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专题 > 正文

回收、转运、焚烧,另一群离传染源最近的人

每次进病房,马洪全都会深吸一口气。先敲门,提醒病人戴好口罩,然后进入将垃圾打包扎口,运送到污物电梯厅,而后再回到病房进行地面、卫生间、储物柜、床的清洁和消毒。 运

关键词:
每次进病房,马洪全都会深吸一口气。先敲门,提醒病人戴好口罩,然后进入将垃圾打包扎口,运送到污物电梯厅,而后再回到病房进行地面、卫生间、储物柜、床的清洁和消毒。
运气好的话,他会在一个半小时内,做完医院5楼18个病房的保洁;最大的难题是,马洪全经常遇到病人呕吐或腹泻,有时来不及走到卫生间,病人就直接吐在地上。
 
由于病人的呕吐物很危险,马洪全必须快速用消毒方巾将其盖住,一个盖不全就盖两个、三个……然后向方巾喷消毒液,等上十分钟,加戴一层手套,将呕吐物清理打扫并密封包装,放到指定位置。
今年27岁的马洪全,是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后勤部门临时招募的志愿者,需要负责病房消毒和医疗废物清理。像马洪全一样,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随着隔离点增加,医疗废物暴增,每天都有一大群工作人员在一线进行处置。他们大都从事着医护人员以外,最危险的工作。
 
从回收、运输到焚烧,一包新冠病毒相关医疗废物的旅程看似简单却充满巨大风险。截至2月29日24时,武汉市累计确诊病例达66907例。这6万多个病人的背后,是难以计数的感染性医疗废物和各种被污染的生活垃圾。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深入武汉多家医院,跟随医疗废物转运车,走进废物处置点,探访这一庞大医疗废物背后的那些小小身躯。
 
清洁和回收:最怕进重症病房,待久了会难受
 
在隔离点做过安保,还去雷神山当过小工……从事销售工作的马洪全,因为武汉封城没能回老家襄阳过年,便一直在这里做着志愿者。
 
2月9日,马洪全在微信群里看到消息,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完成改造,17个病区830张病床将收治新冠肺炎病人,急需志愿保洁员,负责病房消毒和医疗废物清理。
 
清理医院病房意味着将和病毒零距离接触,马洪全内心挣扎了一夜,第二天还是拨通报名电话。很快,他与两位年龄比他还小的志愿者住进医院准备的宿舍。三人分别负责医院四、五、六层病房的消毒和保洁工作。
 
新冠病毒主要通过飞沫、接触传播,在医院有限的空间里气溶胶也是一个不小的风险。上岗前,马洪全三人培训了一天,工作人员还给他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份“新冠病区工作流程”的图表。
 
每天7:00进入病区清洁区换服装,穿防护服;7:15清理缓冲区,拖洗地面,收缓冲区垃圾到污染区;7:30将污染区垃圾打包扎口,送到污物电梯厅;7:30-9:00清理病房卫生和消毒;9:00-11:30清理污染区医疗垃圾暂存间;11:30脱防护服退回清洁区,跟换衣服离开病区。下午,马洪全三人还会把上述流程再重复一遍。
 
病房清洁工作流程之外,还有很多细节需要注意。马洪全说,在清洁区要做全身防护和消毒,需戴两层头套、两层手套鞋套,还有防护面屏,每个步骤之间都需要拿酒精不断消毒。随后,按要求依次进入三个缓冲间,之后到半污染区,最后进入污染区。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