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生活 > 美丽 > 正文

詹银宜和余兰女:山中幽兰分外香

 浙江省开化县马金镇瑶坑村地处钱塘江源头,是一个宁静而秀美的小山村。全村100多户人家被青山怀抱着。一条康庄路沿着小溪蜿蜒曲折伸进村子中央。小溪流水清澈,累石历历可数

关键词:

 浙江省开化县马金镇瑶坑村地处钱塘江源头,是一个宁静而秀美的小山村。全村100多户人家被青山怀抱着。一条康庄路沿着小溪蜿蜒曲折伸进村子中央。小溪流水清澈,累石历历可数;青山娇翠欲滴,显出百般妩媚。村口有棵大樟树,被数十株柏树簇拥着,组成了一道参差有致的绿色屏障。一座石拱桥静卧溪上,名为“瑶圃桥”。村里,高楼林立,告诉你一部分人富起来了;村外,粮丰林茂,展示着千年村落的蓬勃生机。
  余兰女是本村人。她所嫁的邹家是解放初从何田乡高升村迁来的。现在,邹姓在村里是屈指可数的大家族。婆婆詹银宜,今年90岁,是全村最高寿的,膝下三个儿子都已爷爷辈了。在这个20多口人的大家庭里,多少年来,亲情交融,传承着古朴淳正的乡风;而二媳妇余兰女与她的婆婆以及家人之间,更演绎着一段人世间最平凡又真切感人的故事———
  詹银宜一头银发,慈眉善目,说话和气。虽然90岁了,但耳不聋,眼不花,口齿清楚。一年里头,犯病不多,只是哮喘不能根治。强健的身子骨得益于终身勤劳,心地善良。
  詹银宜60多年前就学会了接生,在偏僻的山村里当起“稳婆”。接生的活儿既神圣又有风险,可她一做就是40多年,一直到国家明令禁止土法接生时止。在瑶坑村,上至近60岁的老人,下至20来岁青年,将近200人口都是她用双手迎接到人间的,有的全家都是她接生的。或许,幸运总是垂青善良的人,在詹银宜从事接生的漫长岁月里,没有一次因产妇生产而发生不幸。这在山里人的心目中,她不仅是迎接生命诞生的天使,更是善良的化身,现世的“观音”。詹银宜善待村里的每一个人,善待着一切,包括她的儿女媳妇。
  而她的儿媳妇余兰女,却更有着农村劳动妇女的本质特征。
  兰女小学毕业,她内秀而勤劳。读书时,成绩良好深受老师喜爱。那时的小学也开展勤工俭学,她边读书边放羊,手脚的勤快是同学们公认的。
  17岁嫁到邹家,丈夫邹恭元在四兄妹中排行老二,她却是第一个走进邹家的媳妇。从那时起,她承担起一个先进门媳妇所有的责任:上孝敬公婆,下善待叔伯,洗衣、养猪,下地上山,抚育子女……
  在那样一个大家庭中,当时的经济收入除了生产队年终有“分红”外,平时只能靠养猪。一般家庭一年出售一头猪,留一头过年猪,而像邹恭元家,每年至少要出售两头以上,以保证全家人的日常开支。那时他们家还养着一头母猪。由于粮食紧张,养猪只能多喂草科,因此,“采猪草”就成了余兰女最繁重的家务劳动。年轻的她,每次上山采猪草回家,一背篓就是两背篓的量。走在路上,只见“猪草”不见人,村里没一个人不称赞她能干。一次,天已降黑,公公邹章云生产队休工回家,见余兰女上山还没有回来,他担心媳妇采得太多背不动,在婆婆的催促下,他就到路上去接她。在土名大坑的深山中,公公找到几个岔坞,也没有碰到,一直到夜里才回家。原来,余兰女在另一个叫章巴坞的深山处,采得数百斤的“猪草”一时忘了时间。这个媳妇被公公心疼地“骂”了一次,怨她只顾做事忘了自己的安危。
  多少年来,兰女用心尽善,默默地关爱着她周边的一切。她要照顾公公婆婆,照顾孙儿孙女,还有儿媳妇家的内务,甚至相邻的老大爷、老姐妹的头疼脑热腿脚不便等都需要关照。这些她都记在心头,热心帮衬。于是乎,她每天从清晨开始,一直忙碌到夜晚,从不知道山外的世界,不管东家长西家短。到今天,她出过最远的门就是县城。在她的内心世界里 ,没有怨恨,惟有善良;没有丑恶,惟有美好;没有黑暗,惟有光明,纯真朴质得令人羡慕。
