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专栏 > 高梅 > 正文

因为哥哥生病而扎根护士梦想的叶海雁

生活中总有这样那样的意外,人的生老病死是我们阻止不了的,但是因为有了护士与医生的存在,我们的病才会被治愈。所以护士与医生等一切医护人员都是值得我们感谢的。 如果家

关键词:
生活中总有这样那样的意外,人的生老病死是我们阻止不了的,但是因为有了护士与医生的存在,我们的病才会被治愈。所以护士与医生等一切医护人员都是值得我们感谢的。
如果家里有个学医的就好了。”十一岁的叶海雁陪在哥哥的病床边,“想要为哥哥做些什么”的心思在不觉间滋长。
 
那天放学回家,迎接叶海雁的不是平日里的笑脸,而是全身缠满纱布的未知人物,就像动漫《家庭教师》里的复仇者百慕达·冯·维肯苏坦那样。叶海雁不觉地惊叫出声,才发现面前的这个人竟是自己的亲哥哥叶昌岁。
 
原来是哥哥贪玩时不慎引起油桶爆炸,导致半身烧伤。叶海雁一边拉着哥哥的手说,“哥哥别怕,不会留疤的,如果这里医生看不好,我们就去上海找大医院”,还一边安慰道“等我长大了当医生”。
 
哥哥后来真的转入上海长海医院烧伤科进行治疗,满身疮痍也在药物的作用下恢复了许多。叶海雁每天帮哥哥拆纱布换药,动作小心而温柔,生怕弄疼哥哥,医生都说“这个小姑娘温柔如水的性子,太适合当护士了。”
 
没想到这句无心之言却被叶海雁放在了心上。五年后,中学毕业的叶海雁从温州来到上海,进入第二军医大学护理系学习,开始了从医的经历。2001年,叶海雁从护理系毕业,进入长海医院烧伤科。这为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只是这一次,门的那一边不是阳光和鲜花,而是痛苦和呻吟,还有孤独和绝望。
 
对叶海雁来说,成为白衣护士的日子是一次人生的重要历练,在这里她体悟了无边的苦痛,读懂了生死轮回,明白了生命存在的价值。向来柔和的她心思变得更加沉静了,她用甜美的声音去抚慰那些痛苦中煎熬的生命,用善良和友爱滋润众多受伤而又孤独的心灵。在平淡如水的日子里,每天触碰的是那些承载坚韧生命力的身体,叶海雁的性格也越来越坚强,她想用某种方式改变或拯救他们的命运,而不仅仅是护理某个个体的生命。
 
往事如昨,现在已是德普斯掌门人的叶海雁,回忆过往,历历在目,而接下去的道路目标也异常清晰:创办一家民族甚至世界一流医疗器械企业,做中国最好的医疗器械,使国人能够享受到企业发展带来的红利,体现民族企业的社会责任感。“普世于行、悬壶济人”,这便是她此生最大的福祉。如果能做到这些,便“人生无憾”了。
 
医者仁心的无力感
 
“你捡回了一条命。”每一个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烧伤患者,醒来后听到最多的大概就是这句话了。而当他们每次想要诉诸痛苦的时候,都会被人用“奇迹”和“幸运”二字阻挡回来,在别人看来,还能活着就已经应该谢天谢地了,但对烧伤患者而言,也许只是从一个地狱进入另一个地狱,从此,他们将经受炼狱般的折磨。
 
刚毕业的小护士叶海雁踏进病房,看到的是什么呢?病床上满目的赤橙黄绿,一派凄凄惨惨切切。
 
烧伤病员缠着纱布躺在床上,疼痛伴随着苏醒汹涌而来,并且全身无法动弹,任何一个小动作都有可能牵拉伤口,开裂则会引发新一轮的疼痛。每天的日常只剩下摘纱布、清创、换药、缠上新纱布,还有因瘙痒而难以入睡的夜晚。疼痛过去以后,终于有一丝理智。但是余光扫到的全是皱皱巴巴深浅不一的皮肤,有各种紫红色增生,还有黄褐色疤痕和无法排汗遗留下来的白色斑点。
 
