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法律帮助 > 法律咨询 > 正文

间谍软件,真能防止出轨吗?

丈夫有没有对别的异性说情话、他偷偷删掉的短信到底写了些什么……这是防出轨软件的宣传。一些妻子购买软件植入丈夫的手机,却不知背后隐藏着很大的风险。 “你想知道他的通

关键词:

丈夫有没有对别的异性说情话、他偷偷删掉的短信到底写了些什么……这是防出轨软件的宣传。一些妻子购买软件植入丈夫的手机,却不知背后隐藏着很大的风险。
 
“你想知道他的通话内容吗?怎么查他删掉的短信内容?我们可以帮你随时了解他手机的动向……”在网络上看到这种广告,有些人一笑了之,有些人却动了心。四川成都的郁梅看到这个广告,觉得找到了一个把婚姻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方法。
 
担心丈夫出轨,购买间谍软件
 
郁梅和丈夫周山结婚已三年,她觉得生活越来越平淡。周山是做销售的,刚结婚时,不管多忙都会早早回家,和郁梅一起做饭、聊天、看电视剧。如今他却常常因为加班在外面吃晚饭,回到家也很少说话,总是拿着手机不放。
 
有几次,周山在郁梅的强烈要求下,陪她看电视。可实际上只是坐在她身边,注意力依然在手机上。她很好奇周山都用手机做什么,周山每次都回答说是谈工作上的事。她再深入询问,周山会显得很不耐烦,敷衍着不回答。
 
郁梅很想改变这种状态,在网上搜索“丈夫天天看手机怎么办?”结果,搜出来很多结果都和出轨有关。有的文章甚至说,这是出轨的表现和前奏,她越看越纠结。她当然不希望丈夫看手机是因为出轨,却又害怕真有这种可能。
 
于是,郁梅又在网上搜索“如何防止丈夫出轨?”很快,就注意到了防出轨软件的广告。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她点击进去,加了客服的QQ询问情况。了解到她的情况,客服说很多妻子都会使用防出轨软件,就像在丈夫的手机里放了个间谍,能随时掌握丈夫的动向。
 
“这样做犯法吗?”郁梅有些担心地问。客服说,郁梅和丈夫是夫妻关系,她对丈夫的情况享有知情权,这是她的权利。如果通过软件发现了丈夫出轨的相关内容,将来她要离婚也可以作为证据,维护自己的权利。
 
客服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郁梅放了心。她了解到软件有很多功能,不同功能对应不同价位。查看短信300元,定位机主位置300元,了解通话内容900元。经过讨价还价,她花1500元购买了具有看短信、照片、定位、录制通话语音功能的软件。
 
郁梅找了个机会,把软件安装在丈夫的手机里。在客服的指导下,她对软件进行了设置。当天晚上,她的邮箱就收到了防出轨软件自动发送的文件,短信、照片、定位、通话录音一应俱全。
 
郁梅很认真地查看短信和通话录音,发现大部分都是丈夫和别人谈工作上的事,但有几个和丈夫联系的异性却引起了她的注意。丈夫和她们联系时,语气总是充满挑逗和暧昧,让郁梅有些不满意。
 
暧昧红颜知己,婚姻走到尽头
 
此后,郁梅每天都查看防出轨软件发来的文件,会特别留意丈夫和几位异性联系的内容。在和这些异性的短信里,丈夫经常称呼她们“宝贝”。有时,丈夫会在通话里抱怨郁梅“毫无生趣”,称对方是自己的“红颜知己”。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郁梅并没有发现丈夫出轨的证据,但丈夫和几位异性暧昧不清的联系,却让她越听越生气。尤其是面对丈夫时,那些短信、通话总在她脑海中盘旋,让她如鲠在喉。
 
2014年6月,郁梅再也无法忍耐,提醒周山都已经结婚了,就不要再和别的异性玩暧昧。周山非常吃惊,极力否认,说她胡乱猜测。她干脆把收到的录音放给周山听,让他无从狡辩。
 
周山的反应非常激烈,指责郁梅窥探自己的隐私。郁梅反驳说,夫妻之间没有隐私,她有知情权。周山说郁梅使用的是非法软件,要承担法律责任。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可开交。
 
第二天,周山就找朋友帮忙,卸载了隐藏在手机里的防出轨软件。之后,郁梅再没有收到防出轨软件发来的文件,实际上她也不愿意再了解周山的情况。两人谁也不理睬谁,陷入了冷战。
 
过了一段时间,周山想到防出轨软件窃取的,不仅仅是他和几名异性联系的内容,还有很多工作上的往来,有些是商业机密。他担心万一泄露出去,可能会产生不好的影响。于是,他拨打了报警电话。当天晚上,警方就来到周山家里了解情况。
 
看到警方都出面了,郁梅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一五一十地讲述了自己如何找到防出轨软件,并购买使用的整个过程。警方进行了记录,从郁梅的QQ里提取了部分内容,还对夫妻之间的矛盾进行了调解。
 
遗憾的是,郁梅和周山都对这件事耿耿于怀,无法谅解对方。周山不明白自己并没有出轨,郁梅却对他充满不信任。郁梅也不明白,周山为什么可以在结婚后,还能和多名异性关系暧昧。几个月后,两人选择了离婚。
 
隐私上传云端,毫无安全可言
 
在接到周山报警的同时,警方还收集了很多关于防出轨软件的线索,经过侦查发现了一个以出售防出轨软件牟利的科技公司。2014年底,警方以涉嫌提供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逮捕了这家科技公司的三名骨干。
 
这家科技公司的老板邹远新,以前在一家商业服务软件公司做销售。他偶然接触到手机监控软件,觉得很有意思,就偷偷推销给客户,想私下赚点钱。谁知他还没做成生意,就被人举报丢了饭碗。
 
邹远新并没有得到教训,干脆研究起了手机监控软件。他找到能开发类似软件的程序员廖群超,以及出租后台服务器的翟羽。三个人商议后,由廖群超负责组织人进行软件开发调试,翟羽提供服务器和后期维护,邹远新负责在网络上销售,按比例分享收入。
 
邹远新把监控软件定位为防出轨,想以此减少被举报的风险。截至案发时,他已经通过网络出售给了四百多人,获利近10万元。2015年9月,成都双流区法院以提供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判处廖群超、翟羽、邹远新一年到三年不等有期徒刑。
 
公安机关技术科在侦查时发现,防出轨软件的原理很简单,就和人们使用手机时,把照片等内容备份到云端相似。只不过,防出轨软件隐藏在手机里,未经使用人允许,会自动把短信、位置、通话录音等全部上传到云端,再通过云端发送到指定邮箱。
 
正规公司会对云端进行多重加密,防止里面的内容泄露。邹远新等人用来提供云端服务的系统,只进行了最简单的加密,很容易被破解。正规公司的云端都有可能存在泄密的风险,邹远新的云端可以说毫无安全可言。
 
成都市检察院的检察官提醒说,很多购买防出轨软件的人,是为了监控配偶的手机,但却不知道手机里的内容,全部上传到了没有安全保障的云端,很容易泄露出去。如果泄露造成了严重的后果,购买防出轨软件的人,也可能会承担法律责任。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