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专题 > 正文

新冠疫情到来前,我们差点就要改没了

在新冠肺炎疫情得到基本控制后,鲁风(化名)在连轴工作了一个半月后终于第一次回家。“从年前在单位待命开始到最近部分人员恢复正常上下班,这期间没白天黑夜,作息打乱,经

关键词:
在新冠肺炎疫情得到基本控制后,鲁风(化名)在连轴工作了一个半月后终于第一次回家。“从年前在单位待命开始到最近部分人员恢复正常上下班,这期间没白天黑夜,作息打乱,经常半夜出去流调,神经高度紧张,现在明显感觉身体不支。”
鲁风是国内东部一个区县疾控中心的基层职员。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其所在的辖区有不少武汉输入病例,加上被输入病例感染的本地人员,前后总共有五六十名确诊患者。地方基层疾控中心平日的工作就让他们忙得脚不着地,新冠肺炎疫情的降临,更让他们的工作压力短时间内倍增。
 
目前,全国拥有3500个各级疾控中心,从国家到地方,共分四级疾控体系(国家、省、市,以及县级疾控中心)。像鲁风这样的来自地方疾控中心的基层疾控中心人员,全国有19万之众。新冠疫情爆发后,从湖北或武汉出来的、流散在全国各地人口高达500万,这些人去往何处、哪些人是低风险、哪些人是高风险,哪些人同疑似感染者或确诊患者有密切接触,如此庞杂的流行病学调查工作,基本落在了鲁风这样的基层流调人员身上。
 
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各地方疾控中心不被重视。2019年医疗卫生系统的改革,多地疾控中心被撤销,人员分流。“本来我们已经做好了随时被撤销,并入其他单位或成立新单位的准备,没想到来了这么大的疫情。我们差点就要改没了。”鲁风说。
 
加上此次疫情早期,国家疾控中心(CDC)因 “为何不提早拉响警报”、“在疫情早期研判上为何说出有限人传人”,一时间成为舆论的众矢之的。而在疫情防控和流行病调查方面的基层疾控人员,几乎在公众面前 “消失”。实际上,他们一直身处前线,担负着疫情 “侦察兵” 的角色。
 
疫情防控就是抢时间
 
在疫情期间,流调工作可能随时会出现,而且现场流调结束后需要24小时内尽快出调查报告。“报告一写就是几小时,熬夜通宵是家常便饭。”鲁风说,“疫情防控就是抢时间,工作繁重,人手缺乏,所以晚上的时间都要利用起来,整个单位员工熬夜的情况都很常见,疾控中心领导层在疫情期间也基本都在熬夜。”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