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生活 > 健康 > 正文

口罩骗局花样频出,为什么电商上的口罩一只难求?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以来,社交平台上,口罩短缺、卖家不发货、买到假口罩的消息频出。除去国家征用、运往一线的防疫物资外,对普通消费者而言,要买到足量、正规、合乎标准

关键词: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以来,社交平台上,口罩短缺、卖家不发货、买到假口罩的消息频出。除去国家征用、运往一线的防疫物资外,对普通消费者而言,要买到足量、正规、合乎标准的口罩是眼下最大的难题。
口罩是对抗疫情的必需品,在上海、厦门等地的线下药店和社区居委会,已实行限购政策,通过预约购买的方式,以户为单位向居民发放口罩,单次可领的口罩不超过5个。
 
这能解决一部分应急需求。但对于更多地区,以及随着复工需要出门上班的人群来说,作为消耗品的口罩,购买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消耗速度。
 
线下满大街去找口罩,费时还有风险。于是,电商成了口罩需求的最大载体,宅在家中的人们热切地全网搜索还能够下单的口罩链接。
 
2月以来,许多焦虑的市民却发现,即使在网上买到了口罩,你也不一定能够用上——延迟发货是最普遍的情况;发货了,订单还要面临虚假发货、商品是三无产品的风险。
 
电商乱象频发
 
2月7日,根据湖南省长沙市检察院的通报,长沙检方提前介入了长沙公安局破获的三起销售假飘安口罩案。长沙警方侦破的该三起案件中,共计197万只假冒“飘安”口罩流入湖南市场,这批假“飘安”口罩的共同特点是只有薄薄一层,一扯即破。
 
贩假者以0.3元/只的价格,从非法渠道购进假货,转手以0.75元至1元/只的价格将假口罩流入市场,这些假货往往流入诊所、药店、超市以及微商的手中。
 
在长沙市高桥医药流通园的案例中,100万只口罩通过倒卖流入诊所、药店、超市以及微商的手中,贩假者仅靠转手,非法获利45万元。
 
假口罩的流向中,电商是重灾区。
 
家住上海的史女士是假口罩的第一批受害者,在疫情爆发的1月20号,她就在一家名为“鑫佳安医疗器械专营店”的淘宝店购入了100只口罩。根据公开的店铺信息,该店于2018年9月1日成立,其好评率为100%,在描述、服务栏的评价均为4.7分。
 
7天后,史女士顺利收到了口罩,但这批口罩却是肉眼可见的假货。薄如蝉翼的口罩,仅仅只有一层布,在阳光下甚至可以透光。
 
史女士很快向平台举报,进行了退款申请,并转向了实体药店的购买渠道。但在全民疯抢口罩的情况下,史女士已经很难再买到口罩了。
 
1月21日,万亮在天猫平台上搜索"KN95口罩”,进入了排名较为靠前、发货地为金华的一家“向天歌旗舰店”,最终选定了一款“防病菌N95口罩”,以155元的价格买下了一盒30只的口罩,商家承诺顺丰包邮。
 
收到商品后,万亮发现实物并没有外包装盒也没有编号。更关键的是,口罩也没有打上官方图片中的正品商标。无商品名,无厂名、厂址和生产日期,这是一款“三无”口罩,万亮向客服提起了退款申请,商家很快就同意了退款。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