有的人甚至失去了鼻子,只留下斑驳的皮肤组合成的两个窟窿;有的人没了眼睛,只留下乌黑或者白花的疤痕覆盖原来的位置;有的人烧去了唇,露出红色的牙龈,闭合不了的嘴巴还会不停向外淌口水。
 
之后还需要做康复训练,患者的烧伤部位很容易增生变形,如果不做康复训练,手掌增生会导致五指粘连伸展不开,像鸭蹼一样。嘴角增生会导致唇和嘴角变形拉扯,做表情时看起来极不自然。有的患者为了锻炼嘴角,每天用手撕嘴,直到流血结痂。
 
那些年里,叶海雁每天都能看到挣扎在生命边缘的患者,有的用木板绷带捆手,为了抑制疤痕生长还需要在脸上戴弹力套,有的患者笑称为“孙悟空的紧箍咒”。
 
事实上,一个烧伤患者的痛苦是无法用多少度来测量计算的,如果非要用一个量词,大概只剩“余生”这一个时间轴。这些人终身无法再回归社会,剩下的日子也只能以医院为家。在闲暇时搬个小板凳坐在路边,数来来往往的行人或许是仅剩的娱乐项目了,这还是在恢复比较好的情况下,恢复不好就只能在床上躺成“木乃伊”,在无边无际中煎熬度日,还时不时得需要在外力帮助下翻个身,以防止压疮等并发症形成。
 
想成为合格的烧伤科护士,只知道些护理的皮毛是不够的,只有学习更多的专业知识,才能帮助患者减轻病痛。随着工作的不断深入,不久她发现,许多病患的伤口都用纱布覆盖,换药时经常会被撕破,形成二次创伤,令患者疼痛难忍。天真的她总是问其他专家,“明明有更好的产品,可以让患者不用那么痛苦,为什么不用?”收到的回复却是千篇一律的“那是进口产品,患者家里穷,负担不起的。”
 
的确,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烧伤治疗是最费钱的,一般的病花上十几万、二十几万就已经算多了,但对重度烧伤病人来说,这还只是“起步价”,动辄一次上百万的高昂治疗费让许多患者踌躇不安。
 
每天都要面对大量这样的病人,但叶海雁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某年春节,在一个繁忙又普通的早上,医院紧急接收了三名大面积深度烧伤的特危重型病人。烧伤的是
 
一家三口,一家之主的父亲为了能够贴补家用,就带着妻子和儿子,在熙熙攘攘的街头卖气球。可没想到氢气球突然爆炸,无情的火焰瞬间吞没了孩子的笑脸。父亲全脸烧伤,失去双眼,妻子重度烧伤,三岁的小病人每次换药都要承受着切肤之痛,那一声声哭喊仿佛都能钻进叶海雁心里,可在几天后,孩子还是因为伤势过重去世了。
 
在这七年里,叶海雁看了太多,也想了太多。无能为力的感觉让她有些疲惫,“想要找到好的产品给患者用”的思绪不停在心头萦绕,她每时每刻都想着在绝境中求生的患者,想着为烧伤患者找到生的希望。
 
创业的艰难与坚持
 
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这一次,叶海雁决定“弃医从商”。她开始想的更多了。如何找到好的产品,如何与厂家合作,如何与专家沟通产品,如何宣传产品,如何与医院进行接洽等等,都是她需要考虑的问题。脑海中似有无数个问号,而在寻求这些答案的过程中,又会衍生出更多的问题。
 
为了找到答案,叶海雁开始满世界跑。哪里有“烧伤与创面修复”领域的医学研讨会,哪里就有她的身影。那段时间,她乘坐最早一班飞机去往另外一个城市,又在当日搭乘末班飞机回来,“不是在参加研讨会,就是在去参加研讨会的路上”成了她的常态。这些大大小小的研讨会成了叶海雁熟悉尖端产品、沟通顶尖学者的良好媒介。
 
