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专题 > 正文

十几人挤帐篷无人戴口罩,教师手机批作业眼睛快看瞎

村里几十户人家,平时都是老人留守,所以包括姥姥家在内的村民,很少安装网络。刚开始试课时,王冲用手机上课。但几节课下来,每月20G的手机套餐流量以可见的速度消耗,很快就

关键词:
村里几十户人家,平时都是老人留守,所以包括姥姥家在内的村民,很少安装网络。刚开始试课时,王冲用手机上课。但几节课下来,每月20G的手机套餐流量以可见的速度消耗,很快就超过了一家人几天的用量。
 
在家里的生意恢复前,姐姐王娟想尽可能减少家里的花销。离姥姥家五十米左右的一户村民,同样家里有一个上初中的孩子,家里安装了宽带。王娟与邻居沟通后,对方便把WiFi密码告诉了姐弟。试了下网络信号,足够流畅,但因姐弟俩从武汉回来,邻居也不好请进家门,所以姐弟俩决定在门外上课。
 
每天上课时间和上课方式不固定,王冲要随时看老师的通知。作息时间基本与学校无异。早上八点准时打卡,八点二十正式上课。虽省去学校的时间,王冲可以多睡一会,但同样不能迟到。
 
为保证上课,王冲要轮流使用两个设备上网,上午用平板电脑,下午用手机。
 
上午一门线上课程在30分钟左右,四节课上完后,已是11点,有时网课拖堂,王冲也不能离开WiFi的覆盖范围,只有上完课才能回家吃饭。下午的课时更加漫长,每门课在40到50分钟,要上到下午五点。
 
粗算下来,王冲每天至少要露天学习7个小时。晴天还好,但有风。有时赶上下雨,只能把半个身子躲进邻居家屋檐下安装的半截雨棚里,另一半身子只能在雨里。
 
弟弟风吹雨淋的状态持续了两周。直到把家里的车开到人家门口,让王冲在车里学习。
 
王娟想过给姥姥家安装宽带网络,但看了村口执勤的网格员,就放弃了想法。即使有人愿意上门安装,也没有人能进来。
 
虽不是最优方案,但王娟觉得弟弟已经足够幸运。两个多星期的网课上下来,王冲也已经习惯,他知道他只是需要在一个有网的地方上课,至于这个地方是哪里,并不重要。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