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专题 > 正文

我在武汉街头流浪了20多天,头发白了一半

2月25日上午,湖北省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公告,「对因离鄂通道管控滞留在湖北、生活存在困难的外地人员,由当地政府及有关方面提供救助服务」。公告发布的那天,浙

关键词:
2月25日上午,湖北省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公告,「对因离鄂通道管控滞留在湖北、生活存在困难的外地人员,由当地政府及有关方面提供救助服务」。公告发布的那天,浙江义乌人徐强已经在武汉流浪了20多天。那时,他正蜷缩在武汉黄鹤楼公园附近的地下通道里,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其他6个出于不同原因聚集在此的流浪者。武汉刚下过大雨,通道湿滑,徐强抱着他仅有的两个包,盼着外头出太阳。
在武汉,无家可归者有不同的流向。一部分人驻守在有热水、可以捡到剩饭的医院,一部分人居住在地下停车场,剩下的,像徐强一样,孤独地在不同公园的长椅上漂流。
 
冷,饿,是生理上的痛苦,让48岁的徐强喘不过气的,还有生活的停滞、债务的累积带来的巨大压力。在武汉流浪像是一次急速下坠,对徐强来说,人生的下坠从2018年就开始了。他失去了一百多平米的临街店铺,有时候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不好吃懒做也不搞歪门邪道的人,会这么不顺呢?
 
2月27日凌晨,徐强的坠落终于有了托底。他和其他3名流浪者得到了安置,住进了酒店。徐强告诉《人物》,20多天来,他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