  余兰女对待婆婆,是真的贴心。平时婆婆喜欢吃什么,她就做什么。每天早晚端洗脸水,洗脚水。吃饭时,她要先给婆婆盛饭;饭甑里,总有一部分饭是软的;饭桌上,总有一碗菜是婆婆好下口的。每个夜晚,婆婆入睡前,她要给老人家整理被褥。夏天,她要驱赶蚊子,或点燃蚊香;冬天,她要开好电热毯,装好热水袋。有时候夜里婆婆饿了,要吃火笼上烤熟的鸡蛋,她立即起身帮婆婆烘烤。耐心地烘熟,再凉到一定温度剥好递给婆婆;老人要洗澡,她总是盛好热水,还要伸手试试温度,然后帮着擦背,搓脚。婆婆气不顺,闷闷不乐时,她陪着婆婆看电视,聊天解闷;婆婆高兴时,她陪着婆婆逗孙儿孙女乐。即使农事最忙的季节里,兰女服侍婆婆也和平常一样,从来不敢懈怠,也没有一句怨言。
  自嫁到邹家起,兰女对公公婆婆的孝顺是一贯的,毫无怨言的。40多年来,她将全家人的洗衣做饭都承担起来。即使自己病了,她也要坚持着做。婆婆不在自己家住,有时她也要将老人的衣服取来洗。如逢下雨,她要带上雨伞,拎个热水瓶,到伯伯家去接来婆婆。一年中,在快要轮到自己住的前几天,她要催丈夫配来婆婆的常用药,铺好床,迎接老人回家。
  1997年,80岁高寿的公公去世了,为了照顾哀痛中的高龄婆婆,她与同样孝顺的丈夫商量后,搬到婆婆一间睡。从那以后,她每年有8个月陪着婆婆睡在一起(另四个月婆婆在大伯家住),一直到现在已经有11个年头了。问她为什么要和婆婆住在一块,她说:“老人年纪大了,夜里有个照应”。
  睡在一起照顾婆婆确实方便得多。婆婆晚上起解不便,她把尿桶放在床边,搀扶老人起来,还要帮助婆婆睡下。有时老人生病了,她端汤端水,喂药穿衣。有一次,老婆婆夜里感到身体不适,只是说了一声“身体不舒服”。兰女听到,当即就去和丈夫说了。丈夫以为母亲老毛病又犯了,第二天就到马金中心卫生院配了药来。为这事,婆婆还嗔怪媳妇:“这点小事说什么,你不应该和恭元说”。兰女听了只是对婆婆笑笑。
  俗话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可这句话对他们婆媳来说不适用。兰女到邹家47年,婆媳之间从没有恶语相向过。婆婆经常说:“兰女待我比亲生女儿还好。”“我的媳妇都很好,兰女更为细心些。”而兰女对婆婆是几十年如一日,特别是自公公去世后,婆婆年事已高,更是体贴入微,关怀备至。这份持之以恒的孝顺,让邻居的老人们羡慕不已。83岁的邻居余云女说:“像兰女这样的媳妇很少见,盖一(第一)了。”隔壁的退休老师朱华阳说:“兰女所做的事每个做媳妇的都会做,可是没有一个媳妇能坚持做下来。这样的好媳妇应当宣传,以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兰女的大伯邹恭如说:“我媳妇对婆婆也不错,可不如兰女做得好。兰女细心,没有话,常性更好。”家住何田乡高升村的堂叔邹恭善,今年72岁了,他逢人就说:“兰女的孝举在过去可以立牌坊。”村党支部委员张贵全说:“兰女就是孝子的代名词”。在瑶坑,没有哪一个老人提到兰女不竖起大拇指,都称赞她是一位难得的好媳妇。
  事实上,余兰女二十多年前就当上婆婆了。她的大媳妇也快要当婆婆了。二媳妇的女儿邹凌飞今年也18岁了。有一天,兰女大媳妇郑根英对婆婆说:“妈,你对奶奶这么好,我们也要像你一样,不过肯定做不到你那么好。”这时的兰女脸上总是露出欣慰的笑容,一旁的老婆婆更会发出爽朗的笑声。
  在这个幸福的大家庭中,詹银宜和余兰女这对婆媳,相亲相敬数十年。1982年,当时的徐塘乡就授予她们”好婆媳“称号。宁静而和谐的山村,都为这对幸福的好婆媳祝福。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