐军笑起来:“有个性,我看看你的质量再说。”
齐军亲自通读了整套书稿,做出一个令陈妍意外又惊喜的决定:让她担任丛书执行主编,将所有稿子修订一遍。
与此同时,齐军对陈妍展开了热烈追求。
齐军34岁了,而且只是本科,但他相貌堂堂,事业有成,不缺成熟男人的魅力,公司里一些小妞都喜欢冲他发嗲。齐军却只关注陈妍一人,今天送花明天请吃饭,确实解除了寒窗寂寞。陈妍对齐军说,自己要读博,婚姻暂时无法考虑。想不到齐军一口答应:“上到博士后也随你,我供你读,等着你毕业。”
齐军在陈妍学校附近租了一套公寓房,两人同居了。
论文完成时,陈妍身体出现异常。一检查,怀孕。陈妍当即想做掉,齐军却将她劝回了家,进门就跪倒在她面前。齐军泪光闪闪:“我快错过最佳生育期了,我爷爷这边,三代就我一个男丁,我不能没孩子啊,等生了你再上学行不?求你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齐军都这样了,陈妍还能说什么?
齐军父母火速筹办婚礼。准儿媳高学历,又给他们怀上了后代,父母的兴奋溢于言表。新房早就预备齐全,和齐军父母在同一栋楼的楼上楼下。
顶着妊娠反应,陈妍通过了论文答辩。之后在家养胎,吃饭是去婆家。
 
里外受气,逃离“老板”老公
公婆把陈妍当成了大熊猫,公公跑跑颠颠采购,婆婆变着法子给她做美食。
可陈妍并不舒畅。婆婆抬腿就来,自带着钥匙,什么事都管,不许陈妍看书,开电脑,说是防辐射,床单该换哪条都不由陈妍做主。
陈妍无数次想和婆婆交流,却克制着没说,这时她已了解到,齐军两个舅舅都在教育系统任职,齐军做教辅书籍,发行是借力于舅舅。婆婆强势,自有原因。
陈妍给公婆生了个大胖孙子,举家欢腾。月子期间,婆婆干脆搬来住,还雇了高级月嫂,把母子俩照顾得无微不至。月子结束,婆婆仍然大半时间泡在陈妍家看孙子,陈妍更是事事都得听她管辖,几乎窒息。 
忍到孩子满周岁,陈妍坚决要出去上班。公婆无异议,他们巴不得将孙子抱回自己跟前。齐军便让陈妍去他公司任“总策划”。
策划出版图书,陈妍有兴趣,她一大帮师弟师妹也是现成的作者资源。但干了一段,陈妍发现,齐军作为“老板”,极难沟通,独断专行,她的意见根本不算数。而且稿费上死抠,还经常拖欠,害陈妍在师弟师妹面前信誉扫地,朋友都做不成了。
陈妍另一个不满是,她工资不走公司财务,齐军按月给她发2000元,并且再未调整,让陈妍很没有成就感。她问齐军:“大专生都比我高,我被你当廉价劳动力?” 齐军哈哈一乐:“一家子,真给你发工资,那不成公事公办了,这就是个零花钱。”
陈妍想想也对,他们夫妻吃饭免费,孩子不用她养,按零花钱,2000元也不能说少。
后面出现的情况让陈妍更难接受。在公司,齐军是老板她是员工,齐军说一不二,为维护齐军权威,陈妍逆来顺受。渐渐齐军在家也态度生硬,说话像在给她下指令,稍有争执,他就发老板脾气。
陈妍多次提醒他注意角色,齐军也承认自己会犯迷糊,但行为并无改善,反说,自己压力太大,陈妍作为老婆,应比作为员工更能包容。
陈妍感到,不把角色彻底分清楚,自己里外都得受齐军的气。又一次大吵之后,陈妍没告知齐军,从网上联系一家在招聘的文化公司。凭她学位,对方简单面试一下就聘上了,吃亏的是她,虽在齐军公司三年,却非正式员工,从业资格空白,只能从“试用”干起。
地位收入和年龄资历不对称,齐军对陈妍冷嘲热讽,陈妍回击,起码比在你手下工资高。                      
她始料不及的,是公司不诚信,六个月试用期满就将她开了,只好再找单位。始终没有满意的。
 
