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人物 > 生活家 > 正文

颜俊辉:一针一线绣生活

一针一线”的第一家旗舰店开在成都著名的宽窄巷子里。枕头、服装、包包、家具……针线是画笔,时而水墨,时而版画,时而工笔。作品之精美,让人难以相信是大山里的羌族女子在

关键词:

一针一线”的第一家旗舰店开在成都著名的宽窄巷子里。枕头、服装、包包、家具……针线是画笔,时而水墨,时而版画,时而工笔。作品之精美,让人难以相信是大山里的羌族女子在田间地头绣成。
 
用羌绣帮扶羌女
    颜俊辉的丈夫高屯子是四川阿坝州人。一场地震掀翻了他的家乡。
    震后20天,一位羌族好友来到成都。劫后余生,喝酒唏嘘。羌人自古流离失所,天生悲情,地震毁掉的不只是他们的家园,也是他们对天地对生命的信心。离别拥抱,好友泪下。
    深夜回家,高屯子问妻子,除了我们送进去的那一两百吨药品,还能做点什么?颜俊辉想了想,当地人人会刺绣,我们就做羌绣帮扶计划,让当地农村妇女不离乡不离土就能就业。
    一切似有天定。就在震前一个多月,汶川县政府刚刚请颜俊辉做过一个关于羌绣开发的讲座。颜俊辉因为经常跟丈夫回老家,迷上了羌绣,以她做了十几年文化创意产业的职业眼光来看,只要稍加改造,与当下的生活时尚良好对接,必然大有可为。只是工程浩大,运作困难,她并未打算参与实施。而此刻,似乎唯有这件事能给羌人乡亲以希望。“不只是挣钱,更是唤回他们的精气神。”
    适逢李连杰的壹基金也在探索针对灾区的公益模式,双方一拍即合。颜俊辉这样描述自己的思路:我们出设计师,帮她们研发,让她们照订单做,我们负责销售,回款再扩大生产,实现自我造血。壹基金的人说,在国外,这就叫社会企业。“那是我第一次听到‘社会企业’:以商业模式运作,赚取利润,贡献社会。”
    也是在那时候,她第一次体会到了妇联的作用。
    政府的各个职能机构只能到达县乡一级,进了村,核心人物就剩下两个:村支书和妇女主任。于是,在省市县各级妇联的帮助下,各村各寨的妇女主任都参与到了组织绣娘的工作中。
 
