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人物 > 职场榜样 > 正文

应以构建家庭友好型社会为目标

家庭政策需要统一认识和正式表述 中华女子学院家庭建设研究院院长、教授李明舜认为,新时代的家庭建设和学术研究应当体现中国特色和时代要求,必须服务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

关键词:
家庭政策需要统一认识和正式表述
 
中华女子学院家庭建设研究院院长、教授李明舜认为,新时代的家庭建设和学术研究应当体现中国特色和时代要求,必须服务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特别是要在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应以完善和发展构建家庭友好型社会为目标,在法律、法规、制度、政策中要纳入家庭视角。
 
“很多家庭制度对家庭不友好,有的甚至是冲突、破坏性的。”李明舜说,例如,我国房地产政策就缺乏家庭视角,出台政策时没有考虑相关政策对家庭的不利影响,导致房地产政策一变化,随之出现离婚增多现象。因为相关房地产政策缺乏对已婚社会成员的保护和优惠,谁离婚谁反倒可以从中受益。
 
李明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谈到正面的例子。“个人所得税法的修正就有比较强的家庭视角。”李明舜说,考虑到家庭的养老、家庭对子女的教育等问题,而且予以一定数额的免税。这类政策就是纳入了家庭视角的家庭友好型政策。
 
中华女子学院法学院讲师刘永廷也提到,目前尚缺乏关于家庭政策的统一认识和正式表述,相关立法和政策制定需要加强家庭意识,更尊重家庭利益,如独生子女家庭需求、农村家庭离散化、家庭教育问题多多、养老育幼市场化给家庭带来的沉重负担等。这些问题需要从家庭发展角度提供有效的制度支持,比如制定养老法、家庭教育法、未成年人福利制度等。此外,可以考虑对现行法律从家庭视角进行评估,保障法律层面有统一的家庭视角。
 
家庭建设和服务要关注多元家庭需求
 
在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10岁的莹莹和妈妈的房间,堆满杂物,墙壁斑驳脱皮,狭小黑暗的房间里,连写作业的地方都没有。
 
在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家庭成长计划”的支持下,经过房屋改造,莹莹有了自己梦幻般的小屋。她非常高兴地邀请小伙伴一起分享喜悦。
 
“家庭环境是实现良好家庭教育的必由之路。”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助理李彩云说,针对5~14岁低保及建档立卡等贫困家庭及儿童,“家庭成长计划”以改造孩子的房间入手,改善儿童学习生活环境,之后全年12次跟进服务,帮助孩子养成良好学习习惯,提升家庭综合发展能力。
 
中华女子学院家庭建设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孙晓梅认为,目前,除了传统核心家庭,还包括单亲家庭、单身家庭、留守流动家庭等,家庭的形式越来越多元,家庭建设和家庭服务要关注到不同家庭的需求。
 
中国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教授刘小楠指出,多元家庭以感情为纽带、以共同生活为目的生活在一起,形成了生活共同体。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三审稿对于同居没有明确规定。
“非婚同居不可能享有配偶的各项权利义务,不能要求对方扶养、扶助,相互之间也不享有继承权。当一方病危住院治疗时,另一方也不享有医疗决定权、探视权。”刘小楠说,法律对多元家庭应顺应时代发展、积极应对,对于多元家庭涉及的生育权、抚养权、财产继承分割等法律问题应加以明确规定。
 
儿童家庭教育的质量不仅仅是个人的责任
 
据统计,2015年至2018年11月,全国法院共审结一审强奸罪案件75204件,审结强制猥亵罪案件9889件,审结猥亵儿童罪案件11519件。
 
如何防治儿童遭遇性侵害?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教授刘文利认为,不能只是依靠孩子的力量,政府、社会、家庭要建立更好的支持环境,这是更重要的。比如建立职业准入制度,有过性侵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前科的人员不能再有机会接触未成年人。
 
如何做好家庭性教育?在刘文利看来,家长应当坦诚地告诉孩子与性有关的知识,越早开展越好。尊重孩子,建立和谐的可以与孩子谈性的家庭环境。需要注意的是,只是告诉孩子,自己的隐私部位不能让别人碰,是不够的。要鼓励孩子了解自己的身体,尊重身体、清洁身体、保护身体 ,当感觉不舒服时要说出来,能够拒绝。同时,政府和社会需要营造支持家庭性教育的环境。
 
多位与会专家认为,家庭教育对孩子健康成长非常重要,但是,目前,家庭教育在亲子互动、亲子关系等方面存在不少问题,家庭教育亟须成为一项公共服务。
 
“儿童家庭教育的质量不仅仅是个人的责任。”中国心理学会心理学标准与服务研究委员会主任、二级研究员梅建说,母亲在家庭教育中非常重要,但是整个家庭教育不是母亲可以决定的。家庭如何获得科学、前沿的教育指导,政府应当为家庭提供必要的支持。
 
2018年8月,家庭教育立法正式列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五年立法规划第三类立法项目,属于立法条件尚不完全具备、需要继续研究论证的立法项目。记者从研讨会获悉,有望于2020年启动家庭教育立法的研究论证和草案起草工作。
 
首都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院长、教授康丽颖介绍,目前,重庆、贵州、山西、江西、江苏、浙江、安徽等地出台了家庭教育促进条例,北京正在开展相关立法调研。
 
“家庭教育立法是一个复杂问题。”康丽颖说,传统上认为,家庭是一个私人领域,公共领域以提供指导服务的形式介入家庭教育,如何平衡私人领域的家庭教育和公共领域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之间的关系,还未达成一致意见。由谁来给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机构赋予权力,由谁来保证家庭教育指导服务者专业能力的提升以及家长家庭教育素养的提高,还需要进一步论证和研究。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