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法律帮助 > 法律咨询 > 正文

起底“荐股”骗局:老师、学员都是假的,只有你是“真韭菜”

传销、电诈、P2P、理财……面对形形色色的推销电话、广告、骗局,这些包装着“发财”外衣的骗局,成为掠夺老百姓财富的收割机、绞肉机,同时夹杂着买卖个人信息、诈骗、非法经

关键词:
传销、电诈、P2P、理财……面对形形色色的推销电话、广告、骗局,这些包装着“发财”外衣的骗局,成为掠夺老百姓财富的收割机、绞肉机,同时夹杂着买卖个人信息、诈骗、非法经营、帮信等违法犯罪活动,成为普遍社会问题,影响民众安全感。
 
这些骗局的真相如何?骗局是如何运作的?公安侦查部门如何各个环节逐个击破?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深入采访反诈民警并梳理相关案例,推出起底“荐股”骗局系列报道,从受害人被“引流”至诈骗平台,骗子引导受害人转账“入金”,再到非法电诈App背后的“黑洞”三个层面,全面揭开电信诈骗背后的骗局全过程,探寻打击治理电信诈骗的新思路。
 
“先生,我是XX证券,推荐一只股票……”
 
“女士,这里有老师直播,精准选股……”
 
很多人都会接到类似不知来路的荐股、炒股、炒期货的营销电话,当你接到这类电话,是直接无视,还是按捺不住一颗发财的心,想进一步深入了解?
 
在长沙市公安局反诈民警赵照看来,这类营销电话多数是一场荐股骗局。骗局的设计者,首先会实施第一步——先筛选出对投资理财感兴趣的人。如果你和他们加微信,接下来你会被推送给第二波骗子,拉群进行洗脑。在他们伪装的QQ、微信荐股群里,所谓的“导师”“学员”都是托儿,炒股软件也是假,只有你是“真韭菜”。
 
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内的反电诈中心。
今年2月1日,国家反诈中心公布十大高发诈骗类型,其中,“荐股”类骗局,与公众耳熟能详的网络贷款、网络刷单、“杀猪盘”、冒充客服退款、冒充“公检法”等骗局一道,名列其中。今年3月,深圳警方通报查处涉案金额高达27亿元的大连华讯案,震动一时。这家新三板上市公司,包含董事长在内的147人均被采取强制措施。警方通报显示,这是一个专业的荐股诈骗团伙。
 
深陷骗局的股民是如何在无意识中被骗的?谁能想到,诈骗分子精心设计的话术、步骤,具体到了标点符号吗?澎湃新闻将在此篇中详解该类骗局的前端:引流。
 
“骗子不是只有一个团伙。你能想到的每一个环节,都专门有人干这事。”
 
——反诈民警赵照
 
真相:老师、学员都是假的,只有你是“真韭菜”
 
“他连续给他转帐7次,7次啊,我拦都拦不住。”6月23日下午,忙碌的长沙市反电诈中心,一个值班民警取下耳机,向旁边的同事说起刚才介入的这起电诈案,痛心疾首。
 
“他还是不信吗?”同事问。面对受害人被骗的警情,反诈民警们经常需要彼此安慰。
 
相似的骗局每天都在发生。
 
长沙市民王先生,1月21日被网友拉进一个名叫“股赢天下”的微信群。看到群友们都跟着“导师”炒虚拟货币赚了好多钱,王先生观察几日后,添加了群里助理老师的微信,并下载一个名叫“大智慧机构通道”的App。
 
在这个平台,王先生快速尝到甜头,他按照“导师”的指引不断加大投入,账户余额也显示他处于高额盈利状态。但一周后,王先生尝试提现却发现账户已被冻结,联系平台客服,称要继续缴纳50万元解冻费。此时,王先生已经损失150万元。
 
长沙天心区朱女士,2020年12月加入一个炒股微信群后,被群里的“炒股老师”、“助理”和100多个学员引诱,得到“专家”一对一指导,下载了对方推荐的炒股App,陆续投入300多万元,并一直显示为盈利。朱女士的女儿提醒她这个炒股App可能是假的,朱女士从平台提现失败,恍然大悟,随后报警。
 
今年1至5月,全国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11.4万起,打掉犯罪团伙1.4万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5.4万名,同比分别上升60.4%、80.6%和146.5%。成功劝阻771万名群众免于受骗,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991亿元。
 
长沙市反诈中心曾发布一组数据:今年1月,长沙共发生虚假投资平台诈骗案件454起,涉案金额高达6200万元,其中涉案金额达50万元的警情有10余起。这意味着,在长沙,1月份平均每天就有15起类似的“荐股”骗局。而长沙还不算是最高发的城市。
 
整个2020年,长沙市共立电诈案件16937起。长沙每100起刑事案件中,电诈案件就超过36起。电诈案中,损失在50万元以上的案件有270起,其中“杀猪盘”诈骗占一半;虚假平台投资诈骗案,占比三成。
 
“现在传统犯罪的案发率已经很低了,有些城市甚至是零发案率。犯罪分子都‘弃毒从骗’,‘弃盗从骗’了。”从业十年的长沙市公安局反电诈中心民警赵照说。
 
为什么在近年来反诈攻势如此强大之际,还总有源源不断的受害者入局?
 
