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微访谈 > 正文

恩爱夫妻的背后 丈夫的爱竟成为她的负担

重报移动传媒消息,对于家住重庆永川的小伍来说,穿上婚纱、走进婚姻,并非幸福的开始。相反的,看似不需要操心、丈夫事事都安排妥当的生活,却像是一所监狱,她就是监狱里的

关键词:

重报移动传媒消息,对于家住重庆永川的小伍来说,穿上婚纱、走进婚姻,并非幸福的开始。相反的,看似不需要操心、丈夫事事都安排妥当的生活,却像是一所监狱,她就是监狱里的“囚犯”。
 
婚后女子生活被安排丈夫不让做家务
 
伍月今年27岁,重庆永川人,是一名办公室文员。半年前,与追求自己一年多的吴正结了婚。吴正是一个火锅店老板,比伍月长5岁,对伍月的照顾是无微不至。
 
伍月称,她和吴正结婚后,吴正几乎所有家务都不让她做,衣服裤子给她洗了还会熨好,叠得整整齐齐,每一天该穿哪一套会替她安排。而她也已经习惯什么都被安排好的生活,包括每天的饭菜,她只需要吃就是了。
 
“在表面看来,我可能比大多数的女人都幸福,但我却感到我像是生活在一所监狱里的‘囚犯’,没有自由,压抑得我无法呼吸。”伍月告诉记者。
 
做任何事丈夫都要知道消失一会儿就把电话打遍
 
伍月说,丈夫虽然对自己好,性格却很强势,任何事情都要让伍月告诉他,半个小时没见,或没有回信息,他就要给伍月打电话,如果没接电话,他必定将伍月身边所有朋友的电话打遍。“这让我很丢脸,明明就是没接电话而已,他就让所有我认识的人都来找我。”
 
近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伍月越来越恐惧这一场婚姻。10月19日晚上,吴正和多年未见的几个战友在火锅店里喝酒叙旧,一晚上没回家,而伍月陪着吃了饭就回家休息。但第二天早上9点过,吴正回到家中时,发现伍月并不在家里,于是又开始满世界打电话找她。
 
见被子叠好怀疑妻子一夜未归竟自残威胁
 
伍月说,那天早上8点多,她开车去车站接突然来永川的大学室友,一路上根本没注意到吴正打来的电话。
 
“当我看手机的时候,通讯录的未接电话,有我父母打来的,有我朋友打来的,甚至还有我侄女打来的。见到这种状况,我心里很烦,更不想联系他了。谁知道他竟然还发了一段用手机录他用菜刀割手的视频,一道道血痕,让给我觉得他好可怕。”
 
伍月说,那天回到家中,吴正就质问她,为什么家里被子是叠好的,是不是她昨晚根本就没回家睡觉。
 
“难道我这么大个人,连叠被子都不会了吗?”面对丈夫无厘头的猜疑和极端的行为,伍月只觉得恐惧。“我不想再跟他解释什么,他每次做出这种奇葩的行为,都说因为在乎我,太爱我,但是,这真的是爱吗?”(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名为化名)
 
就是在丈夫这样的猜疑之中,小伍觉得心力交瘁,这种照顾对于小伍来说也是无力承担,小伍的这场婚姻总是让她感觉生活在牢笼之中。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