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专题 > 正文

文艺范的“杂货铺”

“新房子比较大,但太大了感觉很空很寂寞,喜欢把家弄得满满的才温馨舒服。”她喜欢到处搜罗古董或旧货,用来布置自己的家。“很多东西都有出处,每到国内或国外各个地方都会

关键词:

“新房子比较大,但太大了感觉很空很寂寞,喜欢把家弄得满满的才温馨舒服。”她喜欢到处搜罗古董或旧货,用来布置自己的家。“很多东西都有出处,每到国内或国外各个地方都会去逛家居市场,逛古董店、跳蚤市场,我对这些东西的兴趣远胜过买奢侈品。平时看到自己喜欢、价格合理的就会想尽办法弄回来,这种喜悦和满足无以言表。”
混搭是一门艺术。孙艺菲搭配全凭自己的直觉。“我挑选一件东西首先是比例好,其次是好看,最后是用得上。家居混搭跟穿衣服一样,未必要穿同一品牌或同一风格,西服配小短裙也很好看。”很多被淘来的东西都被女主人赋予了新的用途。书桌前放的是一把别致的旧理发店椅子,一个抽屉外面写着德文的德国工具箱,被她用来做了床头柜。“这只箱子估计是原主人放在工具房里的小柜子,是在我家附近的古董店淘的,一看到就很喜欢。开始也不知道摆在哪儿,店家的服务细心周到,他们拉过来让我在家里摆,最后摆在卧室用来当床头柜,和卧室的家具混在一起挺好看的。东西再好看也要摆放到合适的位置。”
 
给家镀上光阴的美感
不仅喜欢不同风格的混搭,孙艺菲也喜欢旧物件,那些走过很多年光阴的东西是她的心头好。她还会选择定做家具,比如她的书桌,足足有两米长,“这个尺寸在空间里是合适又丰满的尺寸。”地板也是用圆木破开自制的,还散发着松香味。
无论定做还是淘旧货,她不喜欢流水线的东西,而喜欢纯手工制作。阳光房里江南民国的靠椅,二楼玄关处的山西雕花三连柜,都是很早从潘家园淘的,从之前的公寓里搬过来,跟了她很多年。“我不会扔掉,这些老物件越用越好看。”书房的茶几是奶奶用了一辈子的老箱子,千里迢迢从老家江西运过来。“布置家我总是不惜代价,不遗余力。”她笑着说道,“因为这会让我感觉生活有传承感,很美好。”
孙艺菲的家中有大小八块地毯,有的是藏毯,有的是阿富汗纯手工地毯,其中有五六块地毯都是用过二十年到一百年的古董级的。
“我特别喜欢地毯,最喜欢压在卧室床脚的那块阿富汗地毯。那是在家附近一个意大利人开的古董地毯店里买的,老板从爷爷辈就开始经营地毯,平时没事就会去转一转,就是缘分吧,我觉得好多东西都是缘分,像这种老东西很少,不会重样,我常常会想有多少人走过它,欣赏它,它可能有很多的故事,让我看着会进入遐想。”
都市家的朴素田园味
三楼的尖顶阁楼,是女主人在家里最喜欢待的地方。当初买房子,就是看到阁楼高低错落的格局让她非常心动,才决定要买下来。“本身就喜欢阁楼,觉得怎么装都好看。”尖顶阁楼斜斜的透明玻璃顶,阳光挥洒下来,让人心也明媚,让她想到用来做画室。“我的房子除了卧室和洗手间外,其他都是敞开式格局,空间开阔,公共区域很大,阁楼也是开放式的,让人觉得很舒服。”画画是她从小的心愿,当心情特别好心特别安静时,她会把家伙什儿拿起来画几笔。“现在脑和手还不能完全同步,希望以后经过训练能达到那份自由。”她还喜欢蜷缩在阁楼的沙发上读书,在她简洁风格的白色书柜里,相当一部分是小说随笔,除此是绘画,植物,空间设计和宗教这几类书。家居杂志也是她的常备读物。
艺菲的家处处流动着田园格调,因为她喜欢花,形状材质各异的花瓶和插花布满家的各个角落,随处点缀她的生活和心情。她最喜欢朋友送的一只云南陶罐,看上去朴实粗糙,但特别耐看。“我喜欢古朴的,不喜欢过于华丽的东西。朴实是我刻意追求的品相和风格。在陶罐里插上几枝花,有时就插一支玫瑰,等它干了之后成一朵干玫瑰花也挺好看的。”
除了拍戏和旅行,孙艺菲大部分时间喜欢待在家里。生活闲散而放松,闲时开车去花卉市场,搬一车花回来,它们很快就各就其位,有的种在花园里,有的摆在门厅口,有的插在花瓶里,或是摆在阳光房。“我喜欢去花卉市场,很放松,嗅着花香,像看电影一样是很享受的一件事。”
因为爱家爱家居,孙艺菲希望有一天能开一间自己的家具家饰店,“就像自己家这种混搭风格的‘杂货铺’,家具也都是这种格调,风格是色彩斑斓的,让人充满了乐趣。”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