长沙市公安局反电诈中心民警邓彪认为,原因主要有二,其一,“受害人过度自信,认为自己不会被骗”;其二,“骗子套路太深,受害人看不懂。”
 
澎湃新闻通过梳理上百份裁判文书以及反诈民警的经验,总结了荐股类诈骗案件中骗子的常规套路:
 
A、荐股直播间里老师、业务员,在骗子的组织体系中,都是由专人扮演的;
 
B、骗局的重要方式便是组建QQ、微信等社交群组,这是犯罪分子的聚集地、犯罪行为的策源地。在骗子的分工中,有一个工种他们称之为“水军”,专门在群里吹捧“老师”,发盈利截图,哄托氛围,制造盈利假相;
 
C、客户转入所谓投资平台、App里炒股的钱,很多直接打入了骗子的个人账户;
 
D、骗子赚的钱,就是入金炒股者亏损的钱。事实上,骗子的终极目的就是让你亏钱;
 
E、这些所谓投资平台、炒股App,后台可以修改数据,骗子想让你亏多少就让你亏多少;
 
F、荐股骗局有一个完整的产业链,非法炒股软件批量开发,上下游各个环节紧密合作,进行利益分成。
 
总之,在这些QQ、微信荐股群里,所谓的“导师”“学员”都是托儿,炒股软件也是假的,只有你是“真韭菜”。
 
还有,“你以为骗子是一个团伙吗?错了,在整个诈骗产业链条中,你能想到的每一个环节,都专门有人干这事。”赵照说,“你不是被一个人骗了,你是被不同环节的骗子转手骗了很多次”。
 
反诈民警界有一句名言,“一入反诈深似海。”既然诈骗界的水很深,每个环节的骗子,具体怎么运作的?
 
引流:你是“金流”还是“色流”?
 
诈骗的第一个环节:引流。
 
在赵照看来,不管是交友类“杀猪盘”,还是投资理财、赌博类“资金盘”,对于一场骗局来说,并没有本质区别,都是一种“引流”方式。因为骗子的终极目标只有一个:你的钱。
 
你是单身、有资金实力、有感情需求的人,就用“杀猪盘”;你想买股票、炒期货、投资虚拟币,又有经济实力,就上“资金盘”。
 
在这些案例中,受害者都是被拉到了微信群行骗。“大部分诈骗的实施最终都是依托微信完成的。虽然诈骗分子会用一些区块链技术加密的小众软件交流,以规避侦查,但是绝大部分老百姓还是习惯用微信,尤其是荐股类诈骗,不像刷单、贷款类诈骗,周期比较长,常常在两个月以上,所以诈骗分子首先要做的,是将受害人‘引流’到微信。”赵照介绍。
 
荐股引流采取分包的形式。通过黑灰产获取个人信息后,精准打电话给有资金实力的受害人,是诈骗行业常用的引流方式。
 
“这一块特别危害青少年。很多年轻人想找工作、做兼职,有的大学生谋求一个日结的临时工,特别是疫情期间很多人在家不能出去,经济紧张。诈骗分子便冒了出来,他们在兼职群、任务群发布消息,只需要你拨打电话,200元一天。大学生接下这些话单,让有投资股票、期货需求的人加微信,或者获得他们的微信号。再由后面的诈骗分子进行精准引流。”赵照说,“大学生成了炮灰。”帮信罪出台后,帮助诈骗分子打引流电话的人,也会被定罪判刑。
 
“你可能想不到,在荐股骗局中这类做‘电销’的大学生,在家里他每天光打电话月入就过万。”邓彪说。
 
不过,随着公安部针对电话卡、银行卡“两卡”的断卡行动开展,诈骗分子渐渐不能使用无实名的电话卡拨打诈骗电话,而转战运用GOIP(无线语音网关)、络漫宝等可以机卡分离的“黑科技”拨打诈骗电话。今年4月底,央视追踪GOIP流通乱象,该设备一天可拨六千多次诈骗电话。澎湃新闻注意到,去年以来,全国多地公安机关对GOIP等设备犯罪进行封堵,同时开展劝返逼投缅北电诈人员回国等行动。
 
与此同时,当公安机关对诈骗硬件进行打击时,诈骗分子转移阵地,越来越多地运用抖音短信、微信公众号、微博大V等自媒体平台的引流方式。
 
“骗子想搞什么诈骗,就买什么流量。他们按类标价。投资理财、赌博类,是‘金流’;黄色直播、裸聊敲诈类是‘色流’。金流价格最高,因为都是有钱人。色流则分得很细,分有违法犯罪风险和无犯罪风险类。比如卖产品的,伟哥、情趣内衣、延时喷雾,这类流量价格相对低;而搞色情直播、裸聊敲诈,收费要高,因为直接跟风险挂钩,他一个账号可能只引来五六个号就被查封,他需要大量的号。”赵照介绍,作为诈骗行业的最前端,“引流”成了一个竞争激烈的产业。“对搞引流的人来说,谁需要,就把这批客户就卖给谁。而诈骗分子也会比较和选择,看谁的引流转化率更高,他们也愿意出更高的价购买。当然,这类平台也成为警方关注、打击的重点。”
 
“当你接通诈骗电话之时,在诈骗分子心中,作为‘流量’,你已经被明码标价了。仅有理财投资需求,是最低等级A级,加微信B级,有很强投资欲望又有钱的为C级,这类人的引流成本多的高达上千元。”邓彪介绍。
 
当你既没有接到诈骗电话,也没有被抖音、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所引诱,只是朋友把你拉到一个微信群里,则很可能是被另一种方式“引流”了——“荐股骗局里有个推荐奖。推荐你加群的人,很可能他自己也被骗了。”邓彪说,“我们办过一类案子,同一个平台骗了一群人,都是亲朋好友。”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