在拜访夏照帆教授的时候,这位国内烧伤界唯一女院士不止一次提到:“我们现在烧伤界使用的功能性敷料,大多依赖于进口,从战略储备角度上,一旦发生战争,外方停供产品,将会对我们的救治带来很大的影响,我们为什么不去制造属于自己的先进产品呢?”这些专家学者的期盼和担心正是叶海雁决定转型的动力和源泉,可以说是这番话成为了德普斯发展的指引牌和方向标。
 
由于好的产品大多来自国外,叶海雁在与外企合作时常常需要面对各种难题。外企对代理商是有一定要求的,想要代理某一片区域,就必须满足外企划定的进货量。动辄几百万的投资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对于刚踏入这个行业的叶海雁来说,这样的“无底洞”让其他股东或多或少都有些动摇。
 
公司第一次出现资金链断裂是在2012年,而某项新产品的代理需要大约五百万,这对于一家刚起步,还没有雄厚资本累积的公司来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最终叶海雁决定将自己的新房拿去抵押,贷了380万,剩下的一百多万在哥哥叶昌岁的筹措下也得以解决,平安度过一劫。
 
那是她创业压力最大的时候,其他的股东都不能理解她的做法,觉得应该“有多少钱做多少事”,扑面而来的质疑让她在某天深夜回到家中时,忍不住直掉眼泪。要知道,这么多年,她也算是双脚蹚过地狱血水的人,很难被轻易击倒。她终究还是扛了下来,更没有停下脚步。
 
一年后,一款清创水刀又吸引了叶海雁的注意。这款新产品利用高速水动力回流系统,达到了提升手术效率、加强治疗效果、降低功能障碍的目的,这对医患双方来说,都是极大的好事。
 
但是该项目启动资金高达数百万,这么多钱从哪里来?如果说一年前的经历还只是让股东们心有余悸,叶海雁这次的做法在他们看来已经有些疯狂,他们担心这样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底”。协商之下,另外三个股东一致决定退出。叶海雁没有阻拦,亦没有退缩,独自承担了所有的资金压力与风险。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次“大换血”也让公司得以呈现出全新的面貌。德普斯现在的首席执行官刘抗就在这时正式加入创业团队,还邀请到了行业内的诸多专业人才,团队的核心竞争力反而增强了。
 
当时正值医药及医疗器械市场的转型风口,有不少企业开始从销售转向生产。许多企业模仿国外好的产品,但是“山寨”并不能获取核心技术,因此也无法长足发展。“创新意味着风险,而这样的风险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承担的。”
 
也有些企业选择从专家手上买下专利,生产某个产品。但这些产品通常只有“独一代”,无法再将临床上的需求反馈到研发团队,也就无法推出2.0、3.0版本,造成断代,很难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
 
叶海雁决定转型,但她看得更远些。她的目标是打通产业上下游,形成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全产业链。与传统商业做法不同,她想的更多的是怎么样能让好处真正落在患者身上,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治疗效果和治疗费用。
 
内地烧伤医疗市场基本由国外药械企业巨头把持着,导致中国企业无法掌握核心价值,只能被“牵着鼻子走”,被迫接受他们的高定价,变向增加了患者需要承担的医疗费用。
 
“我们中国人,要是有自己的产品就好了”,叶海雁常常这样想,如果有了自己的核心技术,就能打破国外市场垄断的局面,并且还能减少中间环节,争取到极大的价格优势。“打造民族品牌”的想法就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曙光初露。
 
团队的力量
 
在叶海雁身上,温柔和坚强不是对立的阴阳两极,而是如八卦图一般两相融合,彼此不分。她的温柔呈一种万物包容之势,她的坚强则使其能够为怀中珍视之物挡风遮雨。正是如此,叶海雁得以将传统视角中女性企业家的“弱势”转化成了一种自身特有的优势。
 
