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法律帮助 > 专家团 > 正文

郑秀萍:扎根深山育桃李

“胡锦涛总书记和我们亲切座谈,握手,还拍照留念。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教育工作者,只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可是党和人民给了我这么高的荣誉……”从北京回到沙县,就赶到富口中

关键词:

“胡锦涛总书记和我们亲切座谈,握手,还拍照留念。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教育工作者,只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可是党和人民给了我这么高的荣誉……”从北京回到沙县,就赶到富口中心小学上课的郑秀萍老师,说起教师节期间赴京开表彰大会的事仍激动不已,她今年被光荣地评为全国模范教师,这是她最珍惜的荣誉。 
  在教师岗位上已度过34个春秋的郑秀萍,曾32年获得过“先进教育工作者”、“优秀教师”、“福建省优秀农村教师”等荣誉称号。 
  “原来的单人校,今年只有七个孩子上幼儿园,就没法开班上课了。我只能来富口中心小学教书。”今年53岁的郑秀萍回忆起那几十年单人校的岁月深情而淡定。 
  福建省三明市沙县富口镇盖竹村海拔800多米,是一个典型的山区高山村。春天阴冷潮湿,冬天冰冻寒冷,就是炎炎夏日,晚上睡觉也得盖被子,六个自然村散散落落分布其间,自然条件恶劣。1972年,下乡知青郑秀萍从三明插队来到盖竹村上大元自然村。村里十分落后、闭塞,没有文化人,外面的人又不肯到这里任教,村里一直没有学校,十几名孩子上学要到六七公里外的村部小学上学,由于上学路途远,很多学龄儿童都未能上学。郑秀萍执起了教鞭,走上了三尺讲台,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此后,她先后任教于三个单人校。单人校,顾名思义,就是一所学校,只有一个教师,既是校长,又是班主任,也是孩子们的保姆。而这样的工作,她一干就是33年。 
  由于山里经济落后,许多农民还比较穷,每到开学要交学费,不少村民就犯难,经常有学生因交不起学费而上不了学,作为教师的郑秀萍觉得痛心。学生徐堂信、邓桂梅因家庭困难,交不起学费,面临辍学,她拿出工资垫付,让他们上学,而那时她一个月的工资才17元。“在这些年里,我为学生垫付的书簿学杂费和买学习用品的钱有多少,我自己也记不清了。”看到孩子们能有书念,就是郑秀萍最大的幸福。 
  爱生如子。村里人总这样夸郑老师。学生邓玉华幼小时,父亲不幸去世,几年后,体弱多病的母亲也抛下了几个子女,离开了人世,邓玉华成了孤儿,郑秀萍就主动将她接到自己身边,照顾了半年多,直到她叔叔来接走。学生邓爱清上小学时,患了脚病,上学不方便,家里人曾想让她放弃上学,但在郑秀萍的坚持下,由她背着上学,坚持了近半年,一直到好为止,没落下功课,学习不断进步,现已考上漳州师范学院。小小的盖竹村从没有一个文化人到现在也有了十几名大学生和一名博士生了。村里人都竖着大拇指说,多亏了郑老师。 
  当年乌埕坑初小拆并时,乌埕坑、岩后厂、上大元等自然村的学生得走六七公里的山路到郑秀萍任教的盖竹村小学就读,学生们早上来上学,傍晚放学才能回家,来回路上很不安全。她主动承担起来回护送学生的任务,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冬,天天如此。不仅这样,学生在学校的午餐也由她亲自下厨。这样坚持了足足两年。 
  山里的孩子见识少,为了开阔学生的眼界,让他们看看大山外的世界,增长见识。还在乌埕坑小学任教时,郑秀萍就开始有意识地利用每年的暑假时间带学生们到三明玩,少则二三名学生,多则七八名学生,最少也三四天,多则一两个星期,吃住、游玩等一切费用由她解决,少时几百元,多时上千元,学生回家时,她还送给每人一套衣服、一份小纪念品。 
  郑秀萍知道,给人一杯水,自己得有一桶水。为了当一名好老师,她努力学习、严于律己、积极进取,不断提高自身的修养,不断提高自身的教学水平和教学艺术。她通过自身的努力,1995年考进了三明师范函授班,1997年进修完全部课程,取得了中师文凭,并获得了小学一级教师职称。她所带的班级,年年考试成绩都排在全学区前五名。 
  “在这些年里,我也曾有过离开山村的机会。1976年,知青返城时,我有机会调回三明,父母也希望我回到他们的身边,但想到山里的孩子,我对父母说,村子里没有一个有文化的人,外面的老师又不愿意来到村里,我不做老师,谁来做呢?”郑秀萍选择了留下。 
  前几年,学区领导考虑到郑秀萍的年龄已大,要调她到镇中心小学任教,她又以舍不得和不放心山里的孩子为由,一次一次地放弃了。2005年秋,根据相对集中办学计划,原本要拆并的盖竹小学,在村领导和村民的强烈要求下给保留下来,同时也又一次地把郑秀萍留了下来。学生邓昌溟的爸爸原来以为村里不办学,便在富口镇租了一间房子,准备让儿子在富口中心小学上学,听说郑秀萍要回来,连房租都没退,赶回来给孩子报名了。 
  “今年学龄的孩子不够,单人校没法开班授课。我的年纪也大了,也许再也回不了那儿教书了。”单人校终将结束,而郑秀萍说她教书育人的路仍在继续。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