帮扶点的绣娘们
    2008年7月,灾后两个月。尽管全国各地的物资援助源源不断,但很多灾民知道,靠别人是暂时的,最终总要靠自己。颜俊辉形容为“刚性需求”,一听说可以靠自己的“一针一线”赚钱,妇女们一呼百应,到年底,已经有三千多人参与。订单大都来自企业,做环保袋、零钱袋等礼品,销路通畅。
    地震摧毁了道路,汽车不通的地方,要靠人肩挑背扛按订单把材料送上山。有一次通知晚上六七点钟绣片送到,结果因道路塌方,工作人员在夜里十一点多钟才赶到寨子,让他们吃惊的是,帮扶点依然等着几百位绣娘!妇女主任说,她们已经等了五个小时,绣片不来,谁都不肯回家。
    第一批绣品收上来的时候,甚至粘着牛羊粪。工作人员犯愁,这能要吗?颜俊辉说,要,人家就那个条件,交来你就得收,不能伤害她们。当下买了几个大盆,清洗晾干熨烫一样用。
    当然也并非没有原则。有的绣娘自作主张,不按订单做,还有人粗制滥造,想蒙混过关。一次遇到一位妇女,绣品不合格却大吵大嚷不肯返工,工作人员只好连夜拆掉重绣。那位绣娘被感动,诚恳道歉,绣品再没出过问题。
    颜俊辉还建了一所培训学校,不仅教绣花技艺,也教绘画、设计,培训团队对羌绣的针法、构图进行了收集整理,出了一本专门的教材,这是记载羌绣的第一本文字与图案的书。
    “对绣的好的,我们会在各个村寨敲锣打鼓宣传表扬,绣娘们慢慢知道了标准,交货时间、卫生品质和货品质量就都能保证了。”
    2008年11月,壹基金牵手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在北京召开全球慈善公益论坛,颜俊辉带着几十位绣娘赶到北京。作品一经展示,轰动全场。参会人员对产品爱不释手,也对中国的社会企业做得如此之好表示惊奇。
    这次成功让所有人信心大增,生产规模随即加大,帮扶点增加,更多绣娘受益。
为了奶奶的故事不重演
    颜二姐是颜俊辉的姐姐,过去做过服装,懂生产。“一针一线”项目启动后,她来做志愿者,专门负责羌绣的生产环节,长期奔波在村寨,知道好多绣娘的故事。
   2010年的一天,颜俊辉和二姐开车回父母家。一路上,颜俊辉的脑子里都在盘算如何结束“一针一线”的项目如何做好善后。当时“一针一线”与壹基金合同到期,意味着不再有捐赠,本打算独立前行,然而盘点账面,发现现金少得甚至不够发两个月的工资。“压力一下就来了,好难受,好恼火!觉得有点挺不下来了。”颜俊辉第一次萌生退意。
    忽然,二姐开腔了,说,茂县有个董大姐,男人在余震中遇难,丢下一儿一女两个孩子。地震前她的家境就不富裕,男人走了,家里彻底没了收入。她有改嫁的机会,她说要嫁就带着两个孩子嫁,但是人家不接受她的孩子。她是最早加入我们的帮扶计划的,一家人的生活费和两个孩子的学费完全靠绣花。最重要的是,她不再无依无靠,有了很强的归属感和自豪感。
    二姐说,我听了这个故事老在想,好多人都在做慈善捐钱,我觉得都没有做这个事情有意义,这个事给她们带来好大的精神支撑和经济支撑。哪怕我们亏点贴点又怎样呢?困难时期缩小规模也可以嘛。我都无法想象,没了这个,她们以后该怎么办?
    颜俊辉听着,眼泪一下就下来了——这分明是奶奶的故事在重演!
    当年,爷爷被打成右派,不堪受辱,愤而自杀。奶奶面临的境况跟董大姐一模一样。爷爷丢下一儿一女——颜俊辉的父亲和姑姑。人家也劝奶奶改嫁,条件是只能带一个孩子。奶奶怎能割舍得下?独自拉扯两个孩子,劳累成疾,很早就走了。“但凡那时候有谁能托她一把,她都不会走那么早。”在颜俊辉童年的记忆里,每次说起这段经历,父亲都会泪下,觉得愧对母亲。
    像是上一代人未了的债突然有了偿还的机会,颜俊辉心中一热,对颜二姐说,你说的对,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们就扛!
    她把绣娘代表召集到成都开会,说,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人贵自立,现在也这样要求你们。以前的好日子统统推倒不算,要老老实实一针一线养活自己了。
    没有了退路,所有人拼尽全力。她在汶川当地注册了羌绣公司,在成都注册了盛世文锦投资有限公司,加大研发和创新力度,第二年就实现了收支平衡,2012年向外拓展。至今已在全国开了52家专卖店,甚至还在台湾开了两家店。绣娘也增加到两万人,高级绣娘的月薪达到三四千元。
    如今,让她无比兴奋的是另一个项目,和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四川省妇联等机构合作的“妈妈家”。“我们在社区做母亲课堂,自己开发课件,教育社区女性孝美亲和,重振中国家风,也学习各种手工技能。我们计划利用‘妈妈家’这个平台,孵化三到四个社会企业出来,让女性在照顾好自己家庭的同时,做点事情养活自己。”
    “一针一线”早已成为一个泛女性手工的概念,颜俊辉让女人们相信,居家就业照样成就一生。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