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专题 > 正文

学校统计家长职务背后带来的担忧

学校了解学生家庭的基本情况是很正常的,毕竟要对孩子负责,但是现在这种了解似乎变了味道,好像变成了一种攀比,一种不合理但是常见的社会现象。 日前,有网友发文称,山西

关键词:
学校了解学生家庭的基本情况是很正常的,毕竟要对孩子负责,但是现在这种了解似乎变了味道,好像变成了一种攀比,一种不合理但是常见的社会现象。
日前,有网友发文称,山西朔州市朔城区第七中学要求初三年级班主任“摸清”学生家长任职,副科级和副科级以上的要进行登记上报。30日下午,该校党支部书记刘禅回复媒体,此行为是学校执行区教育局要求,防止有干部滥用职权给孩子考试加分。朔城区教育局局长魏立山表示,将叫停这一统计工作。
 
学校为什么要这么做,原因不言自明。用网友的话来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现代快报》曾有一则相关新闻:最近,有位小学老师发现,现在的儿童节渐渐变味,成为一些孩子“拼爹”“拼富”的节日。有个孩子说,我爸是副处长,他的手下送我一台学习机;有个孩子直接反驳他说,别人来我家求我爸办事,当场给我网购iPad;体育委员说,我爸就说拿出三万块钱,带着我给孤儿院的小孩送礼物。”
 
如今社会,不同的身份、职务、级别、财富,甚至来自不同的地区,都会影响人们的社会地位和受尊重的程度。这种身份识别与身份讲究认真到走路、落座、入席、讲话等等都要严格按照次序进行,稍有差池,就会变成重大事故。森严的等级让国人特别喜欢攀比。他们比位子,比银子,比房子,比车子,比样子,比面子……这种攀比通过父母的言谈举止传导给子女,让子女从小就受到耳濡目染。
 
曾有媒体采访某重点小学的校长,该校长却大倒苦水,每年公办小学举行招生报名时期,在学校办公室里每天门庭若市,赛过小菜场。递条子过来的人全是有头有脸,大权重握的领导批出来的。还有水、电、煤、卫生监督、消防安检、交警等许许多多的土地公公,得罪一位,等于得罪了全部。回到家里也不太平,亲朋好友加邻居,还有街道和里弄干部象跑龙灯似的走了一批又来一批。
 
从“我爸是李刚”到这是“严书记的女儿”。互联网时代就是这么神奇,有的人费尽心力想走红而不得,有的人则稍不留神就火了。从“儿子坑爹”到“前妻坑夫”,尽管角色不同,但结局是一样的。那位“严夫人”就是如此。因为她的高调,此后,剧情一发不可收拾。
 
除了大人之间的攀比之外,家长和老师还喜欢在小孩之间进行攀比:比成绩,比乖巧,比听话……对学生的成绩进行排名,按成绩分班,对家境富裕、父母当官的学生格外关照等等,都是在做攀比示范。社会、学校、家庭合力组成了人生大学堂,这个大学堂几乎覆盖了儿童的所有生活界面。成人的世界是儿童的模板,成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讲授人伦课,都在输出价值观,都在示范行为模式,都在强化等级区分。
 
如今,学校也不完全是一片净土,在有些老师的眼里只有“三种学生”:第一,学习成绩好的(好成绩就是好业绩);第二,家里有背景的(便于升职,得罪不起);第三,家里有钱的(可满足老师内心需要)。最倒霉的,永远是那些“三无”学生:无家世背景、无钱、无突出的学习成绩,近似于一种“可有可无”的存在。
 
在这种背景之下,为了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得到老师的照顾。各位家长只有各显神通。有钱的送礼,有权的晒官位,没钱没权的孩子只有旁观的份。这才是校园里真正的潜规则,只不过潜规则往往是不能见光的。一旦公开,马上有人就要成为牺牲品。前有“严夫人”,后有“官妈”,这条路上注定会前仆后继。
 
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不应该让社会上的不正当风气沾染,攀比之心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但是应该比的是学习、上进心这一类,而不是金钱、地位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