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专栏 > 杨晓林 > 正文

章子怡,虽然生活给了我沉痛一击,可我并不埋怨

由顾长卫导演,章子怡、郭富城主演的电影《最爱》(原名《魔术外传》)将于5月10日在全国公映。这部并非大制作的电影从开拍至今就备受关注,因为女主角是章子怡——这是经历过重创

关键词:

由顾长卫导演,章子怡、郭富城主演的电影《最爱》(原名《魔术外传》)将于5月10日在全国公映。这部并非大制作的电影从开拍至今就备受关注,因为女主角是章子怡——这是经历过重创后的章子怡带来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
 
《最爱》陆续做了几次试片,圈内人、影评人和媒体一致给出了高分,看完片后,同为片中演员的蒋雯丽给章子怡发了个短信:“子怡祝贺你,我为你的表演喝彩。这是你至今最好的一次表演。”章子怡也认同。因为商琴琴(她在片中饰演的艾滋病患者)对她而言已“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这部电影也不是一部简单的作品,而是一段时间的定格”。
 
2009年,顾长卫把《最爱》的剧本递到章子怡手中。这是一个以艾滋病群体为背景展开的爱情故事。章子怡被人物和故事打动,迅速接下。影片直到去年春节前才开拍,当时的章子怡,正在经历人生中最重大的挫折和打击。跌入情绪谷底的她,和挣扎在绝境中的商琴琴相遇,相依为命。
 
拍摄的那几个月里,章子怡自觉被商琴琴“附体”,很多时候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那些说不出的委屈到底是琴琴的还是她自己的。预告片中,商琴琴和赵得意终于领到了结婚证,在回家路上一遍遍大声念着结婚誓词“经审查,自愿结婚……”,章子怡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抖,而拍那场戏时,摄像机后面的导演、编剧、工作人员都已泣不成声。章子怡心里清楚:“他们的眼泪有一部分是为我而流的。”
 
隔着越洋电话线,章子怡声音低低地回忆起这些场景,听起来非常伤感,但她更愿意谈的是那些日子里的温暖,而非委屈。和商琴琴一样,章子怡是个倔强勇敢的女人,面临无数非议和打击后,她仍然敢说一句:“大是大非改变不了一个人的本质,我的那份骨气一直都在。”
 
[痛]“商琴琴这个角色拯救了我,也改变了我”
 
我有差不多三五个月是附体在角色身上的,很难把自己抽离出来。
 
顾长卫导演在拍摄时经常忘记关机,他深深融入到我们的角色里了。
 
《一代宗师》那场戏演完后,我一直在哭,停不下来,王家卫一直安慰我。
 
《最爱》是章子怡继处女作《我的父亲母亲》之后第二次出演农村题材。时隔十多年,她的处境和人生际遇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章子怡在最低谷时遇到商琴琴这个角色,它既拯救了她,也改变了她。
 
南方都市报:你第一次看完《最爱》后感觉如何?
 
章子怡:我第一次看商琴琴和赵得意念结婚誓词的那场戏时,已经很感动了。那只是一个两分钟的片花,却是一个充满了激情和力度的爱情故事。这是一部充满人文关怀而且真诚的电影。我最近也陆续听到这样的反馈。
 
南都:在我听到的众多评价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很多人说觉得这个角色很“子怡”,也就说,这个角色跟你很像。
 
章子怡:我在特殊的时候碰到了这样一个(角色),说是巧合也可以,说是一种缘分也可以。这个角色解脱了我,也拯救了我,那个时候的我有太多情绪刚好附体到了琴琴身上,说起来好像有点恐怖,但现在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我有差不多三五个月是附体在她身上的,很难把自己抽离出来。到底是琴琴还是我?我分不清楚,我和琴琴是相依为命的感觉。
 
南都:以前拍戏有过这种感觉吗?
 
章子怡:没有过。我有点说不清这次的经历,挺奇特的。顾长卫导演在拍摄时经常忘记关机,他也深深融入到我们的角色里了,他说看我们演戏好像不是在看表演,是在看这两个人发生的所有事情。我们演的时候也忘了是在表演,忘了是特殊的场景……很难抽离的一种感觉,我以前没感受过,好像日子就是这么过着,他俩的感情也就这么发展着。到了读结婚誓词的戏时,两个人已经历了太多,情绪无法抑制了……我看那两分钟的片段时,感觉到这两个人物的命运又回来了,勾起了很多回忆。
 
南都:为什么接演这部电影呢?它并不是一部很大制作的商业片。
 
章子怡:导演从2009年就找到我,我一接到剧本就很喜欢。因为这个戏不光是商琴琴和赵得意的故事,还有那么多精彩的人物。我是被整部戏的主题和电影所关怀的特殊群体吸引。
 
南都:为什么说琴琴这个角色拯救了你?
 
章子怡:我在完成琴琴这个角色的过程中是没有自我的,我所想、所说、所呈现出来的都是她的感觉。有一天雯丽姐(注:蒋雯丽)给我发信息说这个角色是我从影以来演得最好的角色,她说她身边好多人都这样认为,她很为我高兴。我自己认为这是我感情投入最多的一个角色,它是跟我的个人情感联系得最紧密,我跟她是在同一轨道上的。
 
南都:琴琴心里有很多委屈和伤痛,无处可说,是不是你那时的状态也一样,所以才很难抽离?
 
章子怡:当然和这个有很直接的影响和关联。对我来说,琴琴不只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这部电影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作品,我想这是一段时间的定格。这段时间里,我的所见所闻所感都像一列火车一样开进我的心中,不管这列火车开到哪里,以什么速度,在白天还是黑夜,它永远都疾驰在我的记忆里。我以前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角色,不会那么敏感,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岁数大了(笑),变得很容易感慨,看到美丽的风景、寂静的夜色、令人陶醉的夜空,都会生出很多情绪。
 
南都:这个角色把你的很多触觉都打开了,让你变得更敏感,更细腻。
 
章子怡:越来越感性了,这对演员来说其实挺危险的。
 
南都:不是挺好的吗,“不疯魔,不成活”。
 
章子怡:对于演技和创造的空间可能(帮助)更大一些,我说的危险是很容易陷得很深。拍完《最爱》之后我一直在开平拍《一代宗师》,最后一天拍的那场戏,我因为太投入而完全崩溃……拍完后我也一直在那个情绪里面,现在变得很难抽离出来。
 
南都:崩溃的表现是什么?
 
章子怡:分不清是自己还是角色,我为商琴琴快乐或悲伤,到了一种极致的状态,情绪难以抑制甚至无法自拔……很难用语言去形容。
 
南都:王家卫导演觉得你现在的状态好吗?有没有聊过?
 
章子怡:有,我们聊了很多。那场戏演完后,我一直在哭,停不下来,他就一直安慰我。我们之间的默契只有我和他懂。
 
南都:可能你以前走得太快,来不及去感受,这段时间沉下来,感受就不一样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