一声轻笑,发现自己进退维谷
陈妍在齐军公司,夫妻俩常同出同进,应酬她也时有参与。两人各行其是后,齐军忙碌,在家时间少,她却下了班就得回去面对公婆。孩子公公接送,婆婆带,做饭的差事,陈妍躲不开。
齐军俩舅舅各有一个孙子孙女,和陈妍儿子年纪相仿,婆婆动不动将俩孩子接来,在家连吃带住。老老小小,众口难调,陈妍天天当厨娘,不胜其烦,想起自己本是读书种子,更觉委屈。
她萌生搬离婆家的念头。自从她另找工作,不好在婆家白吃,经她要求,齐军每月给她3000元,她再交给婆婆当一家三口的生活费。齐军开公司多年,陈妍估计买房对他是小菜。齐军却说,大两居还不够你住?生意不好做,公司的钱都投入流动,说句露怯的话,10万现金我都拿不出。
齐军说生意不好,实际上他越来越忙,出差不断。
今年元旦前夕,齐军去了济南。有天陈妍想问候下,他手机横竖无人接听。陈妍担心不已,拨个没完。直到晚上12点多,总算打通,齐军心不在焉地说,白天出去,手机忘到宾馆了。这时,陈妍忽听到边上有女子轻笑一声。
她没当场追问,问了齐军也不会说实话。事后,陈妍约齐军公司一个老同事喝茶,直言打探,对方与她关系不错,告诉她,齐总去外地,都带美女员工同行,人不固定,元旦前这次,带的是他新聘的助理。
陈妍以为证据在握,质问齐军:“在济南,为何半夜房内有女人?”齐军磕巴都不打:“半夜怎么啦,有业务商量,彻夜长谈也不奇怪。”陈妍气昏头:“你别告诉我,去外地必带美女,都是为了业务。” 齐军说:“还真是这么回事,我一糙老爷们跑生意,你以为别人多待见?缺了美女谁给我公关?”
陈妍看不出他是厚颜无耻,还是理直气壮?
她对这个男人心灰意冷,自己嫁给他,丢了事业,沦落成旧时小媳妇,家务缠身,被婆婆呼来唤去。而齐军身为丈夫,给过她多少关爱和体贴?
认真考虑分手,陈妍才意识到,经济上,自己太马大哈,住房是公婆的,齐军资产全在公司,她一点都不掌握。儿子呢,公婆肯定不容她抚养,儿子也不会跟她。走出婚姻,自己什么都不剩了。
 
友情会诊
打理婚姻有弱项,留在婚内更主动
嘉宾女(公司职员): 婚姻的主要问题在哪里,陈妍似未搞清。婆家挤压自己个性空间,要调整与公婆的相处。夫妻关系不良,要从双方角度找原因。老公对自己缺少关爱,是婚后一贯如此,还是逐渐发生变化?他公司财务不公开透明,则和陈妍不闻不问有关,给他打工三年,稍微留点心,也不至于门都摸不着。陈妍比较书生意气,很可爱,但用来打理婚姻,就是弱项了。
    嘉宾男(软件工程师):财权旁落,不可轻言离婚。老公花心是真,你走了正好给他腾路。他仅是小不检点,大动干戈净身出户不值当。儿子年幼,尽管形式上由婆家“垄断”,有无生母在身边,对于孩子绝对不一样。当务之急是了解老公经营状况。重返他公司大概难,但可向前同事打听,只要有心,零散信息也能整合成线索。不行找律师,调查取证,让律师帮助进行。留在婚内才有主动权,权利必须自己善于使用、维护。
嘉宾女(自由职业):婚姻不如意,事业搁浅,理解女人的苦闷。但对陈妍怨气冲天严重不赞成。婆婆有“毛病”,她不自知,陈妍心中不满口中无言,婆婆永远不可能修正。为婚姻失去很多,老公的作用只是诱惑误导,被诱惑被误导,责任在己,你不放弃,谁能强迫?夫妻感情冷化,陈妍的怨气,是否也是因素?老公问题出在人品,还是真的经营困难,妻子竟一无所知,陈妍对自己的情感质量和沟通能力是应反思的。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