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人物 > 名人明星 > 正文

《柳叶刀》一篇描述援汉一线护士困难的文章撤稿,里面写了什么?

文章并不长,主要分为三段。第一段是介绍一线护士大体的工作内容,包括输氧、输液、病人护理、监测病人电子信息、血液透析护理、消毒和清理垃圾等等。第二段则重点讲述了一线

关键词:
文章并不长,主要分为三段。第一段是介绍一线护士大体的工作内容,包括输氧、输液、病人护理、监测病人电子信息、血液透析护理、消毒和清理垃圾等等。第二段则重点讲述了一线护士们面临的种种体力层面的工作压力,比如防护设备紧缺、以及频繁的消毒工作给护士的工作和身体带来的伤害。比如长期佩戴口罩给面部造成的勒痕、频繁洗手对手部造成的伤害。文章还提到防护手套等防护设施的使用不便,不仅会加剧护士给病人输液扎针的难度,而且也会影响护士的吃饭。长期佩戴口罩也导致一些护士出现因为缺氧和低血糖而发晕的情况。
文章的第三段则讲到了一线护士承担的精神压力,包括无助感,焦虑感与恐惧感。文章提到虽然资深的护士会站出来安慰年轻的护士,但这些资深的护士自己也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会哭,因为面临着高感染风险的护士们,不知道自己还要坚持多久。文章最后提到截至目前已有1716名中国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9人死亡,而因为武汉医护人员极度短缺,中国全国已向武汉援助了1.4万名护士。但作者认为这些援助还不够,希望国际社会也能来增援中国。
 
根据耿直哥从在武汉前方的记者处了解到的情况,虽然武汉一线的护士们在对抗这场疫情中确实承受着来自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但她们面对媒体采访时往往会展现出积极乐观的一面。所以这篇文章里所叙述的一线护士的工作情况大体属实。
 
可为什么这篇文章会引起广东援助湖北武汉医疗队的不满,认为作者盗用了他们的名义,并要求作者道歉和撤稿呢?
 
原来,虽然文章的作者并没有在文章最后的作者身份部分说自己是“广东援助湖北武汉医疗队”的成员,但她们却在论文的第一段明确写出了“我们是于1月24日到的武汉…是第一批从广东来到武汉的医疗支援人员”——可问题是,广州日报1月25日公布的第一批广东援助湖北武汉医疗队成员名单中,并没有看到这两位作者的名字出现在9所医院的128人名单中。
 
不过,其中一名作者镇艳所属的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当时确实派出了20人支援武汉。曾迎春所属的广州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也参与了之后几批的援鄂医疗队。
 
耿直哥还通过其他渠道打听得知,这篇文章至少有一名作者不在1月24日第一批去武汉支援的广东医护人员之中,但可能是通过前方护士人员得知了一线的情况。至于作者为什么要宣称自己是去了前线的医护人员,目前还不清楚。
 
另一方面,耿直哥还得知其中一名作者所在的医院在文章引发争议后,下发了一个名为“关于重申论文发表前备案登记的通知”,要求各科室和各项目负责人在论文投稿前必须到医院的科研科备案登记,其中像《柳叶刀》上这样的英文论文需要提交有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签名的投稿备案登记表以及论文的首页。但目前尚不清楚引发争议的这篇论文,有没有在发表前在医院备案登记过。
 
最后,耿直哥得知目前两名作者已经向《柳叶刀》提出了撤稿申请,并在撤稿说明中表示她们的信息并不是一手的。《柳叶刀》也已经同意撤稿。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