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人物 > 职场榜样 > 正文

武汉重症监护室里,上海医疗队目睹的死亡、生命和希望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与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病区,是定点收治新型冠状病毒重症患者的两家医院,上海援鄂第一批与第二批医疗队即在这两家医院的重症病房内工作。 死亡、生命与希望

关键词: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与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病区,是定点收治新型冠状病毒重症患者的两家医院,上海援鄂第一批与第二批医疗队即在这两家医院的重症病房内工作。
 
死亡、生命与希望是这里的关键词。
 
   记者与多位参与重症病房救治工作的上海医护人员对话,试图还原武汉重症监护室内的真实情况。
 
 
死亡对于ICU来说意味着什么?
 
应佑国是上海九院重症监护室的副主任医师,同时也是此次上海援鄂医疗队的第二批队员之一,有着多年重症医护经验的他告诉纵相新闻:
 
“在ICU面对死亡是必然的,我们每天面对这么多危重病人,肯定会面对很多死亡的东西,但是我一直坚信的是,作为ICU医生,我们的职责就是为病人守住最后的这根生命线,悲痛与劳累在所难免,但职责永远都要放在第一位!”
 
 
应佑国与同事在给病人做检查
上海岳阳医院的护士长唐欢是此次上海第二批援鄂医疗队中的一员,对于死亡,她曾在到达武汉后的工作日记中写下:
 
刚给患者CRRT(连续肾脏替代疗法)下完机,章护士在检查患者各导管时,发现患者氧饱和度下降、血压下降。立即叫来了医生,这是今晚医生抢救的第6次了,虽然满身疲惫,但是仍然迅速的投入抢救中,深静脉置管,呼吸机辅助。
 
可是还是………又是CPR,小祁,章护士轮番上阵,肾上腺素1支、1支、1支……还是……
 
章护士哭了,说这两天一直在照顾这位患者,昨天还蛮好的,今天……感觉生命就这么从指缝中溜走了。哭完,章护士又坚强的站起来,准备为患者进行尸体护理,希望能让患者一路走好。看着她的坚强的背影我也泪湿了。
 
“病人的死亡总是很突然,但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悲伤转化动力,照顾好每一位患者,尽最大的可能让他们好转。”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东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钱晓告诉纵相新闻。
 
钱晓是上海第一批援鄂医疗队中的一员,除夕当天她们从上海出发,于深夜抵达武汉。在她于武汉金银潭医院内的抗疫经历中,也曾面对过患者突然的离去。
 
“当时我第1天做这个病房,病人都还挺稳定的。然后第2天我又去上班后,这个房间里的一个病人已经走了……我当时特别伤心,第一次觉得死神离我们那么近。”钱晓说。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