“有人在的地方就是江湖。”金庸的小说里这么说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但德普斯的创业团队却是春风化雨,和暖温煦,叶海雁的团队成员,多是在交游中谙熟其为人,为她善良坚定的性格所折服,也被她的“人格魅力”吸引,大家因为同样的理想和情怀走到一起,掀开了德普斯成长发展的华丽篇章。
 
叶海雁创业之初,刘抗仍身在外企。长期在外企工作的经验让刘抗形成了多元而成熟的思维,这对德普斯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初次见面时,他就十分认同叶海雁提出的观点:“作为一家民企,要做具有民族品牌的产品,而不是简单的去拿国外先进产品的代理销售权”,同时他也建议叶海雁可以多多利用医务从业者的自身优势,从产品形成之初就将“以患者为中心”的核心理念贯穿始终。他还提议叶海雁以公益活动等形式来资助病患,在经商的同时不忘普世济人。
 
就这样,双方维持了多年的稳定合作关系。刘抗一直以厂家辅导的形式,提供一系列的配套服务,包括共同探讨如何搭建并完善销售网络、如何维护客户关系等等。工作之余,刘抗也总是向叶海雁提一些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为她的“谋篇布局”拓宽思路。
 
2013年底,三位股东的相继离席,对叶海雁是一种重创。而德普斯编织的这张网却越来越大,光靠叶海雁一人之手已经难以织就。刘抗等人的最终加盟为她撑起了坍塌的一角。这份“雪中送炭”的情谊来自于战友般同进退的信任合作,更包含了“想研发自己的产品、做共同事业”的宏伟目标。
 
也正是他们“不功利地做事情、有情怀地做事情”的这股劲儿吸引了吴军教授。在这位全国烧伤界的知名人物眼里,叶海雁和刘抗这些人都是“小年轻”,但他却对这些“小年轻”赞誉有加。
 
早期吴军与叶海雁的来往还只是停留在单纯的学术问题讨论,军人和医院领导人的身份使得他天然保持着某种人际间的警惕。但吴军是个有想法的学者,只是藏而不露。2016年赴舟山参观“和平方舟866舰”时,双方仍三句不离“烧伤”。吴军脱口而出的一句“要是有自己的产品就好了”,本是一句无奈的抱怨之语,却意外地让双方发现,原来大家在打造“民族品牌”的路上相互守望了这么多年。
 
“将基础医学研究和临床治疗结合起来并将研发生产与销售环节打通,形成一个‘闭环’,通过研发、生产、销售、反馈、改进、再研发、再生产,不断循环推进,将产品做得更好,也更贴合患者的实际需求。”依靠强大的团队力量和共识,逐渐形成了药械生产领域的“德普斯模式”。
 
模式一经形成,吸引了业内众多专家的眼球,好点子、新方法接踵而来,但却始终回避不了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高端先进的生物材料对创面修复领域内的医疗器材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而目前国内在这一领域内的研究还不能完全满足专家们的创新发展理念。”此时,国际知名生物材料专家邢孟秋教授的加盟又为解决这一“困境”提供了新途径、新方案。
 
正是由于众多国际一流专家的认同与德普斯转化医学平台的完美构建,产品才能从理念阶段顺利过渡到实际使用阶段,并且科技研发的不断创新带来的是成本
 
的降低,成熟健全的商业渠道和商业模式带来的则是中间环节的减少,最终惠及的都是患者,这也是德普斯“班子”的初心。
 
这个创业团队也实现了神奇的组合,叶海雁的柔和坚定,刘抗的玲珑缜密,专家团队的高效务实互为补充,严丝合缝,一切那么完美。他们通过多年风雨反复检验,才最终走在一起。
 
做医如做人
 
好的人品代表好的产品,好的公司文化,产品也不会差。德普斯的“定海针”深深悟得这些人生的哲理,喜欢中国传统文化的叶海雁又有着自己深刻的觉悟,对企业经营之道,叶海雁用颇有禅意的人生三重境界来阐释:
 
