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关注 > 正文

幸福的钥匙不是婚姻

70后”作家群代表人物之一,小说与散文见于《人民文学》《十月》《小说月报》等刊,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出版专集《雨水正白》《未有期》《蓝》《随纸航行》《叠印》等。

关键词:

70后”作家群代表人物之一,小说与散文见于《人民文学》《十月》《小说月报》等刊,收录多种年度选本及排行榜。出版专集《雨水正白》《未有期》《蓝》《随纸航行》《叠印》等。
   幸福和结不结婚没关系
    不少年轻女子有痛经史的,往往会被医生告知,婚后就好了!这其中的医学道理不得而知,应与内分泌变化有关。
    但婚姻并不包治百病,不仅不包,还可能“包致百病”,如果婚前不幸福,婚后也往往无法幸福,如果你跟这个男人不幸福,那么,跟其他男人也未见得幸福。说直接些吧,幸福和结不结婚没关系,甚至跟你嫁给谁也没多大关系。
    环顾四周,过得最自在的女人,往往并不是那些看似嫁得好的。
    我有个女同学,属姿色一颗星的那种,当年我们以不谙世事的浅薄为她的幸福担着忧。谁想她婚后过得挺好,丈夫是位本分的公务员,某次同学聚会,大伙都发现她漂亮了不少!当了母亲后的滋润调和了之前外形的“糙”,与她自身性情里的敦良揉和一起,焕发出光泽。
    另个女同学,姿色五颗星,却命途多舛,结了,离了,又结,又离。两任前夫“条件”都不错,但就是没过下去。如是反复,五颗星损耗到三颗星以下。是个很伶俐的女人,看去一切胜劵在握,谁想命运如此?
    聚会时,当年的“五颗星”一身名牌,但谁都看出名牌背后暗藏的憔悴。那位“一颗星”女生,过着“经济适用型”人生,却不影响她的幸福度。她对一切都挺满意,工作、丈夫,包括坦然自己外形的“糙”,她常自我调侃——有次她告诉我,“你说我妈可气不,上街回来,很高兴地告诉我,‘我今儿碰着一个比你还难看的姑娘!’”
    我俩大笑起来,“一颗星”就是这样超越她的“糙”,发散另一种魅力的。曾经,我是多么羡慕“五颗星”啊!青春时代,我认为像她这样俏丽的女人不消说,幸福会一直尾随。后来,才发现,拉动幸福指数的根本不是外貌这些肉眼可视物,它们是另些隐形的,要去感受的东西,比如性情、人格。
 
别把幸福砝码押在一种角色上
    我曾主持一个情感专栏,每期收到若干邮件,主题多是怨与惑。有些女人,她们似乎总是遇人不淑,无论婚前婚后,备受侮辱与损害的命运从未改变。
    她们的遭遇常让我想到宇宙学中的“暗物质”:那些不发射任何光及电磁辐射的物质,它无法直接观测,却能干扰星体发出的光波或引力。
   而女人的这些“暗物质”大概与某些性格相关。比如,在一段关系中,总属于失败或弱势角色,也许她们自己都不觉察这点,以为自己正拼命奔向幸福,其实是用实际行动远拒幸福于千里之外。
   一直以来,我们习惯了追求具象的“幸福”,包括“嫁得好”。一旦择定伴侣,女人们寄予了太多期待:他要为我今后的幸福负责!若今后过得不够舒心,那都是他造成的,是他败坏了我的幸福。
    一位女友曾因“嫁得不好”(前夫外遇)离异。她不因往事伤人而扮演怨妇,也不因洞悉人性而生出厌弃。独自掮起三口之家(母亲与儿子),行云流水地生活。约会,恋爱,并不以婚姻为目的诉求,“一张纸能保证什么呢”,比起婚书带来的安全感,她更信任自己。
    胡因梦用了很多年来摆脱 “李敖前妻”这个标签,她说,“男人大多阻于面子和竞争,女人则阻于情感的依赖性和匮乏感。如不戒掉爱情的毒瘾,那她内心就始终是个小婴儿,不能自给自足,更难以焕发出内在的生命能量来。”
    婚恋关系只是众多社会关系中的一种,一个女人也不止“妻子”这一种身份。当把幸福砝码全押在这一角色上,风险可想而知。
    如果足够自洽,什么境遇都能活得兴兴头头。幸福有时不过是——“干卿底事”!碰上一个什么样的人固然重要,更关键的,你是个怎样的人?你会将一段关系带往哪里?是去向开往春天的地铁还是带进沟里?
    你与幸福的关系究竟有多亲密,取决于你与自己有多亲密,一个与自我亲密的人,无论身处何境,总能自得其乐。一个与自我疏离的人,即使拥有令他人“羡慕妒忌恨”的许多,亦是不满足——在不满足的背后,是一个始终未真正接纳的自我。
    只有建立出内在的价值感和独立性,幸福与你之间才有磁场。幸或不幸可以有一万种解读,但拥有自我和幸福感,才是打开幸福之门的唯一通关密匙。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