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来自公会 妇联声音

women
app
主页 > 专题 > 正文

让孩子插上理想的翅膀 助力孩子读书

卷子之所以要打印在牛皮纸上,是因为要做这套卷子的是一群视力障碍的孩子,卷子上一个字也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凸起的小圆点。这套盲文打印机是政府掏钱买的,当时一下买

关键词:

卷子之所以要打印在牛皮纸上,是因为要做这套卷子的是一群视力障碍的孩子,卷子上一个字也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凸起的小圆点。这套盲文打印机是政府掏钱买的,当时一下买了两台,旁边还有台更高级的,价值60多万。盲文打印机给学校带来的便利是有目共睹,在此之前,要想出套考卷,老师们要用盲文笔扎上一星期,现在简单多了。
 
配备盲文打印机是特教中心不断发展的一个缩影。李龙梅回忆,她是2001年调到特教中心的,当时学校的名字还是重庆市盲人学校。学校占地不到3亩,孩子只有二十多个,学校账上有一万八千块钱,但是欠了两万一千块的社保没交,校园里几乎所有的可移动硬件都是其他单位捐的,就连校图书馆的盲文书都不到10本。“现在有了打印机,我们把《三国演义》《红楼梦》都打成了盲文书,学校现在有中外文学名著30多部,算上科普读物、语言读物,已经有100多种盲文书。”李龙梅说。
 
插上艺术翅膀,特殊孩子也能登上国际舞台,2015年9月22日晚,国家大剧院。特教中心校扬帆管乐团的孩子们牵手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在国家最高级别的音乐殿堂奏响生命的色彩。一曲结束,掌声雷动。除了登上国家大剧院舞台,近年来,管乐团师生携手,先后两次参加了上海之春国际管乐节的演出,首创盲人登上国际管乐舞台的先河。不仅是管乐团的成员,在特教中心,会乐器的孩子不在少数,且种类多种多样,从电子琴、钢琴、小提琴、葫芦丝、竖笛到箱鼓,初中毕业的孩子一般会5种以上。
 
“现在条件好了,只要孩子提出来想学,我们都会想办法满足。”李龙梅说,比如之前有个孩子想学箱鼓,学校不仅买了两个,还专门从校外请了老师来教,教孩子的同时也教音乐老师。现在,至少有四五个孩子学会了箱鼓,有的已经可以上场演出了。在体育方面,学校还针对特殊儿童的特点,创造性地开设了多项趣味体育活动,学校盲人乒乓球、门球、跳绳、田径等项目多次参加全国比赛并取得优异成绩。
 
在李龙梅看来,这些就是在物质层面满足后,学校在精神层面发生的改变。“以前孩子来上学要自己交钱,每个月伙食费70多元,每学期还有几十元的学杂费。现在孩子从小学一年级读到高中,不用花一分钱,每个孩子还有6套衣服,礼服、羽绒服、运动服、冲锋衣各种都有,都是政府提供。”
 
透过特殊教育的发展,李龙梅感受到了整个社会的进步。她说,国家发展了,特殊教育才能取得今天的成绩,这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结果,“党把方向制定好,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今年党的十九大,李龙梅成为一名党代表,激动之余,她更多地感受到肩上沉甸甸的责任。“有很多话想说,曾经甚至准备写份材料交给教育领域的同行代表,帮我表达一下。现在可以自己说了,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教育从来不会因为你的先天不足而忽视你,而你也不会因为比别人的差,而国家一直不会抛弃你,他永远在你身后帮助你,这就是国家。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