她认为第一重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对应企业混沌的求生期。公司创立之初,想得更多的是怎样让公司在市场经济的洪流中存活下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对应问道求真的躁动期。求新转型之际,正是公司发展的高速期,难免有躁动,叶海雁认为这时候“更应该冷静下来,经常反省”。“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对应敬爱天人的自然期。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是决定企业能否走向自然的关键。自然是一种文化,不是“无为”,更不是“知天命”,而是要在坚实基础之上去论道、言文化。
 
这恰恰与德普斯(DEPS)“构筑梦想(Dream)、开拓进取(Explore)、坚守初心(Persist)、成就卓越(Succeed)”的核心价值观保持一致。而这四句话就像是文化烙印,对德普斯的每个发展阶段而言都是长鸣警钟。
 
在各种艰难、复杂的决策面前,叶海雁始终不忘初心,以“敬天爱人”为根本的判断基准,回归事物的本性、人的本性。叶海雁多次强调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赚钱”,她也用事实证明了“做生意与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两不误”,这与日本“经营四圣”中唯一在世的企业家稻盛和夫信奉的“自利则生,利他则久”一脉相承。
 
除了三重境界的论断,叶海雁的其他言谈中也常常溢散着一股浓浓的哲理意味。她的朋友圈中分享过“‘舒’为‘舍’‘予’,告诉我们:人想要活得舒服,就得先学会布施和舍弃,以及给予和付出”,叶也分享过赵子豪看风水的故事,曹大师十分认可赵子豪的品性,便断言“有您在的地方,都是风水吉地”。在叶海雁看来,这寓意“人即风水”。
 
“人即风水”的论断与古言“商道即人道”以及稻盛和夫“为商必先为人”的准则如出一辙。而在这方面,叶海雁是最有力的证明。
 
她的身上有一种奇特的人格魅力,“让人忍不住想亲近”,她总是这样慢慢让工作伙伴变成朋友,再让普通朋友变成更亲密的朋友。这种海绵般万能的吸力使得叶海雁将各方各面的资源容纳于怀,结交时无功利目的,日后却有无数双手从四面八方伸来,助她一臂之力。
 
如果让叶海雁的朋友们给她贴上性格标签,“善良”是重复率最高的一个,还有则是“正能量”、“情商高”和“大气”。难能可贵的是,叶海雁的温良恭顺不是意识驱遣,而是骨子里天生的。
 
就如好友孔淋谈到对叶海雁第一印象,他总会提及叶海雁的“脚步声”。“步若莲花、云淡风轻,但见其人心平气和、秀外慧中”,“只有气定神闲、有胆有识,又胸有成竹、运筹帷幄的人才能有这样的脚步声,轻盈又不失分量。”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气度,她从不以“施舍者”的身份高高挂起,而是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每个人都会这样”的举手之劳。她会匿名帮助孤儿;朋友有难时,她会尽心竭力慷慨攘助;面对求医者时,她会提供全方位的医疗咨询和引导。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气度,在抵押房产执意代理清创水刀的时候,尽管已经负债累累,面对哥哥是否能心安的疑虑,她会说,“我吃得下、睡得着,我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些,因为我身边有这么好的团队,这么多的医疗资源,困难只是暂时的,彩虹就在眼前。”尽显大气从容。尽管叶海雁走的每一步都看似艰险,但早已不是“初生牛犊”的她,始终拥有“不问结果,以干为先”的劲头,不达目的不罢休。
 
现在德普斯走得很快,也走得很稳健,但在她看来,还远远不够。她的心里一直怀揣着“中国梦”:用最短的时间超越国外巨头,成为在国际医疗器械行业内一颗刻有“中国”印记的“智造新星”,“用最好的技术做最好的产品,使医务工作者与患者都能够享受到质优价廉的高科技产品”。此时,她正在为实现“中国梦”而努力奋斗,正在为描绘德普斯宏伟蓝图而研精覃思,正在为达成“普世济人”的理想而躬体力行。
 
因为哥哥的一次烧伤,因为心底的温柔,因为救死扶伤的职责,这个女孩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今天,叶海雁怀揣着不变的初心,一定可以实现她的“中国梦”。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