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人物 > 创业女性 > 正文

魔都的力量,山城摄影师梦想的天堂

在“EYE OF SH-寻找最美浦江风景”摄影大赛展览上,一幅气势磅礴的俯瞰图引不少参观者驻足。正对图片,观赏者仿佛置身万米高空,伴熹微晨光,与上海一同迎接新一天的太阳。而这幅

关键词:

在“EYE OF SH-寻找最美浦江风景”摄影大赛展览上,一幅气势磅礴的俯瞰图引不少参观者驻足。正对图片,观赏者仿佛置身万米高空,伴熹微晨光,与上海一同迎接新一天的太阳。而这幅名为《上海晨韵》的作品因其独特的视角,在此次大赛中征服多个评委,荣获一等奖。颁奖仪式上,作品的拍摄者王正坤讲述了他的“魔都情结”。
 
执着高空摄影的退伍“伞兵”
 
“我曾是‘特级英雄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的一名空降兵。”王正坤介绍道,他原先参与部队的军事报道,曾无数次在机舱拍摄战友的跳伞训练,留下战友“叱咤蓝天”的精彩瞬间。
 
当2005年王正坤离开部队回到地方后,他萌生了成为一名高空摄影师的想法。
 
“开始拿起相机思考题材转型时,我立志要以当年的‘伞兵视角’记录中国城市的发展与变迁,记录中国步入新时代的丰功伟业。”怀着这样的心情,王正坤登上山顶、塔吊、高楼,在常人望之腿软的高处,用手中的相机拍出一张张超级震撼的城市鸟瞰图。
 
“有一次拍摄是在未竣工的大楼里,要站在防护架上,双脚都要从脚尖到脚后跟要站成一条线”。正是靠着他在空降兵时期练就的一双“铁腿”,才顺利完成了如此惊险的拍摄。
 
“高空拍摄时的视角是地面拍摄无法达到的。”佳作的背后,往往是对摄影师体能和意志的考验。为了拍到自己满意的照片,他曾在空荡荡的高楼里住了三天三夜,饿了就吃压缩饼干,累了就席地而躺。在这样艰苦的拍摄条件下,王正坤不怕苦、不怕累,内心依旧充满热情。他说:“当兵的经历为我现在的高空摄影做了很好的铺垫。有些拍摄任务,当过兵的人更有勇气去完成。”
 
爱上“魔都”的山城人
 
“我是一名重庆摄影人,但上海一直是我拍摄的向往之地。”
 
从2006年,王正坤第一次登上东方明珠塔拍摄浦江和陆家嘴后,便深深爱上了这座城市。“魔都”似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一直吸引着王正坤的目光。自此以后,几乎每一年他都会来上海拍摄2-3次。近几年,他来上海拍摄的次数更加频繁,最多的时候一年来了6次。
 
从浦江西,到浦江东,他与团队登过的高楼已有几十座。“登上最高的地方就是在世界第二高的上海中心,当时一百多层的高楼上面还有塔吊,爬上能达到的最高处才开始拍摄。”
 
很多人包括亲友都对此感到不解,一个重庆土生土长的人为什么如此喜欢上海。还有人说,作为一个重庆摄影人,不好好拍重庆去拍上海干什么?王正坤解释道,“在我看来,上海是中国乃至世界最美丽最繁华的城市,她的现代感和无穷魅力无可代替,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王正坤十几年来一直坚持对上海的几个重要地标进行拍摄,其中还进行了8次航拍。高空视野下,上海改革开放的“烙印”格外清晰。在王正坤眼中,优美多姿的黄浦江畔是展现中国改革开放历史性飞跃的“黄金三角”,能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上海速度”,也让他备受鼓舞。“从2006年到现在,上海的发展越来越快,高楼越来越多,上海高度也在不断刷新。每次来拍摄,我的照片里都能找到上海的新变化。”
 
做祖国发展的忠实“记录者”
 
从王正坤的镜头里,不仅能看到“魔都”的变迁,还有中国城市发展的万千气象。
 
王正坤酷爱从高空拍摄依江而建的城市风貌。除了家乡重庆和他钟情的上海,王正坤和团队还征服了长江沿岸几乎所有高峰,曾多次前往三峡拍摄,还到过武汉、南京。家门前的长江,一路奔流融入浦江,连接起长江经济带,成为中国繁荣发展的黄金水道。
 
从一个摄影师的视角,王正坤敏锐地捕捉到近年来长江经济带发展带来的新变化,“前几年拍摄时只觉得上海黄浦江面船只众多,但是现在驶过三峡、重庆江面的船也渐渐多了起来”。
 
拍出一张好作品不容易,但王正坤乐此不疲。对祖国的热爱和心中的自豪让他永葆创作热情,迫切地想用自己独特的拍摄视角展现中国的风景之美、城市之变和国家之兴。痴迷摄影的背后,是一个军人、一个摄影师对祖国深沉的爱与赞美,而正是这样的情感表达让王正坤的作品连中两元,除一等奖外,《魅影新上海》还获得大赛6个单项奖中的“最佳航拍作品奖”。
 
从“寻找最美浦江风景”到寻找更多更辽阔的中国风景,王正坤希望借助这次摄影大赛,让更多的人透过他的照片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向更多人展示中国昨天、今天和明天的发展壮景。他坚定地表示自己也将一直拍下去。“作为一名摄影人,愿用手中的镜头去发现更多的美,向上海致意,更向伟大祖国致敬!”
 
摄影师都喜欢有山有水、风景如画的自然名胜,因此很少有人选择去城市去选材、去拍摄。但总有那么一些人会迷恋城市的风景,因为那里到处充满着爱。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